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 privacy choices

誰可令城市更可愛?

專欄作家
與童同行

公共圖書館兒童閱讀區的軟墊上,我靜靜的在替女兒選繪本,她們都上學了,圖書館只得小貓三數隻,大人比小孩還要多。

不遠處忽然傳來一把中年男聲,「咁你哋即係唔肯走,係咪?我知你哋讀得書多,中文大學嘛,但咁又點?呢度係畀細路坐的,你哋唔可以坐呢度!」

罵人的是一名男保安員,在一群個子小小的女保安面前,挺有氣勢似的。他雙手叉腰,站在一群年青人前面訓話,嗓門愈來愈大,語氣愈來愈兇。

坐著的三個年青人,有的手裏捧著書,有的埋首在電腦中。我幾乎聽不到他們的應對,只能從男保安的咆哮中,理解他們的反應。「你咪抄低我個名囉!」「你哋係唔肯坐過去啦嘛!」

原來男保安企圖想把年青人移離軟墊,到附近給兒童坐的花花枱櫈上——那些連我等細小身型都坐不下的小圓櫈。

噪音確實滋擾,我禮貌的走過去,問保安員先生,「請問年輕人點解唔可以坐呢度?」保安員理直氣壯:「呢度係兒童圖書館!」我忍不住回說:「但我幾乎每星期都嚟,就坐喺呢度……」

事情最後驚動了館長,那是一個温文爾雅的女士,「圖書館沒限制軟墊區的使用年齡。」温柔而肯定地擊退了男保安。

我後來才知道,這裏某些保安員甚至禁止孩子攤在軟墊上看書。「媽咪,頭先個姨姨要我坐返起身睇書,唔准瞓響度!」一個可愛的小男生嘟著嘴巴向剛從洗手間出來的媽媽投訴。

我想起早前免費教曉二女兒踏單車的叔叔,最近在面書專頁宣布,單車免費教學即時暫停。

他的專頁寫道:「事緣今天教學時,一位自稱老師的女住客,當面向我投訴,投訴內容指喺籃球場踩單車會教壞小朋友不守規矩,以及對場地造成損壞,及後更驚動到保安員及黃嘉榮議員,在受到巨大壓力之下,本人決定取消所有預約及教學,即時生效!」

並非每一件事情都有絕對的黑與白,但一個城市是否可愛,或許你我都可以盡一分力。

回應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