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of Hong Kong】Buber:努力咗 9 年,我終於可以話自己係一個演員。

·4 分鐘文章

鎂光燈下,穿著一身紅色旗袍的女生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輕輕吐出一句:「多謝你借個身體畀我。」演員嘴角一戚,氣氛頓時變得相當詭異。舞台上,麥詠楠(Buber)在個人賽中演活了一個被鬼上身的女生。這個帶點驚悚的表演震撼了《全民造星III》的評判,同時讓她開始吸引了觀眾的眼球。

眼大大的Buber是港泰混血兒,父母經營餐廳,家裡有她和一個妹妹。自小在長洲長大的她,童年和一般香港小朋友的截然不同——放學後,她會和同學在長洲運動場賽跑、在山路間穿插、在泳灘暢泳,讀書從來不是她喜歡的事。直到某年她被邀請到長洲太平清醮表演,自此愛上表演的感覺。

中學畢業後,她報讀了演藝表演課程,開始真正的演員生活。演員的生活不穩,曾試過半年沒回家。在學校教戲劇、演學生畢業作品、參演舞台劇,統統都是她的收入來源,東拼西湊,才勉強夠生活,甚至試過要爸爸幫忙繳房租,可是,她卻沒想過放棄。「演員呢份工,我知道自己會做到八十歲。」

愛演戲,因她喜歡在角色裡面尋找自由,「睇住個劇本,了解角色背景後,我可以好自由咁去塑造個表演。」當每個角色上陣時,不知道會跟其他人擦出甚麼火花,這種不確定性讓她著迷。支撐她繼續堅持下去的,還有在屏幕上看見自己進步的滿足感。

去年她在《全民造星3》大放異彩,即使沒走到十強,卻是少數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參賽者。其實早在2018《全民造星1》完結後,電視台推出《廣告女王》時,她已經馬上報名,並成功入圍。不過因為節目和工作撞期,無奈選擇放棄。去年,她再次報名參加《造星3》,不知道是否命運跟她開了個玩笑,檔期再次碰上劇集拍攝。這次,她選擇了放棄工作,全情投入造星。從第一個演戲表演,到被分派到林二汶導師的A組,Buber在A組參與了不少突破性的表演。關於自我成長的布偶表演《給十年後的我》、講述制度階級的戲劇《Wish》、歌唱表演《睡公主》等等,都令人印象深刻。對她來說,最具挑戰性的卻是離開造星前的最後一個表演《睡公主》。「我係演員,真係唔識唱歌㗎。」節目裡讓觀眾看到Buber的不同色彩,同時令更多人認識她的名字,這個女生,再不只是個看起來有點眼熟的新演員,而是開始讓大眾認識的麥詠楠。

最近她開始涉獵導演範疇,去年年初疫情來襲,所有工作一下子停擺,但在這段日子看似空白的時光,她選擇了繼續創作,憑著自編自導自演的短片《完全紙紮手冊》入圍了2021鮮浪潮,甚至獲得一筆資金去開拍自己的短篇電影。入行 9 年,曾參與《哪一天我們會飛》、《理想國》、《秋鯨擱淺》等多部電影、電視劇集和舞台劇的演出,儘管還是,她依然熱愛自己的工作。

她曾在一次訪問中說過:「我覺得自己乜都唔係。」當時的她看不見出口,也曾感到迷惘,但現在的她聽到同一條問題,她會聳一聳膊,輕輕一笑:「努力咗 9 年,我終於可以話自己係一個演員。」

或許城市的天空不及市郊的遼闊,但我們都可以開創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撰文:Ady Lai
攝影:Ady Lai,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

#OnlyLiveOnce #PeopleofHongKong #Buber #麥詠楠 #全民造星III #TeamAl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