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rdon Mathews:留港教書,記得每天真誠活着的感覺

端傳媒記者 李慧筠 發自香港
·3 分鐘文章

最近,Gordon Mathews(麥高登)收到許多記者的邀請。在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辦公室裏,他聳着背、瞇起眼查看一封封電郵,「我不應成為新聞,因為香港變成一個相當奇怪的地方,我才成了新聞。」

引發一陣報導旋風的,是他留港續任的決定。2020年夏天,國安法生效前,他曾有退休離港的想法。今年2月初春,他在個人臉書寫下數百字,分享他決定留港,並已跟中大續約三年,以研究教授的身份收取半職薪酬授課。他在帖文解釋,留下來是想繼續教書,見證指導的學生畢業,他也提及自己希望和前中大教師、妻子Yoko一起以力所能及的微小方式去做事,“keep Hong Kong Hong Kong”。帖文很快引發了二千多次讚好,不少人留言道謝:「謝謝你和香港人、香港的學生站在一起,Gordon教授。」

「一個老教授說,嘿,我不會退休,並會延長合約三年。以前你可能會有10個人回應一下……」坐在辦公室裏,他哼出招牌的高亢笑聲,好不容易平復下來。最初收到這些祝福和道謝,他只感覺難為情,「 我只是簽了一張該死的合約。」

訪問前一晚,Gordon敲鍵盤作曲至凌晨兩點半。社交媒體重歸平靜時,他上載新樂曲 White terror,只有寥寥數十讚好。「沒人喜歡我的音樂!」他玩笑着哀嚎起來。他一般不為自己寫的樂曲命名,卻為最新一曲取名White Terror——白色恐怖,這既是香港的現況,也是他對自己一身膚色的反省。「我總是留意,別人有興趣知道我在做什麼,有多少是因為我身為白人的緣故?你需要意識到白人的殖民統治,掌管世界長達500年。」

他也記得,在那則熱門的Facebook帖文裏,芸芸感激之辭中,有人向他潑冷水,「你有被捕過嗎?」

香港風雲變色,重大抉擇逼在每個人的眉睫。在繁複討論中,Gordon梳理出一條條線頭——生命軌跡和日常選擇背後,仍然存在國族、年紀、階級和資本的分野。他會猶豫年紀大了,佔着年輕教授的位置不好吧?他也想,在香港,教授的待遇有點過於優越。他今年65歲,做學問,也用學問審視自身,離開也好,留下也罷,唯一不變的,是批判和自省。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408-hongkong-gordon-matthews-profile-feature/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