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水一萬」合理,「全民退保」荒唐

專欄作家
三文治



自四月起,人民力量的黃毓民、陳偉業及陳志全及社民連的梁國雄四位議員在立法會拉布多日,目標是延擱財政預算案。他們就《2013年撥款條例草案》提交七百多項修正案,要求特區政府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全民退保」)及向全港市民派發現金一萬元(「回水一萬」)。 

回水一萬,是還富於民,然而全民退保,卻委託公共財政予官僚組織,這是自相矛盾的。香港的公共議程的理性討論不足,故此反對派也是進退失據,經常為了「找點事做」,便將福利主義視為安全的反財閥政治議程。連帶香港的左翼和好多勞動者,都看不清楚福利主義的危害。

海耶克在《到勞役之路》反對共產主義的計劃經濟,他的道理好簡單,金錢應該留在人民手上,而不是信託予官僚組織——即是國家,因為信靠官僚組織保管人民的經濟權利,不如人民自行處理。官僚是無辦法知道每個人民的不同需要的,他們只會劃一管理,將人民的需要標準化,將真實的人變成一個需求社會服務的抽象單位。久而久之,人民的自治能力削弱了,社群關係被官僚組織替代,成為無法反抗的奴隸。現實中的共產主義,可怕之處在此。即使是用民主來治理的福利國家,也犯了官僚組織擴大而社群力量削弱的弊端。原本在家庭、親族、朋友、鄰里、社區經濟圈的互助關係,被官僚的社會服務取代,地區理性、本土知識、文化傳統、人際感情統統消亡,被諮詢委員會、跨國社會科學研究機構、教育機構及社工與輔導員取代。左翼社會活動家和工會人士當然喜歡這種福利制度,因為他們就是這種制度內的寄生蟲。

我一向反對全民退休保障,除了上述伸張個人自由的政治道德原因之外,也是由於香港並無福利國家的基本條件——極有公民活力的憲政民主,以及高度統一的國族意識。在城邦民主未建立及城邦族群未確定之前,香港不宜採用這些福利主義的政策。民主確保基金受到監督,族群確保你願意為你的同胞彼此付出。這是政治常識,也是很嚴肅的問題,可惜香港無人討論。

以行政技術而言,用全民集資(pooled money)的方式來保障整體福祉,是十九世紀的思維。將龐大的退休供款放在投資基金之內,在二十一世紀初年見到的全球金融市場的環境下,是毫無保障的。首先,金融衍生工具、貨幣寬鬆政策、債券評級詐騙、槓桿交易、運用超級電腦組合散戶的算法交易(algorithmic trading)等,已經令股市變得高深莫測,與企業業績脫鉤,往日的平均投資法(cost averaging)的回報保證不再,隨時賠上本金,血本無歸。平均投資法靠每月投入若干供款購買股票,即使股市週期波動,但大致股市是向上升的,長期投資之後就有回報,這種規律,今日已經不再可靠。冰島等福利國家的公共投資失敗,令國家賠本,就是福利主義在今日走到盡頭的明證。

將錢財留在小市民手上,獎勵家庭儲蓄、補貼公共房屋、保護社區經濟、小企業、宗族、教會、社團合作社、街坊老店、半工半農、本土漁業農業等永續的、來自傳統的在地社群網絡,才是香港應該做的事。這是右翼的保守主義,也是最有力對抗官僚宰制、跨國兼併及全球化金融剝削的政治思想。香港將來的主流,應該是華夏傳統加英式保守主義,而不是福利主義。當然,保底方式的福利救濟是必須維持下去的。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