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of Hong Kong】為了拍一隻貓頭鷹 我可以 12 個小時不吃東西

·3 分鐘文章

我是 Daphne,今年 23 歲,現在是生態攝影師及紀錄片製作人。

喜歡大自然,是因為從小爸媽常帶我去行山,每年總會去幾次米埔、濕地公園和南生圍,那時他們給我一部傻瓜機,於是我懵懵懂懂地開展了我的「攝影生涯」。 以前在香港,都是一個人出外拍攝,到大學時在英國修讀海洋與自然歷史攝影,才發現世上原來有班與我志同道合的人,會和我一齊癲 —— 一班人圍著生態動物不停看、不停影、一起討論自然歷史……

提起生態很多人會想起外國的電視節目,但其實香港的生態也很豐富,只是常被人忽略。我的畢業作品選擇以紀錄片形式,探討香港中華白海豚所遇到的困境。為了這部作品,我前後共花了五個月拍攝,試過出海 30 天,最終只有 3 天成功拍攝到海豚。最讓我難忘的,是拍攝那年的冬天只有 7 度,船上超級大風,最後還下雨,海豚研究人員在甲板上坐也坐不穩。

雖然拍攝過程很辛苦,但能讓更多人知道香港有這麼漂亮的海豚,一切都很值得。

這部《白海豚失樂園Breathing Room》為我贏得了美國侯斯頓國際電影節Oceanography / Marine Biology 紀錄片金獎,讓我喜出望外,也讓我開展了生態攝影師及紀錄片製作人的生涯,甚至有機會參與我夢寐以求的 BBC 自然生態系列的資料搜集工作!

在BBC工作兩個月後,香港電台的製作人聯絡我,邀請我拍攝香港的生態節目。如果選擇接手,便要放棄我夢想的工作,但我一直認為香港很需要「生態攝影」。香港擁有很多多元化的生態環境,卻甚少人重視,掙扎了一下,便毅然辭掉工作回港。

在香港捕捉動物的身影不比國外容易。有次有朋友在香港的一處懸崖找到一窩香港體型最大的貓頭鷹 —— 雕鴞。我與男友待時機成熟便上山,在懸崖搭了一個凌空的隱藏點。為了不打擾那些雕鴞,我們在隱藏點足足蹲了12個小時 —— 不吃東西、不喝水、不說話。記得當晚剛好月圓,我們透過紅外線相機,成功拍攝到雕鴞媽媽帶老鼠回來,餵食給雕鴞寶寶的畫面,那個畫面非常震撼,讓我深受感動。

我想,這就是我回港投身生態攝影的初衷吧。

雕鴞算是香港大型猛禽,但卻沒有甚麼人紀錄過牠們的足跡,甚至沒有什麼人知道牠們的存在。我希望讓更多人知道,在逐漸被人類摧殘的郊野邊垂地帶,其實有與我們共存的生物。

有時候,我會覺得我們離開大自然太久了,就算遇上氣候問題亦渾然不覺。但只要你細心留意,就會發現我們的生態正一點一點的改變著。其實世界上所有東西也都環環相扣。透過生態攝影,我希望重新聯繫城市人與大自然,讓人們每做一步,都想得更長遠。


撰文:Janet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

#OnlyLiveOnce #PeopleofHongKong #生態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