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與建政

專欄作家
三文治

於極權政府而言,生產詞彙比生產物品,遠為重要。物品只討好軀體,詞彙卻直入人心。政權不斷推出新造詞,可以令人覺得時代進步,而且忘記舊日的詞彙。例如,中共的體育界愛講「心理素質良好」,就令人忘記了民國和王朝中國的沉靜、剛毅、剛勇、不屈不撓、臨危不亂、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詞彙換了,人心便變了,文化也變了。一句「心理素質」,就將中華文化的心性修養毀了。試問一聲,外國人有講 The athlete has good psychological quality(運動員有良好心理素質)的麽?除了是調笑吧。機械人統治的matrix世界,才會這樣講的。

中共專門生產詞彙的是中央宣傳部,最偉大的新造詞,不是「心理素質」這些雜碎,而是「解放」。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共解放中國人民,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義軍瓦解了暴政或敵外政權,古文謂之重光、光復、收復失地、還我河山。二次大戰期間,盟軍攻陷納粹德國統治之地,謂之解放(liberation),盟軍攻破關鎖猶太人之集中營,猶太人重獲自由,謂之解放。盟軍解放了納粹德國的佔領區,人民是紛紛回國定居的,不是往外逃難的。

國共內戰,中共推倒的國民政府,是暴政麽?是敵外政權麼?都不是。反而中共卻兩者都是,是受到蘇聯資助和支配的中華蘇維埃。客觀的講法,一九四九年之事,是「建政」,建立政權,也可以說是「建國」,建立國體,當日是「國慶」,但「解放」就絕對稱不上。自一九四九年至今,中共容許人民之權利與自由,萬萬及不上國民政府。以國民政府及自由世界之立場,一九四九年之事,是竊據、赤化,成立的是共產中國、蘇維埃中國。

然則,香港的報紙也偶有奇蹟。本年四月二十一日,《蘋果日報》有一則新聞,題為「奇蹟:平治墮坡 黑人牙膏家族夫婦輕傷」。生產「黑人牙膏」的嚴氏家族一對夫婦,於四月二十日由司機駕駛平治房車沿香港仔大潭水塘道上斜時,年逾六旬司機突然不適暈倒,房車失控溜後,七旬男主人企圖將車煞停不果,房車溜後 二十米掃毀路旁一列鐵絲網後滑落 六米深山坡,夾在山坡與牆壁間空隙,夫婦只受輕傷,可謂奇蹟。新聞其後介紹嚴氏兄弟於一九三三年創立黑人牙膏品牌,其後由上海南下香港。措詞是「中共建政後兄弟來港定居,在港、台設立廠房,九十年代始重投內地。」

這是敘事之性質令到詞彙必須選擇中立的例子。假如說:「中國解放之後,兄弟來港定居。」該是夠滑稽了吧?既云解放,而上海當年遠比香港繁華,國人南下香港作甚?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