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ital Art Revolution】新媒體藝術家Lazarus:「電腦對我來說不是機器,而是同伴,工作室每台電腦都有名字!」

·3 分鐘文章

當我們總是擔心冷冰冰的科技會帶走人類的感情,藝術家們總可以從科技中找到靈感。這4位帶領著藝術革命的藝術家將幻想變成虛擬,帶我們用全新角度理解現實,並由科技出發思考人生。欣賞過就知道,由零和一生成的美感竟然如此動人。 陳朗丰新媒體藝術家

由零碎片段湊成的影像在鏡房中心循環播放,變出萬花筒一樣的小空間,讓人好有上前打卡的衝動。當你踏進陳朗丰(Lazarus)的ARCH作品裡,其實你已經成為藝術的一部分。新媒體藝術在這個年頭愈趨流行,但感覺始終跟大家日常生活有段距離,不是每人都能夠輕易接觸。所以Lazarus希望創造一個吸引眼球的半開放空間,讓大家親身體驗新媒體藝術有多好玩。 打破媒介限制 在很多人眼中,電腦純粹是一台運算機器,冰冷而無感情,但Lazarus卻不這麼認為。「電腦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會出生會死亡。對我來說他們不是機器,而是同伴,我會跟電腦一起聯乘出創造力,在工作室每台電腦我都會幫他們改名!」 Lazarus的作品每次都很有看頭,他會巧妙地將聲音景觀、電子裝置、程式編碼、數據視覺化等多種媒介互相融合,讓人反思生死、空間、意識及時間等題材。雖然Lazarus的創作圍繞各種科技,但原來他的藝術根基非常扎實。Lazarus出生於藝術世家,家人從事賣畫生意,他從小就不斷操練畫技,將死物在畫紙上栩栩如生重現。後來學校的美術老師一言驚醒:「畫得精細是沒用的,這種事拍照就做到了。」聽畢他就放下畫筆,鑽研攝影和拍片,又到YouTube自學剪片和作曲,完全投身電子世界。Lazarus每次創作都在尋求突破,漸漸他發現自己已經不滿足於上述創作媒介,他需要更多刺激。「新媒體藝術讓我可以不停做實驗,因為沒有媒介的包袱,我可以自由地將不同媒介互相連接,創造出新的體驗。」當初純粹是出於對創新的渴求,做著做著,大家就以「新媒體藝術家」來稱呼他了。

一個人的力量 前年才在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畢業的Lazarus,現在除了全力創作,也會在閒時開班教授coding。「再不懂coding就完了!外面可以接觸coding的途徑很少,我希望可以幫手建立起一個生態,讓大家明白新媒體藝術的工藝在哪裡,因為未來的觀眾就在那裡。」對於未來的展望,Lazarus拋下一句很玄的話:「如果未來是可以被計算,那就不是未來。」不過他相信未來會很看重個人力量。「早前有位收藏家想收藏我的NFT作品,他會直接找我商量,證明一些財團已經開始由接觸畫廊變成找獨立藝術人。以前社會傾向尋找專才,但現在講求全方位技能,通才反而更吃香。其實科技可以完成很多事,例如我的個人展只有我一手一腳籌備、宣傳,連策展人都不需要。」萬能又好新的Lazarus可說是創作路上的旅人,不會停留於某一點,永遠在尋求刺激。「如果你已經在做你想做的事,你就不需要有夢想了。」這句話大概也是他的寫照,誰說年輕人一定要追夢?他已經活在夢想之中了。

Text: Ada Lee & Candy Choy Photography: Sze Chuen

相關文章:

每日IG—送給你也拿不動的超巨型名牌手袋

藝術3月重頭戲Art Central!場內重點率先看

直擊文青天堂!Design Miami2015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