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不能打救全部女性 得先消除性暴力

·2 分鐘文章

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於今年3月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行第65屆會議,並以「女性充分有效參與公共生活和政策制定以及消除暴力」為主題。主題看似是兩部份組成,但筆者認為主題他們有著不可劃分的關係。一如聯合國大會主席博茲克爾(Volkan Bozkır)所言,如無法消除對女性的暴力,就不能保證女性能充分有效參與公共生活和政策制定,而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也就不可能實現。

新式性暴力 有人以為#MeToo運動後,世界關注婦女面對暴力和性騷擾的情況應已大為改善。但聯合國估計全球有35%的女性,在一生中曾遭受不同形式的身體或性暴力─所謂「暴力」,不單涵蓋強姦或性侵等肢體暴力,還包括性騷擾、迫使墮胎等違反女性本意的行為。所以女性受到暴力對待絕非戰亂或發展落後地方獨有,身在香港的我們,或多或少也曾遇過各類性騷擾:刻意的肢體接觸、不雅笑話、性暗示、以至偷拍等等,而這些性騷擾亦會在職場發生,並牽涉職場權力,有些個案的加害人可能是當中掌權者,處於弱勢的女性在權衡後,往往選擇啞忍。 近年更盛行至互聯網和社交平台的變種性騷擾,例如具性意味甚至威脅性的電郵和訊息、向女性發送性器官或裸露照片、散佈私密影像等。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於今年2-3月的一項問卷調查就發現,超過52%受訪者表示曾被偷拍;有23%人更被威脅及勒索散播其私密影像。

沉默的原因 這些統計數字其實已經相當誇張─別忘了不少女士因為各種原因,一般甚少向他人透露遭暴力之經歷,統計數字往往比實際來得低。而女士的「沉默」往往是因懼怕受到「二度傷害」:來自家人、朋友、同事的怪責、不體諒與異樣目光,令她們更不願將「醜事」公開。 女性性暴力絕非杯弓蛇影,我們不能沉默轉身,不分男女,唯有看見問題,說出問題,才能真正改善問題。不論程度深淺,是言語還是動作,對女性性暴力我們絕不容忍。也只有建立女性能安身立命的社會,才會有兩性平等,而互相尊重的發展空間。 Text/ 楊建霞 Image/ 〈危險的她〉劇照, freepik 延伸閱讀:2011 VS 2021香港10年前的婦女發展目標今天做到多少?

楊建霞 現任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總幹事,先後於商界及社福界工作,歷任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執行委員會委員、婦女事務委員會委員、團結香港基金顧問等,一直關注婦女事務與相關議題,關心社區,致力推動社會效益。

相關文章:

菲律賓版#metoo抬頭!#HijaAko撐女性 穿得性感不是引人犯罪的借口

Emma Watson成立免費法律諮詢熱線 讓英國女性不再啞忍職場性騷擾

麥明詩金句連發 霸氣回應林作性別歧視發言:「陰道不比陰莖弱!」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