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of Hong Kong】寵物救護,每分每秒都至關重要

·3 分鐘文章
image

「我想為動物做多一點,因為自己經歷過徬徨無助的時刻,不想其他主人有與我同樣的遭遇。」

我是黃錦鏘,是一個寵物救護員。十年前,我養過一隻貓,牠叫Misu。牠的毛色很美,性格高傲又不親人,經常咬我抓我,但我依然很喜歡牠。即使事隔經年,和牠相處的點滴仍舊記憶猶新。牠離開我的那天,還恍如昨日。

那時是凌晨時分,夜闌人靜,Misu 突然不停地喊叫,開始抽筋,拼命地想爬到籠子,但後肢卻不能動彈。我抱起牠時,牠已開始失禁。自尊心強的牠,馬上別過臉,不想讓我看到脆弱的一面。當時我根本不知道香港有寵物診所可以提供夜診服務,只好致電給日間診所護士,但她說要明早才能見醫生、才能作診斷。徹夜未眠,我陪著 Misu 捱過這難熬的夜晚,翌日一早就請假,帶牠到診所門外等開門。醫生檢查過後,斷定 Misu 是急性腹膜炎發作,已經過了黃金救治時間,手術成功機會只有兩成,即使手術成功也要切除後肢,餘生都要使用特別訂製的輪椅。

我面前有兩個選擇,做手術,或讓牠安樂死。我不知道甚麼才是對的決定,但以我對 Misu 的了解,讓牠離開,牠會好受一點。醫生讓我到手術檯前,跟Misu相處最後十分鐘,我摸摸牠,輕聲說:「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做錯,希望我們在天家會再相見。」牠似乎能聽明白,閉上眼睛,流下眼淚。事後有朋友跟我說,Misu 的情況若得到即時救治,不會走到這一步。這件事,是我心中永恆的刺,對我傷害很大。所以當有朋友告訴我,有私人機構在籌建寵物救護車隊、招募寵物救護員時,我二話不說就去考證書並應徵。

作為寵物救護員,我的職責是在接到求助電話後駕救護車趕到現場支援。所接過的個案,貓狗的病況通常都已很惡劣,例如嚴重脫水、多處骨折等,需要為牠們進行即時護理、提供氧氣,然後儘快送到鄰近的診所進行救治。面對寵物突然病發,尤其深夜時分,主人往往會不知所措,甚至情緒失控,幾十歲的大男人,都會在我面前崩潰痛哭。我曾親身經歷,身同感受,因此我會盡量安撫他們的情緒,為寵物提供協助。

處理過的個案,寵物多能化險為夷。但試過有一次,我為剛失去呼吸的金毛尋回犬做急救,用盡全力,做了很多組心肺復甦,都未能挽回牠的性命。我低落過,也曾懷疑自己的價值。但梳理好情緒,轉念一想,尚有很多寵物需要我去幫助。想起每一次成功的救援、想起每次主人說「幸好有我們」的時刻,我又再重拾動力。這是這份工作最大的意義。

現時寵物救護車沒有特許權,不能響燈、超速、衝交通燈。趕往現場時,偶爾會有私家車司機主動讓路,甚至會向經過的我們豎起大拇指作鼓勵。但依然有人會認為我們沒有閃燈,就不是在進行緊急救援, 對我們有誤解。

寵物跟人一樣,都有生命,我很希望未來,會有更多主人知道我們的存在,寵物救護車可以多一點特許權,這樣才能避免延誤救治的悲劇再度發生。


撰文:Ali Mok
圖片:Ali Mok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
#OnlyLiveOnce #PeopleofHong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