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單止幼稚園學生

·專欄作家



老實說,這幾天有關幼稚園因為不敵貴租、新業主進場等原因而要關校的新聞,我聽來有點麻木,對於三四歲小孩子幾個月後要轉校、適應新學校、老師、阿姐、同學仔,我當然替他們難過;可是,因為地產愈炒愈貴而被逼改變原來生活的,又豈止這些小孩,我和你,老和幼都身受其害。


我媽向來有習慣每天買菜後,都去街市附近的連鎖快餐店,大多數時候她都沒光顧,只是坐坐,或如她所說「休息一下,如果踫到其他熟口熟面的長者的話,大家可以聊聊天。」快餐店侍應也識做,見早上十時多生意較淡静,於是都讓很多長者坐坐,甚至給她們送上熱水。

很多長者如我媽沒太活躍社交,所以在那裡的十多廿分鐘閒聊,不單是他們的中途加油站,更成為他們的精神食糧,每逢我媽跟我講起從街坊所得的新聞、生活智慧,都眉飛色舞,樂上半天。

但自年多前,我媽少了笑聲,因為那快餐店結業,換來是日式牛肉專門店,他們當然不歡迎長者只坐不光顧;附近的食肆除了是最少賣三十元一杯的咖啡店,還有是迎合遊客的名店,長者根本找不到地方歇腳。

我以前喜歡去中環某書店,店面不大,但那位店員很樂意向客人介紹書,而她的推介都非常好,我視她為小老師。後來名店取代了書店,我若有所失,自此也絕少在書店買書。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