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小販

生活慢拍

今天是年初三,先祝各位蛇年大吉,而且生活可以慢一點,偷得浮生有多幾日閒就最好了。

香港人每年都要無端白事看劉皇發或者某某局長為香港人求簽。其實很奇怪,香港人又沒委託他們,他們憑甚麼去代表香港人?但媒體總是要追著他們去報道助慶呢,而且大家不妨問問心,求簽這回事,問的應是自己事吧,如果阿豬阿狗都說為香港求支簽,車公又次次應支不同的簽,情況就像警察和黑社會都求關二哥保祐一樣,你叫車公和關二哥如何是好?

還是說說過年吧,我發現自己真的很懷念小時候的農曆新年。過年那幾天,除了有利是收特別興奮外,在街上吃吃喝喝也是童年回憶。

原本熱鬧的街道,舖頭全都關門,鐵閘上貼張初七啟市的告示。但我們從來不愁找吃的,在大街小巷裏,過年是小販的天堂。早上賣餐蛋麵加火腿奄列、柴魚花生粥,晚上變了車仔麵和油渣麵,附近還有魚蛋牛雜炒麵煎釀三寶雞蛋仔燒魷魚韭菜豬紅等等,總之就是應有盡有,比平常更能滿足大家的口腹之慾。

只有小店才有過年放假這回事,現在大家樂麥當勞都年終無休,過年的生活一切如常般。甚至食環署的小販管理隊都在年初一出動,誓要掃盡這些「影響市容」的小販;若在興奮掃街、大飽口腹時遇見小販管理隊,多麼掃興。

不少人會說小販不好呀,又阻街、又把街道弄得污糟邋遢,最危險是那些熟食小販的滾水滾油甚麼的,濺到別人就很傷了。但老實說,這些問題解決不了嗎?又有人說,小販在街邊連租金都不用付,對租舖做生意的人不公平了?這不就是黃子華的「魚蛋論」變種了──我交貴租你不用交很不公平,大家一齊捱貴租就最公平了。

水至清則無魚,這真是充滿智慧的人生哲理。小販消失了、街道清潔了、街道的活力也隨之逝去。

希望小販管理隊蛇年多去蛇王,給小販們一點空間喘息喘息。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