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專欄|新加坡禁後生仔「炒散」

·4 分鐘文章
近日,在獨裁式民主治下的新加坡近日推出了一條新規定,所有新的私人司機都需要30歲或以上。
近日,在獨裁式民主治下的新加坡近日推出了一條新規定,所有新的私人司機都需要30歲或以上。

又是一個典型的炎熱星期三,在新加坡的我跳上冰凉的的士後座,發現了有點特別的事情:近來,所有我遇上的司機好像都比平時的年紀要大。

下載Yahoo財經APP

美股、外匯、加密貨幣免費即時報價,自選投資組合獲取相關新聞提示。

「是我想多了嗎?」我問了一下正在接載我的六十多歲司機。原來不是我的幻覺。近日,在獨裁式民主治下的新加坡近日推出了一條新規定,所有新的私人司機都需要30歲或以上。

很多公司指這改變是環球對出租車司機最嚴格的規定,但對的士業和我面前的司機來說卻是喜訊——那種對任何事情都有堅實看法的年長新加坡男人,包括中美貿易糾紛、哪裡有最好吃的胡椒蟹,以至總是對超速有一份不能原諒的執著。跟「的士大叔」搭一程,是每個剛踏出樟宜機場冷氣大堂的旅客的指定動作。

「有那麼多後生在開車,就代表我要工作更長時間,但換來更少收入。」我的司機說。他頓了一下,補充道,「他們也開得太危險了,太快!」

新加坡是一個大大受惠於零工經濟的城市,特別是在疫情期間。東南亞的手機程式Grab,也是為這個城市提供電召車的主要程式,準備以破紀錄的高價跟一間空頭支票公司一起上市。這是新加坡其中一個最大的初創成功故事。

但這個針對年齡的新規定,在過去幾個月效果開始變得明顯,也點出了零工經濟的一個弊病。政府開始擔心年輕人長期沒有一份全職和專業的工作,數以年計地留在散工職位,結果影響了他們長遠的事業發展。

越來越少年輕人向這計劃供款,這方興未艾的零工經濟環境可以威脅到當地偏高的自置房屋比例,以及慷慨的福利,這個新加坡賴以確保國民對政府維持相對高的滿意程度的方式。
越來越少年輕人向這計劃供款,這方興未艾的零工經濟環境可以威脅到當地偏高的自置房屋比例,以及慷慨的福利,這個新加坡賴以確保國民對政府維持相對高的滿意程度的方式。

以新加坡來說,這改變撼動了當地自1965年獨立以來所小心地建立的城市國家制度的核心。現代新加坡的開國者及大家長李光耀說過:我最擔心的就是自滿。當事情自然地越變越好,人們就會想工作更少而獲得更多。」

這種對自滿的擔心,就可演繹成年輕人只願從事散工式工作,例如開的士,而不願從事人工更高的全職工作。這對執政人民行動黨更顯得尤其重要,因為它們正面對一個支持度下跌的人口組成。去年七月,這黨只獲得有史以來最低的支持選票。

「年輕人太習慣選擇彈性上班時間,而不願到辦工室從事朝九晚五的好工。」一個的士司機這樣對我說,「這種工作應該留給我這種五十多六十歲、已被裁走的人,或沒有技能在辦公室打工的人。」

行業團體包括國家私人出租車協會表示,新規定可鼓勵年輕年爭取更多工作經驗,「這可增加他們的技能,為他們提供更長遠的工作前景。」

我在另一次的士車程中,訪問過一個看起來較年輕的司機,想知道他有否受到新規定的影響。他原來剛滿32歲,並表示他會繼續當司機,「但我一些較年輕的司機朋友感到很氣憤。」他說,因為很這種司機都以開車去幫補本身低收入的情況,也有人是在讀書,希望靠開車幫補。

還有另一個政府提高職業司機最低年齡的原因。很多司機告訢我,散工們可獲豁免在中央公積金計劃中為房屋及退休計劃供款,而這是這國家的社會保障儲蓄計劃。這中央公積金戶口可以因為房屋首期至退休收入等各種原因而提取款項。

但當越來越少年輕人向這計劃供款,這方興未艾的零工經濟環境可以威脅到當地偏高的自置房屋比例,以及慷慨的福利,這個新加坡賴以確保國民對政府維持相對高的滿意程度的方式。

這平衡令人民行動黨可以自獨立以來維持執政地位,同時可以維持一個穩定、商業友善的環境,令市民可以安全,維持小康,以及最重要的是,令他們願意避開這國家嚴格的政治紅線。

在這零工經濟時代裡,這裡的市民似乎要面對「年齡」這一條新的紅線。

作者:《金融時報》駐新加坡亞洲科技記者Mercedes Rue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