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rie放棄做律師 父母冷嘲熱諷

東方日報
·1 分鐘文章
J.Arie
J.Arie

歌手J.Arie(雷深如)日前接受電台專訪,剖白由港大法律系「才女」,為新歌《陰陽道具》而變成「性女」的經過,她說:「我好鍾意人封我做性女,想做好耐!2016年有首歌《天秤先生》想用性做題材,但有公司就有掣肘,認為女歌手要斯文。」

她坦言試過收入不穩定:「以前或者1個月有幾千蚊收入,但舊年全行都停,試過戶口得番80蚊,依家做歌,每首成本起碼10萬。」又稱父母不滿她放棄做律師,試過出言「潤」她:「你睇吓細佬做咗律師幾開心,要唔要塞幾千蚊畀你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