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發佈自 陳雲

  • 跳樓變墮樓,政府洗腦術

    三月十五日,《熱血時報》新聞標題:「18歲中學生牛下墮樓亡」。三月十六日,《東方日報》網站新聞標題:「內向21歲女大嗌一聲墮樓亡 女親友抱頭痛哭」。三月十七日,《星島日報》新聞標題:「難抵工作財政壓力 會計文員美田邨墮樓亡」。現在的傳媒不問事實,統統寫「墮樓」。

    跳樓自殺與墮樓死亡是有分別的。跳樓自殺,是人主動選擇結束生命的方式,墮樓只是客觀描述亡者由高樓墮下,可以是失足,可以是被人推下,也可以是自行躍下。二OO三年,歌星張國榮從中環一間酒店一躍而下,警方事後在遺體發現一封遺書,五十餘字,透露因受情緒困擾而尋死。次日有報紙頭版直截以「張國榮跳樓死」為標題。以前的報紙會直接寫跳樓死、自殺,現在的香港傳媒不問內情,全部寫墮樓事件。明明警方查實有遺書的自殺,傳媒也不寫跳樓而是寫被動的墮樓。遺書都找到了,好心報紙不要寫墮樓啦。

    正如以前的傳媒是用調戲、非禮、強姦、誘姦、逼姦、和姦、雞姦等傳統中文詞彙,描述清晰而準確,部分也是王朝中國與英治時代的司法詞彙。現在全部寫性侵,即使明明是強姦都是寫性侵,令人不知道事態有幾嚴重。這是中了港共政權與傳媒合謀的洗腦術。拙作《中文解毒》在二OO八年出版,九年過去,但政府用詞彙來洗腦的趨勢,並無減退。

    -完-

  • 九七之後,沒有左翼

    做左翼,需要的理性能力更大,辯論更為艱鉅。這麼多青年學生前赴後繼去做左翼,以為好合潮流,好型格,其實是中伏,是自我安慰。

    二次大戰之後在西方陣營的左翼,由於政治左翼變成美蘇冷戰的政治禁忌,左翼會被誤解為共產主義者而備受政治迫害,故此西方的左翼走向文化左翼(cultural left),而不是政治左翼(political left)。政治左翼會整體地反省資本主義制度和人類文明問題,用理論建立、社會遊說和議會立法改善財富分配的公平、保護低下層勞動者的生計與尊嚴,例如訂立反壟斷法、改變稅制、提倡免費的緊急醫療和廉價公屋等等,文化左翼只是片面地堅持普世價值、反戰、和平主義、對話、多元主義、平等權利,選擇性的文化相對主義(cultural relativism)是他們的萬能遁詞(所謂選擇性是他們非常猛烈地攻擊他們自己的基督教國家但對異族的伊斯蘭國家和信徒非常之溫厚),而不知道這些東西操作的當代政治環境與經濟基礎(例如平等權利運動是解放勞動力及鼓吹弱勢團體走出來大事消費,助長了資本家剝削工人及推銷消費品,例如針對女性的消費品和服務),故此戰後的左翼被政商財閥集團操縱(政團資助、個別收買、理論扶植、大學學系繁衍),成為今日的左膠與文青,外表好正義、好型格,他們是文化左翼,也是文化消費者,成為財閥霸權的自覺或不自覺的打手(自覺的打手是左翼NGO領袖高層,不自覺的是搵食謀生或尋求靈性安慰的一般追隨者)。如果左膠的數量不多,成為左膠、成為資本家的幫兇,倒是青年的仕途出路,可以安穩地在新自由主義的財閥霸權之下,做中層的中產階級,例如領取地產財閥的資助,做書評雜誌的工作,在商場搞一點普世大愛。

    香港目前沒有左翼,長毛也不是左翼(不是思想主義的問題,是理性智力的問題,他不具備理性能力)。香港有右翼學派(例如城邦派)和附屬的運動團體,但沒有右翼勢力,沒有右翼政黨。

