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治

白票論無效,梁振英當選

為什麼特首選舉,民主派提倡白票論、流選論,最終會將梁振英送上特首寶座?這不是計數的問題,而是決志的問題。我們不必理會梁振英取多少票、唐英年和何俊仁多少票。政治鬥爭,決志者(the determined)勝於不能決志者(the undetermined)。政治家是不計數的,生意佬才計數。口裡說投白票的、要搞流選的,根本意志模糊,是可以隨時動搖而被梁振英拉攏過去的,或者到時發現投梁振英也不錯,自己也許撈到好處,便改投梁振英的。

香港資本家和泛民要打擊梁振英,就必須在梁振英成了勢的階段就馬上決志,鐵齒銅牙,宣告團結一致,投票給唐英年。只要泛民的選委出來宣告,將票全數投予唐英年,唐的氣勢便蓋過梁振英而可以爭取更多的游離票而當選。泛民不這樣做,道理好簡單:他們除了是一貫的政治潔癖者之外,新近成了共產黨的侍從。泛民也不準備執政,只樂意留在舒服的反對黨位置。

政治講的是決志。不是錢,不是票。你有鋼鐵的意志,錢和票會追着你來。過去,英國殖民者一直只教香港人做生意,做事務行政,但從不教政治。 梁振英之所以可怕,是他不服從共產黨的安排,自己決志參選,在報紙和街頭造勢,變成既定事實,脅迫中共支持。

梁振英以低票當選,我的預測全中。白票論、流選論全盤失敗。民主黨是金庸小說裡的獨孤求敗,在各種機械的行動選項之中打滾:示威遊行、包圍、白票,諸如此類。就是不願意動一下腦筋,提起勇氣,做破格的聯合陣線。

民間抗爭用白票論,鼓吹流選,在策略上、道義上,沒有問題。泛民用白票論來促成流選,另選賢能,才是問題。民間抗爭強調的是理想政治與最終目標,爭取的是最終的雙普選及現階段的良好候選人,目前的是小圈子選舉,三位候選人也不及格,故此提出白票論,另行選人。民間抗爭是局外人,故此毋須顧慮過多,高舉理想政治(德文Idealpolitik)就可以了。泛民和資本家陣營是局內人,選委也是自願參選的,投白票是不合乎他們的利益的,他們的目標如果是反梁振英上台,就不能鼓吹白票論、離場抗議論,因為這會削弱決志,而令游離者被梁振英拉攏過去,改投梁振英。
 
局內人和局外人可以裡應外合,民間要提出白票論來作態促成流選,泛民那邊要老早就出來宣告全體投唐英年,鞏固唐英年的底盤。民間要順便譴責泛民,泛民那邊硬着頭皮頂住,日後唐英年當選,泛民向唐討政治欠債,民間則全部反政府,要用雙普選來討債。在才是真正的政治鬥爭術,結合理想政治與現實政治(Realpolitik)的鬥爭術。

專欄作者

  • 陳雲, 專欄作家

    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香港嶺南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中文解毒》系列作者。

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