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共打「蝗蟲」,政黨大變身

陳雲專欄作家

一月一日,民建聯主席譚耀宗宣布準備上京,在三月的政協及人大兩會期間,談大陸孕婦來港產子的問題。他表明,不贊成父母雙方均屬大陸人的港產嬰兒有香港居留權。這是表面上令人吃驚的舉措,但特首參選人梁振英早前已經宣布,香港必須堵截來港產子博取居留權的大陸孕婦。

政治一日也嫌短。有心在香港執政的政黨,都會想辦法解決大陸孕婦來港產子的問題。所有正常的政黨都必須面對此問題。泛民主派不面對,是他們好可能並非正常的政黨,令人懷疑泛民對香港本土的政治承擔。我的意思是:泛民只是職業議員組成的黨,憑着民主抗共的餘勢,與土共用六與四的比例,瓜分選票。當土共(包括梁振英)採取若干香港自治的戰略的時候,泛民恐怕會被踢出香港的政壇。

在中國局勢動盪之前,最有決心在香港推行自治政策的是土共。搶佔自治政策
,可以保證他們在中共倒台之後立足香港,只要有香港民意支持,便無懼全民公投,即使美國政府插手香港,也無可奈何。假設中共平安無事,中共如果認識到香港城邦的功用,洞悉中、港、台、澳組成中華邦聯,以突破美國外交封鎖的玄機,中共也會促成土共搶奪香港自治政策的議程。一來,這是保全香港一國兩制精銳、使得中共可以長期利用香港的常規政策,只是過去做歪了,現在撥亂反正,而且中國南來殖民也夠用了。二來,中共並非愛國愛華的政黨,而是為求執政而不惜一切的現實主義者,中共也不祈求香港人愛國,要香港人支持中國大一統。三來,大陸孕婦來港產子,衝擊香港資源安全,而且也衝擊大陸自己的制度安全,大陸人民用胎兒出走,是會衝擊中共統治的。大陸孕婦雖然妨礙香港資源,卻是大陸平民百姓的個人「抗共」手段,對於他們中共是惱怒的,共黨要掌握的殖民,反而是來港讀大學的知識青年、投資移民和每日一百五十名的配額移民。

當中共在香港放棄用種票的方法,採用民粹主義,主動解決大陸孕婦問題的時候,他們在下次立法會選舉便會大勝。這是他們掩蓋種票疑雲,敗部復活的良策。在今年立法會選舉論壇的時候,民建聯只要這樣質問泛民,便可以贏盡掌聲:「我們民建聯在為香港人解決大陸孕婦產子問題的時候,你們泛民在哪裡?」

於堵截大陸孕婦的事情,中共與土共當然是互相配合,同唱雙簧,然而,只要泛民一早堅決反對中國殖民,中共也只能就範,因為中國殖民根本就會搞垮香港的!這是一張無可抗拒的必勝牌。可惜,現在失去先機,沒得打了。

中共是過街老鼠,民主派走香港自治路線,甚至採取民粹主義作風,中共是奈何不了的。但是,民主派要自殺的話,我們也阻止不了。就由得他們去死吧。

如果民建聯上京搞掂大陸孕婦來港產子的困擾,泛民恐怕會在下屆立法會選舉覆亡(除非土共向個別泛民議員過票!)。整頓香港的政治,需要政治上的右翼——維護香港自主權,抗拒大陸殖民,經濟上的左翼——維護中小企及低下層的生計安穩。梁振英的路線,就是政治右翼,加經濟左翼。這不是狡猾,也不是投機,而是正常。這是正常的執政常識,因為香港的公共政策週期,經過長期的政治左翼與經濟右翼之後,應該調整到政治右翼、經濟左翼的鐘擺。













泛民這群人,卻是反其道而行之,政治上採取左翼——無任歡迎中國殖民來港,經濟上的右翼——維護大商家利益。香港的義人必須驚醒,並清楚認識他們一向投票的政黨:這些泛民政黨究竟是否忠於香港本土利益?還是忠於他們心目中的民主統一的中國利益?至於泛民是否為本土草根民眾謀福利,只要翻查當年誰支持通過領匯的法案,領匯踢走公屋商場的中小企和小商戶之後,誰一直沒有提出議案反對領匯,就知道了。

土共終於反對香港網上論壇的所謂「蝗蟲」來港產子,我只能樂觀其成。香港在夾縫之中生存,在中西方之間兩頭食水,必須要政治現實主義的立場,要有政治中立的智慧。我的《香港城邦論》是個開頭,中共選擇性地用了其中的策略,並非是我取悅中共,而是城邦論是香港的正常生存策略。香港不為中國,也不為西方,而是要為自身城邦的安樂,為發揚中華文化,為貢獻人類文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