    左翼是右翼的批判者。沒有右翼的地方,是沒有左翼的,這是非常清楚。九七之前,香港有左翼,因為英治政府是右翼。也正是由於左翼是右翼的批判者。故此,左翼需要的理性辯論能力、美學能力和學術能力,比起右翼要高很多。你的辯論能力追得上陳雲,你可以做左翼。可惜香港的左翼只是懂得亂叫陳雲是癲佬、精神病者。

    香港的左翼、左膠只敢面對文化議題,不敢面對政治經濟的綜合議題,是因為他們這些理論正正點中了他們的死穴——理性能力不足。香港城邦論令到香港的左翼、

    閱讀更多»from 九七之後,沒有左翼
  • 一中承諾書,台大學投共

    二O一七年三月二日,台灣《聯合報》報導,世新大學與中國大陸的大學簽訂「研修承諾書」,承諾課程內容不得涉及敏感政治活動,包括「一中一台」、「兩個中國」、「台灣獨立」等活動。因承諾書並無向教育部呈報,違反規定,教育部長潘文忠承諾了解及追究。惟。 三月三日,《聯合新聞網》報導,民進黨籍立委陳亭妃揭發台灣國立清華大學簽署「一中承諾書」,要求教育部徹查台灣有多少大學也簽署此承諾書。

    國立清華大學簽署之承諾書,由國立清華大學(新竹)全球事務處國際學生組署名發出,內容為「本校於2016-2017學年度第2學期(2017年2月11日至2017年6月20日)邀請大陸高校優秀同學前來交流學習,旨在參與本校開設各學系專業課程,並無涉及與兩岸關係一中一台等政治議題相關言論,特予承諾。」國立清華大學全球事務處其後寄出電郵,澄清簽署的並非「一中承諾書」,而是「堅持學術交流不涉政治」承諾書云云。

    查國立清華大學的人文社會學院社會學研究所開設的課程,不少涉及政治議題,如「政治社會學專題:公民社會 」、「當代中國政治研究:議題與視角 」等。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國立清華大學為了招收大陸學生,放棄學術自由,承諾不許大陸學生接觸台獨議題。這是蔡英文統治之下發生的事。不要以為民進黨就是台獨或台灣建國,看來民進黨比國民黨更投共,卑躬屈膝地投共。

    內情是台灣的大學膨脹,生源不足,於是用國際學生的名義,向大陸學生打主意。這在私立大學還可以,但國立大學這樣做就不行。國立大學用壓制學術自由的方式招收大陸學生,就是用台灣的公帑來投共,來促成大陸的文化殖民。這個政府知不知道的呢?當然是知道的,也是預計好的。情況與香港的大學一模一樣。

    蔡英文政府這種做法,在老蔣總統時期,稱之為資敵。當然,大陸學生竟被當作是國際學生而不是僑生,由國際學生組招收,這已經是台獨或台灣建國了。但這些他們又是策略上容忍的。

    台灣教育部向各大學徹查此事。三月四日中午,國立台灣大學公告並無發出類似不談台獨的承諾書,並出示去年八月十六日台大行政團隊會議的決議,不提供「承諾書」,而是提供「聲明書」,強調「秉持自由學風之原則,對於所有來校交換/訪問之學生,皆以此原則來推動學術之交流。」國立台灣大學仍算潔身自愛。

     

    -完-

  • 德國三十六計,中共進退失據

    二月二十二日,警察員佐級協會及警務督察協會舉行集會,為數三萬餘人,有集會者在台上發言,自比為遭到納粹德軍迫害的猶太人,德國駐港領事館指相關言論極不恰當。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其後發聲明,指「有會員發言令任何國家或民族受冒犯,協會表示難過及遺憾,這絕非協會會議的目的、意圖和立場」。

    二月二十八日,德國駐港領事館在面書專頁刊出聲明:「本館知悉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於上週末發出的聲明,並理解該段引用猶太大屠殺歷史的比較為個人言論,不代表整體警隊。本館與香港警隊將繼續維持良好關係。」(We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Junior Police Officers’ Association of the Hong Kong Police Force for issuing a statement on the remarks made by one of their officers at the end of last week. We are very well aware that those comments were made by an individual and in no way reflect the opinion of the HKPF in general. We would like to take this opportunity to reiterate the good relations between our two offices.)

