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d界強人超級樂隊——享樂主義(水月一)

星島日報
(左起)恭碩良、單立文、黃貫中、夏韶聲、鄧建明,搖滾大俠奏。
(左起)恭碩良、單立文、黃貫中、夏韶聲、鄧建明,搖滾大俠奏。

【星島日報報道】作者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blogspot.com。

夏韶聲、鄧建明、黃貫中任結他手,單立文彈低音結他,恭碩良打鼓,各人輪流當主音──這隊因音樂會促成的樂隊,叫Hong Kong Band,管他是否偶一為之,但的確成就了一隊相當人強馬壯、雲集香港Band壇代表人物\樂隊的Superband(超級樂隊)。

這班搖滾大俠,又或搖滾大佬,年紀加起來,都接近三百歲了,他們走過的音樂足迹,亦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本地樂壇樂隊潮的印記,CHYNA、Blue Jeans、Beyond、太極等等,都成了響亮的Band壇代表名字。

或許先說說所謂的Superband/Supergroup,通常意指已具備知名度的音樂家所組的樂團,就像NBA全明星賽All Star Game,精銳盡出,實力強橫,各有捧場客,這些由不同隊伍領軍人物組成的樂隊,外國樂壇就有不少。縱然不少僅曇花一現,壽命短暫,但相信大家都會認同一些出過唱片,或至少一起做過歌曲的,才是真正的超級樂隊,否則也只能算是因緣際會、同台Jam歌的即興組合而已。

環觀華語樂壇,近年能夠符合以上條件的超級樂隊,非台灣的縱貫線莫屬。縱貫線由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和張震嶽於二〇〇八年組成,翻開四人的音樂履歷,寫四篇獨立的文章都不夠,尤其是羅大佑、李宗盛都屬台灣音樂教父級人物,他們的影響力、感染力,持續至今。雖然只是四人的Side Project、周邊計畫,縱貫線出版過唱片(《北上列車》、《南下專線》等等),辦過音樂會,跟Hong Kong Band一樣曾在紅館開唱,算得上對得起樂迷了,二〇一〇年宣布解散,壽命僅兩年,但相信他們本人、樂迷都玩得很痛快。

超級樂隊,到底是各人唱自己/別人的歌,各人是對方的伴奏,各自為政,抑或真的能夠迸發化學作用?相信樂迷心中自有答案,而縱貫線的作品中,筆者最愛李宗盛主唱的《給自己的歌》,活脫脫就是一首李宗盛式夫子自道的作品,也記得艾怡良在《超級偶像》翻唱了這首歌,一個年紀那麼小的女子,居然能夠把這首歲月沉澱的歌,拿揑到那種程度,並注入自己的風采,當時的確予以十分欣賞。

回溯香港的獨立音樂界,上世紀九十年代末也有一隊超級樂隊誕生,這支新團隊甚至比各人原屬團隊更顯光芒,那便是LMF,他們早期由Anodize、Screw和N.T.三個獨立樂隊為骨幹,亦有Hip Hop界名人DJ Tommy坐鎮,所創作的歌曲以Nu Metal、Rap、Hardcore等為主要元素,也糅雜不少粗口歌詞,更逐漸從「地下」躋身主流,一時間成了話題和現象,與鄭秀文等流行歌手合作亦為人津津樂道。後來解散又重聚,今年五月本地也有演出。

說回Hong Kong Band。事實上台上四人部分也早有連繫,譬如黃貫中和恭碩良,夥拍Anodize、LMF的Jimmy和Soler的Dino(當時Soler尚未活躍香港,而Dino離隊後,其位置由著名結他手阿賢代替),組成汗,既是黃貫中的附屬樂隊,也算是小型的超級樂隊。而太極與Beyond的合作,亦早有淵源,太極還沒組成前,鄧建明、唐奕聰、朱翰博,曾跟Beyond的黃家駒和黃家強,短暫組成Laser樂隊(據悉之前的Nasa樂隊則由黃家駒、黃家強、鄧建明組成)。

這班Band友識於微時,稱兄道弟,由細玩到大,有着共同的音樂語言,擁有相同的音樂志向,現在同台合作,大概不止是樂迷樂見的吧?「We Rock We Roll,想做就做;We Rock We Roll,唔該借歪,咪擋我路!」Hong Kong Band合作歌《Rock n Roll膽生毛》如是說。「搖滾大俠」兩場演出曲終人散,聽說他們的合作不是一次性、唱完就散,還會合作下去云云,作為Hong Kong Band迷/「Hong Kong Band」迷,大家還是拭目以待吧。

對了,如果要組另一支超級樂隊,你又最想找誰、誰和誰埋班?

睇更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