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兒童】AD/HD家長大使分享 真心剖白鼓勵同路人

Michele
·4 分鐘文章
【SEN兒童】AD/HD家長大使分享  真心剖白鼓勵同路人
【SEN兒童】AD/HD家長大使分享 真心剖白鼓勵同路人

疫情下,反反覆覆的停課、復課令所有家長及學生都難以適應,其中對有特殊教育需要兒童(SEN兒童)更甚。

面對種種育兒困難及挑戰,家長之間互相支持及鼓勵十分重要。專注不足/過度活躍症(香港)協會早前舉辦了第一屆傑出AD/HD大使選舉,並選出三位照顧者為首屆大使,期望透過三位分享自身經歷過的困擾和壓力,以及如何跨越這些難關,藉此鼓勵同路人勇敢面對和尋求方法助孩子和自身走出困境。

筆者專訪其中兩位大使,分別是徐嘉輝先生,及羅凱欣小姐,了解他們各自在照顧兒子時曾經面對什麼疑慮及壓力,以及各自克服的方法。

問:請問子女在什麼時候確診為AD/HD?

【SEN兒童】AD/HD家長大使分享  真心剖白鼓勵同路人
【SEN兒童】AD/HD家長大使分享 真心剖白鼓勵同路人

徐:小朋友7歲的時候確診AD/HD,當時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於是開始看相關的書籍和上網找資料。

羅:我的小兒子在七歲的時候確診為AD/HD。其實我在兒子確診之前十分徬徨。為什麼這麼搗蛋呢?難道是故意的?還是智力問題?跟大兒子不一樣,小兒子經常坐不定,即使我叫停了,過了幾分鐘,他又會重複動作;反而確診後,我感到釋懷了,因為找到行為背後的原因,也知道幫助他的方向。

問:在你看來,AD/HD兒童及其照顧者(家長)在疫情下比其他人有更多壓力嗎?

【SEN兒童】AD/HD家長大使分享  真心剖白鼓勵同路人
【SEN兒童】AD/HD家長大使分享 真心剖白鼓勵同路人

徐:對,我相信很多AD/HD兒童的家長也體會到,AD/HD兒童十分需要戶外活動或做運動去抒發精力。可是疫情影響下,我們都留在家中防疫,不能外出,而小朋友亦因無從發洩的精力而出現更多行為問題,例如在家中跳來跳去、坐不定、不停說話問問題等等。

羅:壓力是一定有的。普通人都希望周末可以外出放鬆一下,而雙職家長更加只得周末的時候休息和陪伴子女。疫情之下,許多地方都沒有開放,而成年人也避免去人多聚集的地方,更何況是攜同AD/HD兒童呢?幾個月前的母親節,我們一家就選擇留在家裡度過,但是在家裡也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在安全的情況下,我會安排一些家務給兒子做,而他似乎也樂於執行,因為每次的任務都不一樣,例如我會讓他幫我準備食材,洗米、洗菜、處理蒜頭等等,他都樂此不疲,也讓我見到他細心的一面。

我覺得分享及抒發感受對AD/HD兒童及家長都有很大幫助,之前我跟兒子參加過一些行為治療,大家在小組分享時都不時感觸落淚。家長相互都十分理解及體諒對方,因為都十分明白照顧AD/HD兒童比照顧普通兒童辛苦。無論如何,家長都不應該把感受及壓力藏起來。

問:如果有機會,你最希望得到什麼支援?

徐:這兩年,我修讀了兒童與家庭教育文學碩士,發現國外的Parenting Training (家長訓練)對減少AD/HD兒童的負面行為有很大的正面影響。家長在訓練中學習怎樣處理孩子行為,減低將來引發出來的共生精神疾病(Psychiatric Comorbidities)例如濫用藥物、抑鬱症、焦慮症等等,所以希望香港有關當局可商討引進。

另外,作為一個全職家庭照顧者,我希望政府可提供支援給我們,減少家庭照顧者壓力爆煲而引致的家庭不幸事件。

【SEN兒童】AD/HD家長大使分享  真心剖白鼓勵同路人
【SEN兒童】AD/HD家長大使分享 真心剖白鼓勵同路人

羅:我認為學校或教育方面的支援最為急切。因為AD/HD兒童特別需要別人的協助,才能集中學習,而學校老師就成為他們最密切的夥伴。如果老師不了解AD/HD兒童,純粹認為這個學生搗蛋而責備或懲罰他們,可能會導致學生不願意上學,封閉自己。我聽過外國一個另類學習方式例子,是讓AD/HD兒童在上課期間踩住一顆汽球。這個任務的目的是讓他們雙腳不能離開汽球,也就不能離開位置,從而專心上課。而這個另類學習法也啟發到我要用不一樣的角度來照顧AD/HD兒童,我希望香港更多學校及老師都能夠明白這一點。

【SEN兒童】AD/HD家長大使分享  真心剖白鼓勵同路人
【SEN兒童】AD/HD家長大使分享 真心剖白鼓勵同路人

詳盡版專訪內容刊於第24期《親子頭條》雜誌。

想追蹤更多最新最好的親子資訊?請瀏覽我們 親子頭條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