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總裁被世行點名 指其曾為提高中國營商環境排名向工作人員施壓

·6 分鐘文章

【彭博】-- 世界銀行周四點名現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的格奧爾基耶娃,稱她曾在就職該行期間為提高中國在《營商環境報告》中的排名而施加了壓力。

格奧爾基耶娃表示,她不認同這一調查結論;相關報告由世界銀行所聘外部律師事務所編寫。

世界銀行在華盛頓發布聲明稱,對《營商環境報告》進行調查後發現存在嚴重道德問題,故決定徹底放棄該系列報告。

世界銀行去年12月公佈評估結果稱,在2017年10月發布的2018年報告中,中國的排名本應該下降7位至第85位,而不是維持在第78位。

「2018年《營商環境報告》裡中國數據的調整似乎是銀行領導層對報告編制團隊施加的兩種壓力的產物,」世行周四在報告中表示。該行稱,格奧爾基耶娃與一位顧問一起「施壓」,要求「對中國數據點進行專門調整,就在中國料將在世行增資中發揮關鍵作用的同一時間努力提高該國的排名」。

「根本不認同」

在被選中接替拉加德擔任IMF總裁之前,格奧爾基耶娃是世界銀行執行長。IMF是世界銀行在布雷頓森林體系上的合作伙伴。

「數據違規調查涉及我在世界銀行2018年營商環境報告中的角色,我從根本上不同意它的結論和解釋,」格奧爾基耶娃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已經就此事向IMF執董會進行了初步匯報。」

知情人士稱,在消息公之於眾前,格奧爾基耶娃已在周四一個會議上告訴IMF執董會,即將有這麼一份報告發布,但她將繼續照常工作。

上述因事未公開而不願具名的人士稱,雖然報告所指控之事發生在她就職於世界銀行期間,但已經傳達至IMF執董會道德委員會。這個委員會的成員包括巴西、法國、俄羅斯、英國的首席IMF代表——即執行董事,以及一名代表伊朗、摩洛哥和巴基斯坦群組的官員。

美國的反應

負責美國與IMF和世界銀行之往來的美國財政部表示,其正在評估調查報告。美國因其掌握的投票權,在這些機構的決策中扮演著特別重要的角色。許多共和黨議員本已反對加大對世界銀行和IMF的支持,周四的消息可能會再次引起共和黨的批評。

「調查結論很嚴重,財政部正在分析該報告,」財政部發言人Alexandra LaManna說,「我們的首要責任是維護國際金融機構的清正。」一位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之後也表示,這份報告令人不安,美國當局致力於維護IMF等機構的清正。

據知情人士稱,格奧爾基耶娃周五料將在IMF全員會議上談論世界銀行這份報告。IMF一位發言人表示,該論壇原本打算在其與世界銀行下個月的年度會議召開之前討論IMF的政策優先事項。

調查報告由世界銀行執董會道德委員會委聘的律師事務所WilmerHale制作。調查結論周三通報了世界銀行執董會,並獲得後者批准發布。

詳細敘述

WillmerHale的報告說,在2017年年中至2018年4月,世界銀行管理層備受有關增資的「敏感談判之折磨」,而中國當時對增資將導致其所有權占有率被如何重新計算「感到擔憂」。

WillmerHale說,當時世界銀行的最高領導人行長金墉與格奧爾基耶娃一起負責談判,兩人都在面談中指出了圍繞這一進程的緊張局勢。

報告稱,在此背景下,中國官員一再告訴金墉和其他世界銀行高級官員,《2017年營商環境報告》未能反映出中國的改革。報告顯示,隨著2018年報告草案將顯示中國排名下降的情況變得清晰起來,工作人員討論了把台灣和香港數據納入中國內地評分的選項。

在2017年10月18日的一次會議上表示自己現在主管此事的格奧爾基耶娃,出於政治原因排除了納入香港數據的可能性。WillmerHale的調查顯示,格奧爾基耶娃要求一位「Djankov先生」指導《營商環境報告》的最終發布,他與該部門合作「確定了對中國數據的調整,而這些調整會提高中國的得分」。

格奧爾基耶娃的角色

報告稱,在找了一番不會同時改變其他國家評分的數據點——例如加大主要城市的權重——之後,官員們得出結論,調整中國的「法律權利指標」是一個「理想工具」,這得歸功於對中國法律之影響的不同專家觀點。調整這一評估幫助中國保住了之前的排名,然後Djankov授權發布了。

評估認為,格奧爾基耶娃在中國數據變化後採取的行動證實了她有參與。WillmerHale指出,在中國數據調整之後,她感謝了負責發展經濟學的高級董事「為多邊主義作出自己的‘貢獻’」,並在《營商環境報告》報告發布之後的那個周末,就報告管理人解決中國問題一事上門致謝。

報告顯示,WillmerHale「沒發現」金墉曾直接下令對中國數據進行非法修改的證據,不過《營商環境報告》管理人表示,「很明顯金墉辦公室的助手在代表他行事。」

《營商環境報告》在新興市場的分量很重,各國政府經常用自己在報告中排名的上升來吸引外資。但近年來,這份排行榜公正與否受到熱議。2018年,時任世行首席經濟學家的Paul Romer在對報告中智利的排名變化提出質疑後辭職。

WillmerHale的調查還研究了關於沙烏地阿拉伯、阿聯酋和阿塞拜疆的評分問題。

世界銀行周四表示:「在回顧了迄今為止手上所有有關《營商環境報告》的信息——包括過去的評估結果、審計和今日代表執董會發布的報告——之後,世行集團管理層已決定終止《營商環境報告》。」

這些年來,IMF和世界銀行碰到過多次道德問題。在被控在紐約一間酒店房間實施性侵之後,前法國財政部長卡恩在2011年辭去IMF總裁一職;不過性侵案最後撤訴。2007年,因為參與安排女友的加薪和晉升,世界銀行行長沃爾福威茨下台;沃爾福威茨原是布什政府的五角大樓高級官員。

在拉加德執掌IMF期間,巴黎一家法院於2016年裁定,她在近十年前擔任法國財政部長期間對一宗數百萬歐元爭端的處理上,失職罪成立。不過她未遭受罰款或監禁,後來還成為了歐洲央行總裁。

原文標題IMF Chief Called Out on Pressure to Lift China Ranking in Report

(增加最後一個小標題下的更多細節內容)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