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評論|麒麟撤出緬甸事件 考驗ESG能耐

·4 分鐘文章
麒麟大膽撒離緬甸贏得掌聲,但實際上有點灰色地帶,公司與緬甸軍方的關係遠在政變出現之前已開始有問題。
麒麟大膽撒離緬甸贏得掌聲,但實際上有點灰色地帶,公司與緬甸軍方的關係遠在政變出現之前已開始有問題。

在緬甸軍方於二月初奪權的五日後,日本啤酒釀造商麒麟表達了深切關注,並宣布結束已經合作五年的聯營公司,因合作公司受軍方控制。

下載Yahoo財經APP

美股、外匯、加密貨幣免費即時報價,自選投資組合獲取相關新聞提示。

表面上,麒麟很果斷地切斷了與緬甸經濟控股有限公司(MEHL)的關係。這聯營公司在當地急速增長的啤酒市場中佔有極大份額。這個將道德放得高於利益的領導性立場,亦即時引伸了一個問題——到底在四百多家有業務在緬甸的日本公司會參與這撤離行動。

直至目前,只有數家採取行動,但一眾公司都在供應鏈中尋找是否有軍方聯繫。日本貿易振興機構於本地的負責人也指出近幾周事件已越來越多關注,沒參加的公司可能聲譽會受損。

在緬甸經歷一連串的悲劇和混亂後,一眾日本以至外國企業在當地繼續營運是否合理,將會是一場關於環境、社會和企業管治(ESG),以至投資發揮影響力的嚴肅辨論。

這也是每一家公司需要反思自己ESG政策是否真的具正義性的時候,很多時公司也沒有一套實在的準則去回應這種事件。作為全球17萬億美元投資的一部份,這些ESG政策在用字上和良善意願上不能用以迫使企業倉卒行事,而需要通過令人信服驗證。下一個更大的挑戰很有機會是中國問題。

當緬甸的暴力、死亡人數和人道危機越演越烈時,英美已對MEHL實施制裁。同樣與公司有聯營項目的南韓鋼鐵廠Posco,已被投資者要求應像麒麟一樣撤出緬甸。

民間組織緬甸正義評論麒麟撤資行動「大膽而反應迅速」,而這訊息亦發給而軍政府。更進一步,運動發起人正要求更多的跨國公司和環球能源公司包括雪佛龍和法國的道達爾去重新評估公司在緬甸的行為、投資及參與情況。

為Norges提供建議的道德委員會指出,麒麟自經營這個聯營的第一天開始,已經知道其利潤很可能會作軍事用途。
為Norges提供建議的道德委員會指出,麒麟自經營這個聯營的第一天開始,已經知道其利潤很可能會作軍事用途。

但麒麟的大膽撒離其實有點灰色地帶,公司與MEHL的關係遠在政變出現之前已開始有問題。在上月初,挪威的1.3萬億主權基金Norges,也是麒麟其中一個最大的股東,已將公司放在考慮出售的觀察名單上。

遠在政變發生之前,一份由聯合國實況調查團公開的報告,已點出MEHL金錢支援緬甸軍隊,軍隊當時被指屠殺羅興亞人以及犯下連串令人震驚的侵犯人權事件。

直至今年一月,在兩家聯營公司暫停發放股息以後,麒麟表示公司會在今個月公布行動計劃,不過分析員相信都是如何保留這投資,多於真的撒離。政變令麒麟不得不按自己的承諾行動,不過,即使到了現在,公司最大的願望還是找另一家合作公司取代MEHL,而不是真正撤離緬甸。雖然另覓投資者是一個不切實際的期望,也很可能拖延多一年以上。

為Norges提供建議的道德委員會,就此給予了一個毫不客氣的結論。委員會指出,麒麟自經營這個聯營的第一天開始,已經知道其利潤很可能會作軍事用途。

分析員相信Norges的結論在這個對ESG敏感的年頭,將會有很強的影響力,特別是對那些較缺乏資源作同等深度篩選的公司而言。在麒麟的主要投資者中,不少在管理上都很著重ESG,公司最大的股東貝萊德也是其中的表表者。

麒麟這非常錯誤的處理方式,令其他公司明白到處理緬甸的問題必需非常小心。即時斷絕任何涉及緬甸經濟控股有限公司的連繫是相當要緊的事。

但麒麟也不可以將這種由ESG所推動的投資方向解讀成只有撤出緬甸才是「正確」的選擇,但實情是,單是留在緬甸並繼續從事生產已經有問題。

在有在緬甸投資的日資公司中,尚有不少是與軍方全無關連的。它們可以辯解,繼續經營不但大大改善當地人的生活,當政變完結後,他們的營運更能幫助走出經濟深淵。

企業能否分辨如何進退才對緬甸最好,是ESG是否成熟的一個考驗。

作者:《金融時報》亞洲商業主編Leo Lew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