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評論|西方企業對中國患上斯德哥爾摩症

·4 分鐘文章
不少西方企業,在公在私也有代表這個綁架他們的政府近行遊說工作。但其中一些公司仍被懲罰。最近,包括H&M和Nike,就為拒絕使用涉嫌在中國西部由維吾爾回教徒囚犯勞動力所生產的棉花,而被國家動員進行消費杯葛行動。
不少西方企業,在公在私也有代表這個綁架他們的政府近行遊說工作。但其中一些公司仍被懲罰。最近,包括H&M和Nike,就為拒絕使用涉嫌在中國西部由維吾爾回教徒囚犯勞動力所生產的棉花,而被國家動員進行消費杯葛行動。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起源,來自一場於1973年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發生的可怕劫案,意指一群人原本是被綁架的受害者,卻對綁匪產生信任、親近和同情的感覺。對很多企業以至一些政府來說,當他們要面對中國共產黨時,也會出現類近的情況。

下載Yahoo財經APP

美股、外匯、加密貨幣免費即時報價,自選投資組合獲取相關新聞提示。

近日,我應一批在港工作國際商界行政人員的邀請,出席一場關於北京對香港最後一分民主和言論自由毀掉的討論會。數個來自民主社會的管理人員視出版自由為其最大的敵人。對他們來說,在這個國際最具活力的金融中心裡,人們的權利和自由被蠶食並不是問題,最大的問題是討厭的記者竟然將這情況一直報導出來,令總公司停止在這城市裡的投資。

將在中國成功而賺錢的合營公司說成是人質感覺上好像有點奇怪。但在他們的日常營運上,大部份這些公司都面對被侵權、難以預測且剝削性的政策、被秘密警察入侵性地監視,更會因為普通的商業糾紛,而面對禁止離境以至員工被捕的威脅。

因為北京曾因為一系列不同類型的政治性冒犯,而對非常多的公司以及國家作出懲罰,由在市場推廣上用上達賴喇嘛的語錄,至避免使用涉嫌由被剝削勞工所採收的棉花,很多國際企業在中國感覺也像人質一樣。但他們卻更傾向責怪自己國家的政治人物、傳媒或人權組織去跟綁架他們的中國對著幹。包括福士、蘋果、星巴克、Nike、英特爾、高通、通用汽車和H&M等企業全都依賴這個龐大而增長中的市場。不少西方企業,包括上述的其中一些,在公在私也有代表這個綁架他們的政府近行遊說工作。

但其中一些公司仍被懲罰。最近,包括H&M和Nike,就為拒絕使用涉嫌在中國西部由維吾爾回教徒囚犯勞動力所生產的棉花,而被國家動員進行消費杯葛行動。

對那些太倚重中國業務的公司來說,很不幸地,單單對維反人權、不公平商業競爭和政治干預表示沉默,已不足夠。假如你想在現在中國賺錢,你要跟共產黨統一口徑,誇張起彰顯自己的忠誠,並在全球協助其政治宣傳才可以。

在去年的一場演講上,國家主席習近平已清楚表明,他希望增加這方面的效益,說共產黨「必定要加強國際生產線對中國的依賴」,以達至「強力反制和震懾的作用」。

世上不少地方都奉新西蘭政府為進步主義價值觀的楷模,但當面對中國,其號稱「獨立、價值主導」的外交政策便看似被恐懼和貪婪蓋過了。
世上不少地方都奉新西蘭政府為進步主義價值觀的楷模,但當面對中國,其號稱「獨立、價值主導」的外交政策便看似被恐懼和貪婪蓋過了。

環境、社會及公司管治(ESG)運動正席捲全球,令很多西方國家企業在中國面對更大的困境。當面對美國國務院、加拿大議會、荷蘭和英國已正式將新疆的情況形容為「種族清洗」時,這些國際企業又會採取甚麼ESG政策?當達美航空一邊反對喬治亞州選舉改革法案,一邊與一個被指在新疆「採取種族清洗措施」的政府合作,佛羅里達州參議員馬克羅魯比奧指控這航空公司達到「偽君子的新高點」也不無道理。達美航空是國企中國東航的股東。

出現斯德哥爾摩症的病徵和偽善的,不單是企業。世上不少地方都奉新西蘭政府為進步主義價值觀的楷模,但當面對中國,其號稱「獨立、價值主導」的外交政策便看似被恐懼和貪婪蓋過了。

即使在中國因對澳洲實施非官方制裁,以報復其膽敢呼籲就肺疫真正源頭之前,惠靈頓政府已盡力不開罪北京。新西蘭總理更就五眼聯盟——這個自二次大戰以來、英美加澳紐五國組成的交換情報組織——提出質疑。可以想像,其目的在為求向中國市場多賣點奶粉吧。

此舉令西方國家的政府大吃一驚,相反中國官媒則如獲至寶。新西蘭以至其他政府似乎忘記了:默默答應綁票者的要求只會鼓勵他們虜掠更多的人。

作者:《金融時報》亞洲主編Jamil Anderli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