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發佈自 木羽飛

  • 【與童同行】五感遊戲(木羽飛)

    自從有了智能電話,人的五感就變得愈來愈遲鈍。

    我是在山頭長大的野孩子,對於花香、水聲、鳥鳴、蟲叫等,特別敏感。有時跟孩子到大自然,她們見我左嗅嗅右碰碰,總覺得這媽媽真奇怪。我一直為沒能培養她們這種靈敏度而覺得可惜,每次窩居租約期滿,都游說她們的爸,不如試著搬到村屋去?但這對於自小在城市長大的男人來說,等同搬進深山,當然不被接納。

    雖則如此,我還是想設法讓女兒們知道,除了眼睛,我們的身體還有很多與生俱來的「天線」,給我們感應世界。最近,我們便興起玩一個叫做「五感測試」的家庭遊戲。

    這是一個新奇刺激兼老少咸宜的遊戲,玩法簡單而多變。每個回合,參加者要用眼、耳、口、鼻、皮膚,其中一種感官去猜估物件,估中的得一分,看最後誰是感官大王。

    那天三姐妹排坐在客廳中,先進行眼睛測試。我找來一個有孔的小櫃桶(其實簡單在鞋盒的一邊鑽個洞也可),然後偷偷的把各式各樣的物件放進去。四歲的老么從小孔中瞥見自己的小牙刷,興奮莫名,卻又為自己辨認不到自己的小內褲而尷尬的大笑起來。

    聽覺相對簡單,說穿了就是估歌仔遊戲,對年紀稍長的孩子,也可模倣電影配音,蒙起孩子雙眼,做出各種各樣的聲音來。觸覺則只需預備一個黑布袋,讓孩子伸手去摸。

    味覺通常是高潮所在,豉油、茄汁、牛油、醋、鹽、糖……孩子總是玩得呱呱大叫,頻叫「安哥」。後來更嚷著要互換身份,她們要當出題者,測試我和她爸的五感。看著三姐妹鬼鬼祟祟在廚房團團轉,翻看著平日甚少細味的醬料,又或趁機偷吃花生醬、果占,就想起兒時跟兄弟姐妹在廚房偷吃「好立克粉」的親密時光。

    「很多遊戲好玩過打機!」這是大女兒常說的一句話。

    是的,像這五感遊戲,只要你願意跟孩子玩,擔保你在這場「搶仔遊戲」中獲勝,遊戲機只能靠邊站!

  • 肯看書的孩子才是好孩子?

    肯看書的孩子,最好。人人都這樣說。

    學校出盡法寶鼓勵孩子讀書,老師偏愛手不釋卷的學生,家長無所不用其極要令孩子愛上書。

    這年頭,不愛看書的豆丁,甚至天生討厭書本的孩子,生活應該不怎麼易過吧!

    閱讀更多»from 肯看書的孩子才是好孩子?
  • 天份的迷思

    有一天,老闆笑口噬噬跑來送你一頂高帽,說你是全公司最有天份的員工,你的設計最得客戶垂青,於是他決定好好「栽培」你,給你更多「發揮機會」……你本來有點飄飄然,但很快就感覺不對勁了,因為你發現老闆的「賞識」帶來了永遠做不完的案子,而你的能量棒正在急速降值,天才最終變成了庸才。

    經一事長一智,自此之後,你開始讀懂老闆口中所謂「天份」的真義,你學精了,會盡一切辦法掩飾自己的「天份」,務求不被老闆發現。

    閱讀更多»from 天份的迷思
  • 天份的迷思

    有一天,老闆笑口噬噬跑來送你一頂高帽,說你是全公司最有天份的員工,你的設計最得客戶垂青,於是他決定好好「栽培」你,給你更多「發揮機會」…… 你本來有點飄飄然,但很快就感覺不對勁了,因為你發現老闆的「賞識」帶來了永遠做不完的案子,而你的能量棒正在急速降值,天才最終變成了庸才。[[MORE]]

    經一事長一智,自此之後,你開始讀懂老闆口中所謂「天份」的真義,你學精了,會盡一切辦法掩飾自己的「天份」,務求不被老闆發現。

    這情節,對於在職場打滾多年的我們來說,應該一點不陌生,只是告訴我的,卻是一對萍水相逢的小姐弟。我們在一輛屋苑邨巴上相遇,那時已是傍晚六時了,倆姐弟放學回家沒多久,匆匆完成作業,姐姐趕去學畫,弟弟學琴。

    問那正唸初小的弟弟,你喜歡彈琴嗎?小孩最直率,「本來鍾意,而家討厭!」姐姐忍不住插嘴,「媽媽話佢有天份嘛,唔學琴好嘥喎!」看兩對黑眼圈,疲累兩字,早就寫在幼嫩的臉蛋兒上了。

    當了媽媽11個年頭,我也一直在思考「天份」的真義,我不是那種有力氣跟孩子跑興趣班的父母,只是有時見女兒在某些地方好像有一點點「天份」,我還是忍不住自問,是不是要栽培一下?否則會否「浪費天份」呢?

