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專欄│超級聯賽是對足球的背叛

·4 分鐘文章
Soccer Football - Champions League - Quarter Final Second Leg - Liverpool v Real Madrid - Anfield, Liverpool, Britain - April 14, 2021 Real Madrid's Casemiro in action REUTERS/David Klein
這個聯賽的最大影響將會是摧毀兩個屬於足球的核心價值:比賽和傳統。足球最重要的承諾就是——波是圓的,誰都有機會贏——現在卻被打破了。入不了圍的球隊永遠都只有低級聯賽的資格。密西根大學體育經濟學家Stefan Szymanski警告:「這對歐洲球壇將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大眾對所謂『超級聯賽』已期待了一段時間,就是讓一些歐洲具領導地位的球隊離開自己國家的本地聯賽去作賽,但事情沒有成真。」記者Arthur Hopcraft 在1968年時寫到。

下載Yahoo財經APP

美股、外匯、加密貨幣免費即時報價,自選投資組合獲取相關新聞提示。

自那時開始,超級聯賽常常引起辯論,但從未試過像本周般認真。但願這個將12個頂尖脫出原本聯賽的建議再一次失敗。這個計劃是一種背叛,要知道一個足球球會的價值是遠高於賺錢的。

若能更經常看見巨人對賽如巴塞對曼聯是有趣的。即使這樣,也沒幾多個粉絲的建議中的聯賽表示興奮。這計劃裡沒有對足球的愛,只有錢作怪——一堆私募基金在那裡晃來晃去,而摩通已承諾支付32.5億歐元的「基建特惠金」作為一筆「迎新贊助」。

對擔心因疫情而虧損的球會來說那實在吸引。而對一些班主,特別是美國人例如利物浦的John Henry,以及曼聯的Glazer家族來說,他們只會對如何將利潤最大化感與趣。他們只想將美國封閉式聯賽的模式引進歐洲球壇。

聯賽的利潤大部份只會令富者越富:球員、代理人和老闆,但不會用在改善球賽上。直至90年代以前,球會相對來說只有微薄的收入,但當時的賽事卻緊張刺激。

超級聯賽的野心有限。這不是一個「歐洲」聯賽,直至目前,德國的大球會和巴黎聖日門也沒有加入。這也並非「超級」水平,連阿仙奴、熱刺和米蘭這些水平低下的球隊也有份。而且他們的目標是與本地聯賽並行,可能在周中比賽。足球的環球黃金時段——周末下午,會繼續留給本地聯賽。

這個聯賽的最大影響將會是摧毀兩個屬於足球的核心價值:比賽和傳統。20隊中不論其表現,其中15隊已保證獲得「創辦者」的資格。這相當於差不多將所有其他的歐洲球會永遠摒諸門外。足球最重要的承諾就是——波是圓的,誰都有機會贏——現在卻被打破了。入不了圍的球隊永遠都只有低級聯賽的資格。密西根大學體育經濟學家Stefan Szymanski警告:「這對歐洲球壇將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一個封閉式聯賽也會破壞了球迷文化裡所崇尚的傳統,這一個很獨特的樂趣來源。人們自孩提至老死,一生也會觀看穿著相同顏色、通常在相同球場、踢相同的比賽、與相同的隊伍作賽。生命中所有東西都會改變,除了球會傳統。

相信部份粉絲不會追隨他們的球會進入新世界。每場比賽都會觀看的死忠粉絲始終相對較少。說到底,這個超級聯盟的底線阿仙奴對米蘭也不是甚麼不容錯過的賽事。

而這個不值錢的行業想要賣出個好價錢來其實也是可笑的事。足球界最賺錢的球會巴塞隆拿在疫情前的年收入近10億美元,其實只相當於蘋果的0.4%。

傳統來說,球會不會視自己為一門生意。英格蘭足球總會曾禁止球會老闆從投資中獲取利潤。背後的原因是要確保球會在「真心熱愛足球的人」手上。很可惜,這規則已在80年代初廢除。

球會要知道自己的位置。他們不是賺錢的公司,反而更像博物館,是一個有公眾凝聚力、為社區服務的機構,同時會保持一定的財政能力。這超級聯賽肯定不是這麼一回事。

作者:《金融時報》生活與藝術專家作家Simon Ku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