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球場與本土政治

專欄作家
三文治

是否保存粉嶺高爾夫球場,是考驗閣下的政治立場是否屬於右派的標準。而即使以左翼而言,高爾夫球場在若干條件之下,也必須保留。

首先講一下左翼的觀點。本欄在七月八日的文章約略提過,高爾夫球場開闢於一九一一年,屬於昔日香港權貴階級的悠閒活動區,總督粉嶺別墅也在附近,形成殖民時期的上層社交活動圈,球會聘請大量人手和消耗飲食,當年也支援了鄉郊就業和農產品銷售。粉錦公路兩旁種植的巨樹(白千層樹),高爾夫球場的古樹林、叢林、草地與小溪,其歷史意義與生態意義,足以成為香港的自然古蹟(natural monument)。高爾夫球場必須維持景觀優美,穿越球場的粉錦公路也受到限制而不能擴闊,保存高爾夫球場便可限制附近建屋發展,只需要立法保證公眾有一定的探訪權甚至使用權,即使以左翼的觀點,球場也值得保存。

右翼的觀點,必須以統治香港城邦的胸襟,才可以看得到。本地的權貴階級必須保存在地的高級社交圈,不能跨境到其他地方去,特別不能到那些與香港有政治利益衝突的地方去。故此,中區和九龍市區有頗多權貴階級的聚會所和體育會,如果他們消遣、度假或運動的時候必須離開香港的話,這就令香港的權貴階級暴露於其他地方的社交圈或情報網之內。

當然香港有很多富豪希望到大陸消遣,但香港必須提供本土的選擇,否則富豪連打高爾夫球都要去大陸的話,就無法擺脫大陸線報的纏繞。這是昔日為何英國殖民政府在香港撥出珍貴的土地給予權貴階級作遊樂用途的原因。

近日好多報紙輿論仇富,說要充公那些權貴階級的球會草地,就正正中了中共的圈套。中共就是喜歡將香港的功能不斷削弱,連富豪遊樂的功能也剝去,令香港依賴大陸。而即使在大陸,中共也將好多地方市鎮的功能單一化,例如礦業、輕工業等,消滅傳統農村聚落和天然市集,目的就是製造依賴,也破壞民間社會,令地方無法自治。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