    真正的天份,有可能被浪費掉嗎?

    大女兒小時曾學琴,後來老師懷孕產子,她就停學了。一直到幾年後妹妹學琴,家裏又添置了一座電子琴,意外地再燃起她彈琴的興趣。每天完成課業,她就二話不說坐在琴前彈啊彈,不用琴譜,只用耳朵,無師自通,就能一首一首的把我們都喜愛的《天空之城》、《鐵達尼號》等彈出來。

    人人聽見都讚她有天份,勸她好好學琴,小妮子總是搖搖頭,一副自得其樂就好的樣子。我們當然也曾游說她,但每次見她全神貫注在琴鍵上的樣子,就喚起我們當初讓她學音樂的初衷——我們不過是想為她找個朋友,在她疲憊不堪、苦不堪言又或無聊透頂的時候,陪她哄她,讓她重拾好心情而已。

    這朋友,她不就已經找到了嗎?

  • 治療電子產品上癮症的藥方

    著名畫家及填詞人小克最近在面書宣布,各大親朋戚友以後有事找他,只能於早上九時前或晚上十時過後,又或午睡時段聯絡,原因是在一個教育研討會上,他發現自己日對夜對的手機及平板電腦等會釋出一些能摧毀孩子生命力的星光體。「信不信由你反正我堅信」,於是,他給作為父親的自己訂下一項非常不容易的戒條,「跟孩子共處時刻,我都把手機關掉並放入抽屜。」

    這爸爸真厲害,這孩子也真幸福。

    閱讀更多»from 治療電子產品上癮症的藥方
  • 當大學校工的碩士生

    西九文化區地盤驚現故宮標籤,揭發原來是藝術家謝斐的作品。在這敏感時勢小小一塊標籤也引起了社會激烈的討論,我不認識這位謝斐,但他正好讓我想起另一位謝斐,他也是一名藝術家。

    第一次見謝斐,是在大學的餐廳。天已黑,一身黑黝黝的他背著黑色Dunlop背嚢來到,有點地盤佬feel,跟臉上那充滿童真的笑容,並不搭調。

    閱讀更多»from 當大學校工的碩士生
  • 學業成績與快樂指數

    聖誕假期過後,高小學生都忙於升中面試,友儕們都在概歎,怎麼很多所謂BAND 1中學都屬「死讀書型」,學業成績與快樂指數仿佛在天秤的兩邊,永遠一高一低。

    閱讀更多»from 學業成績與快樂指數
  • 許冠傑2016入屋教材

    連外籍藝人河國榮都拍片教廣東話,守護一種語言,真是每一個人的事。

    常說每天見面,變化就很容易不留痕跡的擦身而過。我們每天都說廣東話,也就很難想象廣東話會有死去的一天。倒是最近女兒們迷上聽許冠傑,先是半斤八両,然後是學生哥,接著是日本娃娃,我才驚覺,很多我們以前常用而且非常傳神到肉的廣東話,早在不經不覺間失傳。

    唔信回去問問你的孩子,甚麼是走糴、濕滯、夠薑……

    閱讀更多»from 許冠傑2016入屋教材
  • 請讓孩子好好排隊

    周日,到旺角一主題餐廳吃飯,店外大排長龍,老老嫩嫩擠滿一個小小的空間,放眼看去,至少有三分一是小孩子,而當中有超過八成,目光都聚焦在小小的智能手機屏幕上。

    閱讀更多»from 請讓孩子好好排隊
  • 被遺忘了的電話禮儀

    有沒有發現,電話禮儀跟餐桌禮儀一樣,漸漸被這世代遺忘……

    我家小孩多,自然也常接到小友人的來電,不管唸高小還是初小的,似乎都甚少懂得「講電話」。

    閱讀更多»from 被遺忘了的電話禮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