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of Hong Kong】口述影像:讓視障人士享受影視世界

·3 分鐘文章
image

你可曾想過電影中的武打場面、性愛場面等,如何單靠聲音來表達,即使閉上雙眼,也能聽得見角色的一舉一動?

「口述影像」就是這樣的一部另類影像投射器,讓你閉上眼睛,仍然「看」得見電影的場景。Dr. Leung(梁凱程博士)於 2015 年成立了香港影像口述協會,致力推廣口述影像及培訓專業口述影像員,協助視障人士透過耳朵聽見世界的更多姿彩。

Dr. Leung 本是大學講師,教授英文,在教學過程中發現口述影像的研究大多來自國外,相關的中文研究則十分缺乏,加上她參加過口述影像工作坊、擔任視障陪跑員等的經驗,令她更決心要在香港發展口述影像,幫助視障朋友,於是便毅然辭去大學的工作,遠赴英國修讀相關博士課程,回港後便著手成立香港影像口述協會

image

口述影像並非單純描述畫面,而是需要根據一套專業的守則,在對白和對白之間加入口述,務求準確地把對白以外的影像,以聲音傳達給受眾。口述對於人物穿搭的描述要客觀,例如不應描述主角是「靚女」,而應該直接描述主角的實際穿著,為視障人士保留一個評價的空間;但對表情,則是靠口述員理解上文下理出合理判斷後,直接道出角色所表達的情緒。

Dr. Leung 說,曾經有視障人士「看」過其他口述作品後感到困惑,例如當中講述角色表情為「兩眼放空,嘴角微微張開」,這樣的描述並無助視障人士理解電影的內容,「到底佢係無奈到張開嘴?定係唔開心?抑或是驚訝?」當視障人士需要花時間去思考表情背後的情緒,無法跟上劇情發展,便會反倒窒礙其理解。口述員應該直接道出角色當刻露出的是「驚訝的表情」,說明情緒,才能正真幫助受眾理解作品。

一些特定類型的作品更加需要用上其他技巧,例如性愛和武打場面。他回想曾經翻譯郭富城主演的《父子》,當中有不少性愛場面,在處理這種作品時,口述員必須注意自己的聲音語氣必須放輕,令視障朋友能夠投入在電影的浪漫之中,又要被聽眾分別得出是口述,實在一點也不簡單。

image

疫情下,視障人士無法外出,這些口述電影,就成了他們的唯一娛樂。協會在疫情後集中製作口述錄音,提供給視障人士在家收聽,讓即使不到影院,也能夠享受影視之娛,Dr. Leung 說,有不少的視障朋友都向她反映自己非常欣喜及感激,能夠在苦悶的抗疫生活中得到娛樂,甚至會找她一同討論劇情,評論角色。在被局限的世界,他們探索出屬於自己的無限。

協會所做的一切並非為視障人士設立專屬的空間,而是協助他們生活在大同世界 —— 視障人士亦和常人一樣到戲院買票、選擇位置的權利,只是他們多了一個耳機,多了一位口述員在旁,Dr. Leung表示,這就是協會致力推廣的「真正的共融」。

image

撰文:朱僑生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

#OnlyLiveOnce #PeopleofHong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