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NA疫苗技術有加持?諾貝爾醫學獎落誰家今揭曉

·3 分鐘文章

(法新社斯德哥爾摩4日電) 在全球仍籠罩於COVID-19疫情陰影之際,2021年諾貝爾獎頒獎季今天起由醫學獎打頭陣,替為期一週的年度盛事拉開序幕,mRNA疫苗和免疫系統研究先驅都是醫學獎熱門。

諾貝爾獎是依瑞典炸藥發明人諾貝爾(Alfred Nobel)的遺囑所設,1901年開始頒發,今年是120週年。醫學獎得主將於台北時間今天下午5時30分出爐,明後天將陸續公布物理學獎和化學獎得主,萬眾矚目的文學獎及和平獎將於7日和8日揭曉,瑞典央行創設的經濟學獎則要等到11日才會揭曉。

接受法新社訪問的幾名專家表示,乳癌治療出現突破性進展、風濕病新療法和表觀遺傳學、細胞黏附和抗生素抗藥性等研究,今年都是獲獎選項。

隨著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持續延燒,今年諾貝爾醫學獎特別引人關注的兩位學者是匈牙利裔美籍生技科學家卡林柯(Katalin Kariko)和美國科學家魏斯曼(Drew Weissman),同為賓夕法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教授的兩人是研究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的先驅。

卡林柯和魏斯曼2005年發表的研究,奠定這次輝瑞/BNT(Pfizer/BioNTech)以及莫德納(Moderna)疫苗研發的基礎,而全球目前已有超過10億人接種這些疫苗,mRNA技術也為對抗其他疾病帶來一線希望。

瑞典科學記者比約克斯騰(Ulrika Bjorksten)說:「即使有點太大膽,但若諾貝爾委員會不把獎頒給mRNA疫苗技術,將是個錯誤。」她還說,兩人的研究也是6日化學獎的大熱門。

卡林柯和魏斯曼2019年獲頒被視為諾貝爾獎風向球的美國拉斯克醫學獎(Lasker Prize)。

也有不少人認為,卡林柯和魏斯曼要想摘諾貝爾獎殊榮,可能還得經過時間考驗。

任職分析公司科睿唯安(Clarivate Analytics)的潘道貝里(David Pendlebury)說:「考慮到委員會抉擇的保守性,我不認為會是他們。當然,他們未來可能考慮(把獎頒給mRNA技術),但我對mRNA技術能在今年獲獎持懷。」

潘道貝里說,他認為醫學獎可能花落美國學者古柏(Max Cooper)和法國出生的澳洲學者米勒(Jacques Miller)。88歲的古柏和90歲的米勒發現,對人體免疫系統至關重要的白血球細胞分成兩類-B和T淋巴細胞。T細胞在對抗COVID-19免疫方面扮演關鍵角色。

其他奪獎呼聲不低的學者還包括研究細胞黏附領域的先驅,如日本細胞生物學家竹市雅俊、芬蘭裔美籍科學家羅斯拉堤(Erkki Ruoslahti)和英國生物學家海恩茲(Richard Hynes)。

研究表觀遺傳學領域的美國學者艾力斯(David Allis)和羅馬尼亞出生的美國學者格倫斯坦(Michael Grunstein)也有得獎希望;表觀遺傳學研究行為和環境如何對基因表現產生影響。

此外,美國腫瘤學家薩蒙(Dennis Slamon)和金恩(Mary-Claire King)也可能因識別乳癌風險基因獲獎,他們的研究為乳癌治療鋪路。

黎巴嫩出生的美國遺傳學家佐格比(Huda Zoghbi)發現一種基因突變,會導致罕見的複雜性神經失調症「雷特氏症」(Rett syndrome),讓她同樣有得獎希望。

多年來,英國與澳洲籍的費爾德曼(Marc Feldmann)和英國學者梅尼(Ravinder Maini)也因確定細胞激素在類風濕性關節炎扮演的角色,成為可能的獲獎人選。

也有人看好研究抗生素抗藥性的英國學者戴維斯(Julian Davies)摘下桂冠;抗生素抗藥性如今已是嚴肅的公衛問題。

2020年醫學獎頒給3名研究C型肝炎病毒的學者。獎項委員會表示,3人「對透過血液傳播肝炎(血源性肝炎)做出決定性貢獻」,使血液檢測和新藥成為可能,拯救數以百萬計人的生命。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