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三被告涉為私利 治癌療程扮保健品

星島日報
DR美容案首被告周向榮出庭。
DR美容案首被告周向榮出庭。

【星島日報報道】DR醫學美容集團於四年半前發生醫學美容事故,其中四十六歲茶餐廳老闆娘疑接受「美容針」療程後死亡。集團創辦人、技術員及女醫生各否認一項誤殺罪,案件昨在高等法院開審,控方在開案陳詞中「踢爆」被告將醫學療程包裝成保健產品,為了個人私利,在流於研發階段下推銷療程。控方又形容是次為「恐怖事件」,直斥被告人擁有專業知識,明知美容療程存在風險,但仍然在廣州學師兩日後即回港推銷療程,最終令事主付上沉重代價。

三名被告分別為六十二歲的DR集團擁有人及實際控制人周向榮、負責配製CIK療程產品的三十二歲陳冠忠、以及三十五歲註冊醫生麥允齡。

代表控方的資深大律師梁偉文表示,四十六歲茶餐廳老闆娘陳宛琳,於首次CIK療程(細胞因子誘導殺手細胞╱應用免疫治療)後約半個月,以五萬九千一百元購買第二次CIK療程,並於九月十二日進行第二次抽血,而六十歲的女教師王靜波,及五十七歲的國際學校校工黃鳳群,亦於同日進行抽血。控方指在十月三日,DR的職員將血液製品透過港鐵、公司司機及的士,由科學園的實驗室運送到銅鑼灣的美容中心,三人均由麥允齡重新注入血液製品。

陳宛琳於重新注入血液製品後,只是休息片刻便返回灣仔的茶餐廳,她於晚上八時感到不適,並於兩小時後看醫生,惟她的情況持續惡化。翌日陳返回銅鑼灣DR美容中心求助,期間感寒冷、口渴、發燒冒汗等,最後送往律敦治醫院,延至同月十日死亡,死因是瀰漫性血管內凝血。

至於黃鳳群及王靜波在中心注射後,亦出現頭暈及發冷等症狀,王靜波更在注射中途出現不受控情況,需立即停止注射,二人留診至半夜,麥允齡亦為二人處方抗生素及止痛藥。二人翌日仍然不適,分別送往律敦治醫院及九龍法國醫院治理,經半年至一年的留醫後,黃鳳群肢體有一定程度的永久傷殘,王靜波則需要截去雙下肢及右手四隻手指。控方表示,三人注射血液製品後受膿腫分枝桿菌的感染,以致血液凝固,血液未能供氧至四肢,因此血壓低和心跳加速,造成敗血性休克的情況。

控方披露,三名被告聯同其他人士於一二年二月七日前往廣州軍區廣州總醫院的細胞生物治療與研究中心學習CIK療程,而廣州的醫院視CIK療程作為治療癌症用途。他們翌日返港後,便在香港推出CIK療程,而在同月十四日便成功售出CIK療程。他們於三月十九、二十一日始安排兩名職員進行CIK療程測試,當時職員表示感覺良好,但就只有兩人進行測試,控方質疑「根本不客觀和不科學,更是有偏頗」,而只做兩個測試就認為可以推出產品,顯示他們「十分無知」。控方又質疑,從前往廣州學習、推廣銷售,到抽血和進行注射,他們只是用了短短兩個月時間,但一個醫生畢業後,還要接受三年訓練才成為合資格的血液科專科醫生,控方反問「究竟他們是否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控方亦指,周向榮的胞姊周欣欣也曾接受CIK療程,但周欣欣本身患有肺癌,然而三名女士是在健康狀態,她們毋須接受CIK療程,作為醫生絕不應建議病人接受不必要療程,應以病人的利益為依歸。醫生向病人施行任何療程前,務必全面講解療程的風險,控方認為陳宛琳在沒有被全面忠告風險下接受CIK療程。而周向榮在事主接受療程三日後,在記招上聲稱CIK療程用以治療癌症及仍在研發階段,反映他明知CIK療程只屬理論階段,沒有證明其有效性。

控方連珠炮發提出質問,「為何死者在健康情況下接受療程?她們為何支付巨款接受未經證實為有益處的療程?為何從抽血提煉後再注射在體內的針被細菌感染?誰人為此負責?」陪審團也許質疑為何這宗不是民事索償案件,而是控以誤殺罪,控方認為「被告均是違反謹慎責任,其責任遠超於民事索償案件,他們值得被控以刑事罪行」。

案件編號:高院刑事四三七——二〇一五。

睇更多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