    德國駐港領事館代表德國與香港警察建交,變相承認香港警察行使着香港的主權。德國領事館這種措辭,是侮辱中國,也侮辱香港特別行政區。駐外的領事館不是普通的office,德國駐港領事館屬下也沒有警察部,不可以與香港警務處維持 good relations between our two offices. 這違反了外交關係的對等原則。

    德國領事館如果要發聲明來化解香港警察的危機(其實沒這個必要!),只能這樣說:德國駐港領事館諒解香港警方的解釋,並繼續維持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一貫良好關係。這是標準的外交守則和措辭。德國領事館的聲明,可謂無規無矩。

    德國領事其實在出毒計。《南華早報》報導,警方高層擬約見以德領事館,澄清「誤會」,免成外交事件。我曾提醒以色列及德國領事拒絕接見,一來是不合外交規格,香港警察總

    閱讀更多»from 德國三十六計,中共進退失據
  • 二十三條立法自尋煩惱

    為什麼香港不可以做二十三條立法?我以前在報紙寫過,一旦香港有國家安全立法的顧慮,到了關鍵時刻,例如中共發生黨爭或香港的司法人員忽然正義起來,香港可以用本土的司法力量干預中國的國家安全,甚至以拘捕審訊持有香港身份證的中共官員的方式,癱瘓中共在香港的銀行和機要國企運作,扣留訪港中共官員問話,進行各種政治敲詐。

    現在,美國政府示範了陳雲的做法給大家看。二月十七日,美國有三名參議員一再提出《香港民主及人權法案》,用美國本土的司法制裁力量,懲罰在香港觸犯人權的中共官員,包括充公他們在美國的財產並禁止入境美國。也就是說,美方可以單方面充公中共官員的財產而中共官員無法進入美國抗辯。

    此法案一旦成立,可以令中共駐美或訪美官員活在恐懼之中,也令所有與美國有投資的中共各級官員寢食不安。美國可藉此法案的授權,跨境來港調查中共駐港官員的行為,收集證據起訴。此法案妙用無窮,中共駐港官員(中聯辦之類)或會主動送出情報,令來港辦事的京官受到美國制裁,令港共及中共互相借助美國來做司法鬥爭。這種立法的震懾力,可比以前的反共《麥卡錫法案》,由於是美國國內執法,而中共是敵對共產國家,中共官員或許被剝奪出庭抗辯機會,這在中美衝突時期,例如小規模軍事衝突,可以令美國即刻充公頗多中共國人在美國的財產(只要美方單方面證明到中共國人有官場聯繫並曾經來過香港),癱瘓中共某些機要國企的運作,令其無法融資及採購。這是美國版本的香港國家安全立法,美國用本土立法的方式,保衛香港的國家安全,令香港的民主自治及人權不會受到中共官員的干預。

    在美方的部署之下,此法案有助強化香港的實然主權。一旦某國在其領土之外為另一個國家保衛那個國家的安全,可以衍生的國際法問題,以及這種立法在戰時如何使用。香港特區政府抗議美國參議院的《香港民主及人權法案》,認為這是干預香港內政,這是正確的做法。同理,一旦香港有二十三條立法,中共也要抗議香港干預中國內政。

    -完-

  • 福利國家與金融勾結

    香港藝人鄭丹瑞被加拿大政府追稅,補交稅款之後,幾乎耗盡積蓄。用正式移民方法,有資產證明、謀生能力證明,就要交重稅來交換不一定全套取得的國民福利。[[MORE]]

    交稅,就是國家與國民的日常關係。福利國家要全民退休保障、全民醫療保險供款,就必須抽重稅,大部分稅金投入一個資金池(capital pool),再投入股市、債券市場,國家成為金融投資的持有人,有些國家甚至有主權投資基金(例如新加坡),形成了自然的官商勾結,期望股市、債市、樓市只升不跌,政府也不懲罰搞出二OO八年次按危機的壞蛋銀行,香港特區政府將公屋商場、地鐵送給私人公司炒高股價,這就是新自由主義的來源。

