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追殺」成名

讚彈

吳志森本周五最後一日主持港台烽煙節目《自由風自由PHONE》,祝他早日物色到其他平台自由發表意見。過去一年,左報有70多篇評論文章超過10萬字罵他,視他為眼中釘,自從港台叮走他的消息上月23日發布後,針對他的左報評論操作多兩星期便鳴金收兵,但食髓知味,轉移集中火力下一個戰場,密集攻擊科技大學社會部副教授成名,罪狀不少於吳志森,政協委員劉夢熊寫得更白,要求科大校董會「研究成名的所作所為,是否褻瀆師德和影響學校形象,是否應容忍這樣的所謂教授繼續誤人子弟?」,目的十分明顯,同樣要置成名於死地,叫科大炒他魷魚。

近一個月,左報每隔兩三日便有一篇洋洋千字針對成名﹕〈成名哪有一點學者的氣味?〉、〈成名──就是戴着學者頭銜的長毛〉、〈學界長毛成名與「法輪功」媒體一唱一和〉、〈成名是科大副教授還是極端職業政客?〉、〈批評成名文章哪一點講的不是事實?〉、〈批評成名的文章踩了誰的痛腳?〉、〈「港版麥卡錫主義」鬧劇不得人心〉、〈成名──西方訓練出來的「惡犬」〉、〈成名「叫屈」自暴其醜〉、〈成名能夠拿出證據來反駁批評嗎?〉......

成名幹了甚麼「反中亂港」壞事以致遭左報「追殺」?他與吳志森一樣無權無勢,無刀無槍,只有一張嘴、一支筆,多年來以學者身分公開議論時事,主張民主普選、言論自由,最近他接受報章訪問,說今屆區議會選舉不公平,多宗種票個案揭示「香港容易成為舞弊溫床」,「種票事件再次發出一個危險的訊號,說明香港『一國兩制』越來越被中共侵蝕,值得港人警醒」,「中共對區議會採取三大操控手法,包括用資金、國情教育以及中聯辦扮演協調等,對香港泛民主派進行打壓」。這言論肯定觸動了某些人神經,欲除之而後快,左報評論文章便以文革語言批評他「造謠誣陷」。

有科大學生寫大字報捍衛成名的言論自由,亦有中大學生和校友在網上聯署聲援這位舊生,但暫時聲音微弱,正如吳志森等主持人被叮走事件一樣,社會反應不大。

民主改革宣言《零八憲章》簽署人陳衛在網站發表文章批評時政,上星期在四川省遂寧市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被判處9年有期徒刑。劉曉波09‭ ‬年12‭ ‬月因參與起草《零八憲章》及在網站發表文章,亦被指「造謠誹謗指中共獨裁,盜用愛國主義之名而行禍國殃民之實,煽動通過改變社會來改變政權」,與陳衛同一罪名被判刑11‭ ‬年。上周是劉曉波入獄兩周年,熱門下屆香港特首人選唐英年回應記者提問時,強調言論自由是香港人核心價值,他會全力捍衛,不必擔心「以言入罪」。

可能不少香港人像唐英年般老定,慶幸河水不犯井水,以為今天未就《基本法》23條立法,在香港不必擔心像陳衛、劉曉波般因言論犯禁而坐牢,但大家可有醒覺到,「以言入罪」的懲罰方式是打工仔被開除、傳媒機構被抽廣告、學術機構被削政府撥款,言論自由正被緩緩蠶食而不自覺,溫水煮蛙,並非杞人憂天。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