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of Hong Kong】三年間從撒哈拉沙漠到南北極 跑馬拉松

·3 分鐘文章

你喜歡去哪裡旅行?去日本泡溫泉吃omakase?到韓國瘋狂shopping?還是去歐遊看歷史看古蹟?

我叫 Steve,也曾經是無腳的雀仔,常常四處飛環遊各地,兩三年間便去遍世界七大洲。然而,我去的地方都是一些極地,從撒哈拉沙漠到南北極,去這些地方做甚麼?去跑馬拉松呀!

2011年,我所任的金融公司老闆在撒哈拉沙漠跑完馬拉松後回到公司分享他的所見所聞。他說很多參加者都不是最 fit 的跑手,有 80 歲的婆婆伯伯、有盲人、輪椅人士⋯⋯我聽著聽著,心頭一熱,嘩,連 80 歲的伯伯都能跑,我也可以吧?於是,我不假思索,馬上報名翌年的賽事,就這樣展開了我的馬拉松之旅。

跑馬拉松最震驚我的不只是跑步本身,而是沿途遇上的那些人,他們的故事。

第一年在撒哈拉沙漠比賽,跑到第 3 天,100 多公里之時,我遇到了一個小朋友。他沒穿衣服,只有一條短褲仔,頂著個小肚皮,跟我討了一口水喝。當時我已有點吃驚,不是吧,在這個一望無際的沙漠,他到底走了多遠才走到這裡,問我要一口水?但當時我沒多想,他喝了水,我便繼續跑。怎料,當我跑到了一座山上時,我又遇到了這個小朋友,這次他還帶了好幾個朋友來。我一心以為他們是來討吃討喝的,手已經在拿零食出來了。然而,他們沒有問我要任何東西,反而在吶喊助威,用法語為我加油打氣。

我呆住了。我為自己的先入為主感到慚愧,我從來沒有想過人和人之間可以這樣簡單。那種單純、那種快樂是沒任何物質可取替的。

衝擊我的事跡實在太多 — 在撒哈拉沙漠的時候,我見到幾個法國消防員,夾手夾腳用特製輪椅推著傷殘人士跑馬拉松。天呀,我一個二十多歲的人自己跑200多公里都筋疲力盡,更何況要推著別人跑?我當時不明白,這麼辛苦,到底他們為何要堅持呢?

幾年後,我乾脆把工作辭掉,放棄所謂的高薪厚職。從跑數變成跑步。搞搞馬拉松比賽又在2016年成立了「@極地同行」,組織健全和殘障人士一起跑馬拉松,就像那群法國消防員一樣。只是,推著輪椅的那些人,不是健碩的消防員,而是盲人、聾人還有學生。

這些年間,我好像解答到當年的自己,為甚麼要「攞苦嚟辛」。除了從遇到的人身上得著滿滿,更重要的是,這種人與人之間純粹的關係,彌足珍貴。香港地,不為甚麼地為別人付出的機會很少,有時想幫人別人都不想你幫。在極地裡帶著傷殘人士跑馬拉松,一起穿越極地、沙漠,一起經歷,這些都是最純粹的付出,我們所收獲的是最純粹簡單的快樂。

撰文:Janice Hui
圖片:受訪者提供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

#OnlyLiveOnce #PeopleofHongKong #超級馬拉松 #極地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