    政府不務正業,成為保險公司、金融投資者、龐滋計劃(Ponzi Scheme)之首,這叫做福利國家。福利國家好歡迎移民甚至年青難民,因為龐滋計劃不斷需要青年供款人,否則爆煲。左膠熱衷研讀的羅爾斯 (John Rawls,一九二一至二OO 二)的《正義論》 (A Theory of Justice) ,除了是鼓吹援助弱勢之外,也是鼓吹福利國家和交稅補貼弱勢。這本書是新自由主義的幫兇。美國特朗普總統要做的,就是要阻止美國成為福利國家,阻止美國變成加拿大、變成德國瑞典冰島之類的福利國家,阻止Obama-care的政府與華爾街金融大亨勾結的邪惡計劃。

    香港人供樓已經每個月不見了百分之四十的薪金,預繳了三十年稅款給政府(賣地收入),香港的泛民在九七之後,還要鼓吹強積金,之後鼓吹全民退休保障,用零敲碎打的方式(piecemeal method),將香港引入福利國家之路,以便資助金融資本主義及新自由主義。你以為何俊仁、長毛、劉小麗他們是無辜的好人嗎?他們用一磚一瓦,慢慢興建(brick by brick、tile by tile)的方法,將香港導向官商勾結、財閥剝削之路。泛民支持曾俊華立二十三條、長毛參選特首,正是泛民的原形畢露。

    這個計劃的大設計師,正在恥笑香港的愚民。筆者在選舉論壇篤爆了全民退休保障與福利國家的詭計,結果當然是被排擠和迫害,弄到教席丟失、家園被拆。
    -完-

  • 立春祭祀,追念文王

    「寒隨一夜去,春逐五更來。」立春是夏曆二十四節氣之首。立,建始也。立春,春木之氣始至,故謂之立。「立春一日,百草回芽」,寒冬過去,春天到來,萬物復甦。

    《禮記月令》:「立春之日,天子親帥三公九卿諸侯大夫,以迎春於東郊。」古時天子於立春日率百官迎祭於東郊,將鬱金香草摻於祭祀酒中,灑入土中。春日暖,萬物生,祈求來年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五穀豐登。

    閱讀更多»from 立春祭祀,追念文王
  • 雞年談雞國

    雞飛狗走,雞咁腳走。雞糊是打麻將的零星利錢,猶如雞肋。在養雞科學化的年代,雞肉變得輕賤。以前的農戶,一年到頭,只是在大時大節才可以食到雞,於是舊日的雞,名聲好好多。

    雞,五德之禽也。《韓詩外傳》:「頭戴冠者,文也;足搏距者,武也;敵在前敢鬥者,勇也;見食相呼者,仁也;守夜不失時者,信也。」

    閱讀更多»from 雞年談雞國
  • 世上只有我們是香港人

    青年新政抄襲及竄改我的文句,為什麼我這麼憤怒呢?不單是作家的道義版權(moral rights)的問題,而是他們不尊重作家,他們認為陳雲只是可以隨便戲弄和利用的社運人,而不知道陳雲是作家。即使他們不認為我的散文集的文藝價值,但我取得青年文學獎、中文文學雙年獎、藝術發展局年度藝術家獎,這些足以客觀地證明我是作家。一個作家的成名文句,是不可以隨便扭曲和改造的,除非你弄出更美妙的新意思來。你夠膽改造張愛玲這句嗎?「因為愛過,所以慈悲;因為懂得,所以寬容。」你一個字也不敢去動它。這是碰不得的。

    閱讀更多»from 世上只有我們是香港人
  • 大陸揮春,品味惡俗

    揮春為何是四字,而非三字、二字,這與華文的語言特性有關。

    四字詞語特別精簡、齊整、押韻、悅耳。從語法看,四字中,前後兩個複詞呼應,如恭喜發財、新春大吉、學業進步、金玉滿堂。有時一字詞配對兩字詞,中間加一個動詞如天從人願、心想事成,這漢文最簡單的構詞。《詩經》的詩歌多是四字,古詩如是,短歌亦如是。

    閱讀更多»from 大陸揮春,品味惡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