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of Hong Kong】50歲才當模特兒:突然好似變回細路

·3 分鐘文章

原先我在一本周刊的飲食旅遊雜誌當副總編輯,兩年前雜誌結束,當時年屆 50 歲的我想起有行家創辦了「老正工作室」—— 本港首間銀髮模特兒經理人公司, 我問道不如我加入他們。她驚訝:「吓,你50歲啦咩?你唔好講笑啦。」

畢業以來,在多間傳媒做記者,其實我很滿足能從事理想行業 30 多年。可是,人活到半百有所反思,性格怕悶的我不禁想想下半場如何 refresh 人生。

以前我為一個機構打工,不再肩負全職工作後,意味我可以嘗試無限的工作,並為自己而活,算是一個解放。這兩年我成為銀髮模特兒,同時開展 slash 的生活,跑到美容展擔任司儀、教長者新聞採訪、在廣告和微電影演出……

老人家好似就是被社會遺忘,無論曾經幾風光,都變得沒有作為,但所謂「老正」,越老越正,年老都可以正。透過工作室培訓課程,由專業導師教我們行 catwalk、演戲,絕不兒戲。身為一個無名氏演戲,突然我好似細路哥,在一片未去過的土地體驗各種新鮮事物而感雀躍。同時,我發現演戲不易,做不到時會沮喪。現時卻有重新洗刷的感覺,重新啟動部機,相當痛快。

對幕前演出的興趣是由做飲食旅遊雜誌開始蘊釀,當時雜誌發展網上平台,要兼顧拍片,同事不肯出鏡之際,唯有我不抗拒上鏡,加上我曾經在電視台製作節目。同事平時稱我為「爸爸」,以「跟住爸爸」為名就拍攝一系列雜誌影片。

過往累積的經驗某程度是一個綑綁,幸好我沒有包袱,別人可能難以接受,放開懷抱和執着的話世界更大,外面從來沒有事情束縛你,只有自己束縛自己。即使踏遍各國介紹景點美食,我眼中的世界好仍然很大,開放心態願意嘗試,因為好渴望再看見世界多一點。如今體力的確比以往遜色,但心態可以調節,女兒甚至說我精力旺盛。我對自己說千萬不要當「廢老」,我怕連女兒都不願向我傾訴。

跳出大機構後,作為工作室的最年輕的「銀髮bb」,我外貌不夠老邁,不容易接到廣告演出。疫情下 slash 的工作不太穩定,「sometimes good sometimes not good」,人生就是如此。以前傳媒界樹大好遮蔭,我們工作的舒適圈太安穩,時移世易,傳媒化整為零,公關、宣傳、撰稿不一定是交予公司,轉落在一個個人的身上。這年的困境前所未見,或者是我們成長那個年代太美好,那現在經歷一下吧。

人生這一台戲,在生活中會飾演許多角色,從不同角色的角度瞧見不同光景。工作如是,做記者的見聞是養分,slash 總是有未知的可能性,帶我的下半場走往更遠。

撰文:思斯
圖片:老正工作室、跟住爸爸食買玩 譚偉健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
#OnlyLiveOnce #PeopleofHongKong #slash #斜槓族 #老正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