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選方案的沙盤推演

專欄作家
三文治



香港普選,關乎中華大政局,好似晚清慈禧太后的預備立憲一樣,引來英美高調介入,中共與港共,當然是謝絕外國評論香港內政。

普選是必會實現的,只是普選方案必須審慎選擇,我們香港人自己要做一個沙盤推演,看清楚局勢。

由於佔領中環開壞了頭,不是以佔中逼使政府提出普選諮詢方案,而是玩膠,自我質問民主定義和研究普選方案細節,故此目前情勢有利中共,它變成遮掩底牌的莊家,原本莊家是要打開一隻底牌的,現在它兩隻底牌都掩蓋了。中共的陣勢如下:

1. 維持原本的選舉委員會為提名委員會,由四個界別(工商、基層、政界和專業)增加一個界別,特首候選人交予全民直選。這是最安全的做法,但必須維持高壓統治及與財閥合謀。結果是香港赤化、萎縮,或者暴亂、革命。

2. 維持《基本法》規定的提名委員會,將委員會的成員改為全體立法會成員。這對中共的政治安全是中等,因為要遊說民選議員支持而要作出政治妥協,也要向民主派議員展開政治遊說,至於功能組別的大班的提名支持,只是政治裝點,可有可無。但這是最穩妥的治港方法,因為中、美與本土利益的交易,都可以用提名遊說的方法解決,之後香港可以長治久安。

3. 接納公民提名為提名委員會,或接納全民選舉提名委員會,或維持方案2 而加入公民提名為平行方法。公民提名選出的特首,難以預測,而且特首與議會繼續割裂,中美對壘的局面維持不變。假若採用平行方式,公民提名余若薇之類的人物而提名委員會提名的是曾鈺成之類的人物,而余若薇在直選之下勝出,會帶來管治危機。方案3是在英美國際勢力加大逼迫之下,中共才會退讓。方案3的結果,是親美的特首主導親共的議會,而香港本土排斥其外。

英美知道中共無必要在香港與國際勢力較量,會作勢退回方案1. 然而方案1並非對中共有利,故此香港和英美合力爭取之下,中共會答應方案2。至於方案3,除非英美來勢洶洶,兵臨城下,否則中共不會答應。至於政務司林鄭月娥,會出來領銜政改諮詢,刻意惡形惡相,用方案1來挑起極大民憤,逼使中共退讓到方案2。

這是好虛耗中共聲譽的,中共識趣,應該馬上提出方案 2. 然後請法學專家辯護。方案2是符合普選原則的。

方案3並非好事。公民提名是門檻最低的,卻無法在香港形成內閣制。我參考的,是英國的內閣制,這是最適合香港的政制。在第一屆特首選舉,立法會議員提名也不應限制在民選的立法會議員提名,制度的改革,不能這樣篩選的,必須是全體立法會議員,然而,由於民選議員掌握巨大的民意基礎和票源,民選議員提名的特首,一人一票之下,勝算較大。目前功能組別的議員,將會在二〇一七年第一屆普選特首之後,迅速邊緣化、泡沫化,因為他們無法左右特首選舉。

二〇二〇年,立法會普選,傳統功能組別便可以取消,因為無政治能量。2020年普選立法會,立法會的功能組別議席將減少到三十名以下(例如二十名),目前的功能組別用超級區議員議席取代(依然由市民一人一票選出超級區議員)。用超級區議員取代舊有的功能組別,有如下好處:

1. 穩定議會成員結構
2. 令地區的議員有機會參與中央議會,令區議會不會固步自封,區議會的議政水平提高,有全港政治顧慮,方便日後政府推出全港性質的地區發展政策(如堆填區、康復院舍之類的設施)。
3. 強化推舉特首提名的內閣的民意基礎,

當然,這會令民建聯佔優勢,但這是無可奈何的政治本土化過程。

我的立法會議員組成提名委員會的方法,是因勢利導,令功能組別議員變成多餘,要拆除就容易得多,而且功能組別的議員多數是親英美或地產財閥的人,在唐英年與梁振英的選戰中,背叛中共,只要中共可以用民建聯佔優的超級區議員來取代,就可以順利瓦解傳統的功能組別,而這樣也符合民主原則。

用立法會議員提名,目前的票王如黃毓民、梁國雄(長毛)等人,將成為特首提名的積極遊說拉攏對象。也就是說,我們基層市民的訴求,將可以影響特首。特首必須照顧低下階層利益,這就是議會內閣提名制度的好處——形成跨階級的政治共識。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