Update privacy choices

把初心放在寶盒內

木羽飛
專欄作家
與童同行
把初心放在寶盒內

大女兒今年升中,機緣巧合去了國際學校唸書,最初預計女兒需要一段長時間適應期,一個月過去,才發現更需要適應的,原來是家長。

就像香港普遍的國際學校一樣,根據粗略估計,女兒的同學,有近七成是內地來港的學生。學費不菲,所以家長們大部份應該算是內地的富戶,對獨生孩子也就甚少「放養」,少不免有望子成龍的心態。

於是,學期初連串的家長會,每次都總有家長舉手發問,以近乎哀求的方式要求學校——可不可以硬性規定他們每天回家看書?可不可以要求他們每天一定要苦練繁體字?可不可以指定幾本圖書要他們看?

甚至有回學校舉辦講座介紹下月的三日兩夜教育營,有家長問台上的導師,「你們可否保證學生會沖涼?因為去年有些學生三日都不沖涼,回家髒兮兮!」

那種近乎滑稽的荒謬,看得出校方很努力的在見招拆招。真想問一句:「既然迷戀高壓手段,何必要選國際學校?」

當然,這情況也不限於國際學校,有些香港家長在扭曲的教育制度壓逼之下,也有迷失的時候。像剛升幼稚園K3的小女兒,最近的家長群組便忙於為選校奔波勞心。每年這個時候,都總有家長叫苦連天,因為到了這個緊急關頭才發現,寶貝仔女原來仍是「文盲」一名,全身無一張刀見得人,大失方寸下,只好漁翁撒網,珠心算、拼音班、奧數、中文課……甚麼都去報讀一下,以求減輕心靈的恐懼。

「早知如此,何必選一間標榜愉快學習、K2才寫字的幼稚園呢?當初應該是想孩子快快樂樂吧?而幾年過去,孩子真的是天天蹦蹦跳的上學放學啊……現在才後悔,怕為時已晚了。」

家長若是忘了初心,對自己,對孩子,都可釀成災難。

 

回應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