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安、馬薩諸塞與弗吉尼亞

專欄作家
三文治

本年九月,美國大選期間,共和黨推出副總統候選人雷恩(Paul Ryan)。香港中文傳媒,竟然跟從大陸,譯為「瑞安」。Ryan是普通的英文名,香港一貫用粵語翻譯為賴恩,粵語讀音逼近英文。用北京話讀,也是通的。賴是倚仗、逗留、不承認,有點不利之意,但放在姓氏,無人會取笑。同理,北方人如果翻譯Ryan為萊恩,乃至雷恩,南方的粵語也是通的。清末民初的翻譯,大多數是照顧南北語音而尋其共通的譯名,如羅斯福、杜魯門等。

共產中國,卻偏偏將天下通譯,改為專門遷就北方普通話的獨門翻譯,明明Ryan可以譯為賴恩、萊恩,讀音也比「瑞安」接近英文,但由於「瑞安」用粵語、閩語讀不到Ryan的聲音,故此中共就選用瑞安,令南方人覺得南方口音不能通達。同理,中共特別喜歡用瓦來譯wa,沃來譯wo。照顧南北語音異同,wa是可以譯為娃、wo可以譯為窩的,但中共偏偏不這樣做,於是科索沃(Kosovo)、艾奧瓦(Iowa),粵語不通。

這是極其狹隘的北方蠻族主義,也是分裂中華天下的惡毒行為。故此,中共乃反華、滅華之蘇維埃境外殘餘殖民政權。

愚蠢而自大者,奪得政權,必會胡作非為。清末嚴復主張翻譯名詞要信、達、雅。然而,中共建政之後,對外譯名採取機械無文的方法,用漢語拼音來機械翻譯外文,不理會當地讀音與慣用漢譯,以Ryan為例,R是翹舌音,於是譯「瑞」,an就是「安」。Ryan變「瑞安」,然而瑞安合讀,根本不是Ryan的音。機器翻譯遺漏了中間的滑音y,故此音譯失敗。其可笑之處,好像四川菜「夫妻肺片」用機械翻譯,變成husband and wife’s lung slices。

粵人得西洋風氣之先,出洋歷史深遠,外國地名很多慣用漢譯都是出自廣東話。中共建政之後,除非已經根深蒂固,如New York用客家話或廣府話翻譯為紐約、San Francisco用廣東話翻譯為三藩市,中共必定除之而後快。Massachusetts本譯麻省,Virginia本譯維珍尼亞,Iowa本譯愛荷華,粵音翻譯,信、達、雅兼備。如今依次被中共竄改為馬薩諸塞、弗吉尼亞、艾奧瓦。馬薩諸塞,字字不吉,幾近蠻夷之地;弗吉尼亞,其意是不吉利呀(弗者不也)。艾奧瓦,除卻奧字,也是字字低賤(草艾與瓦片)。

中共竄改美國地名舊譯,是罔顧廣東人飄洋過海到美國「賣豬仔」之百年血淚史,好似這些美國州是新近到埗的北方中國移民首次翻譯似的。只有不知廉恥的北方蠻族當政,才會抹殺廣東移民翻譯的美國地名。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