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無Zoom日 有辣有唔辣?

·5 分鐘文章
當視像會議在去年變成人們的生活命脈時,我們花在辦公桌、或餐桌前的時間變得前所未有地長,同時要參與更漫長的會議。
當視像會議在去年變成人們的生活命脈時,我們花在辦公桌、或餐桌前的時間變得前所未有地長,同時要參與更漫長的會議。

應用程度如Zoom和Teams廣受歡迎,引起了一番關於白領心理健康的辨論。

當視像會議在去年變成人們的生活命脈時,我們花在辦公桌、或餐桌前的時間變得前所未有地長,同時要參與更漫長的會議。

雖然在家工作理論上有助改善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感到生命被燃燒卻是很多遙距工作的人真實感到的痛苦。

All Markets Summit Asia-疫風前進

近日,很多公司開始著手解決這問題。在今個月,銀行巨企匯豐為英國的員工推出不用Zoom的周五下午,讓員工可以減少在疫情下在家工作的壓力。

這實驗最後推行至整個集團的商業銀行部門,這也是銀行改變疫情後工作模式的計劃的一部份,這牽涉減少40%的辦公室樓面。

其他公司,包括環球銀行花旗,也公布了類似的計劃。花旗的新上任行政總裁Jane Fraser對員工說將推出「周五無zoom日」,並限制員工間的內部會議,嘗試減輕壓力和消耗。

但在一周中某一天全面禁止用Zoom,是否就可以針對解決在家工作員工燃燒的問題?

一周中某一天全面禁止用Zoom,是否就可以針對解決在家工作員工燃燒的問題?
一周中某一天全面禁止用Zoom,是否就可以針對解決在家工作員工燃燒的問題?

「自疫情開始後,原本以辦公室作基地的行業要應對和適應工作性質改變的事實。這導致了一系列的問題,由員工之間工作條件的差異,至不能理解企業裡的情緒和士氣。」僱員體驗平台Totem的行政總裁及創辦人Marcus Thornley說。

「視像會議因疫情而變得風頭一時無兩,而有些人認為這是在家工作最令人煩厭的一部分。」

在一篇二月份刊登在《科技、身心與行為》的同行評審文章裡,士丹福大學教授Jeremy Bailenson列出了數個視象會議較親身會議更令人疲勞的原因。不單要大量的眼神接觸,在視象會議裡構成的認知力負擔也較高,因為要花更多力量去理解一些非語言性的溝通。

若有了這份了解,無Zoom日可能是一個不錯的解決方案。「雖然我們在Totem沒有推行無Zoom日,我們明白這一做法的積極意義。」Thornley說。「對員工來說最大的好處是,他們了解到他們會有專屬的一天可以不被打擾,這可提升他們的生產力。」

「之前可能要在視象會議上出現的對話可利用即時通訊服務取代,這就可以清空日曆去專注工作。」

當我們知道將會有無Zoom日時,就可以安排一些需要專注度的工作在這天進行。因為不會被會議打斷,人們可以投入一些「深入的工作」,這是喬治城大學教授在一本同名著作裡提出的概念。

這是一種在不被干擾的情況下進行高度認知要求工作的能力,容許你在更短的時間裡讓頭腦處理複雜的資訊以,並獲得更佳的成果。現代科技,特別是一些要求我們即時注意力的應用程式,例如Zoom、Teams或Slack (WORK),限制了我們在工作時進入這精神狀態的能力。

不過,禁止用Zoom也有其壞處,包括限制了溝通。Thornley指有些僱員在無Zoom日會有少許疏離感,特別是當他們需要支援,或需要一些超越一個訊息所能提供的指導。

「不單這些,若要有一天完全沒有視象會議,可能會在其他許可的日子裡的視象會議更爆滿。」他說。「這樣工作量又再會變得難以承受,因為有無Zoom日,反而加速耗盡。「為免發生這樣的情況,企業和人力資源團隊在推行新措施時,應採用一些工具去了解員工的士氣變化,同時要明確指出在無Zoom日時他們有甚麼溝通渠道。」

另一個可以採取的辦法是在使用視象會議方面,制定一些更明確的界線。例如企業可要求員工只在某些特定目的下才採用Zoom,同時鼓勵使用即使通訊工具、公司應用程式,或電話。

「同時,管理層應定期檢視和回應有可能令團隊成員感到壓力和超出負荷的在業務裡的情況。」Thornley說。

「在可行情況下要提供更多工作的彈性和工作時間,當人們能適時離線,能大大提升員工們的士氣和身心健康。毫無疑問工作環境已改變,但企業仍可以聆聽及適應員工的需要,令他們可以在這個線上線下混合的工作世界裡取得成功。」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