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Person #她的抗疫故事】身在日本的媽媽Heidi:「在媽媽群問大家要不要小童口罩,無人應機。」

·2 分鐘文章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身處地球哪個角落都無法置身事外。 面對同一難關,擁有同一顆香港心,若然身處另一國度, 處境和心情已經可以差天共地。這次我們與全球10個地方的香港女性連線, 除了要搜羅物資、長期留家,她們更要面對文化差異,甚至種族歧視等問題。 當我們對本地的抗疫工作滿肚怨言, 這10位女性的經歷或許能為你帶來新視點。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疫情爆發時,你情願自己身在何處? 身在日本的網店店主/翻譯員Heidi Li 「疫情初期外國人來東京瘋搶口罩,令本地嚴重缺貨,固然令人困擾。但另一方面,店舖不設限額,任由外國人整箱捧走,也是抵死。我本身有經營代購,主要負責日本寵物零食用品批發(https://www.wt-japan.com/)。1月底我有從批發商訂購口罩,當時對方的職員還反問我訂單急升的原因,他們對疫情實在後知後覺。」

「作為兩個孩子的媽媽,我經常會跟附近的媽媽交流。早前我手上有一批小童口罩尺寸不合,在媽媽群組裡問大家有沒有需要,日本媽媽完全沒反應,她們根本不在意有沒有口罩這回事。當廁紙和日用品被瘋搶時,日本媽媽還是懶懶閒,還取笑我們這些外國媽媽。日本全國學校停課,許多孩子在家裡無人看管(在日本獨留兒童在家不算犯法),一個個自己跑到附近的公園玩,下午3時的公園可以聚集了30多個高年級小朋友。希望當地人可以自律一點,不然疫情可能會一直延長至年尾呢。」

Text/ Ada Lee Image/ 由受訪者提供

相關文章:

【First Person #她的抗疫故事】身處美國插畫家Victo:「『America First』文化最累事!」

【First Person #她的抗疫故事】身在澳洲的YouTuber Faye:「這裡連醫護都不戴口罩。」

【First Person #她的抗疫故事】滯留武漢網紅Annabella:「無法改變事實,就自我調節。」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