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發佈自 香港精神科醫學院

  • 「聰明藥」煉成了嗎?

    有頭條報導家長會要求精神科醫生開治療過度活躍症藥物給沒有過度活躍症的小孩。沒有病但亂服藥,當然不應該。我十年前在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工作時,較常遇到的反而是家長不希望醫生為患有過度活躍症的孩子開藥,主要原因包括擔心藥物有副作用或家長不願接受孩子患病等原因。這十年雖然有新藥物推出市場,但畢竟那些都是要醫生處方的藥物,家長強烈要求的「聰明藥」根本不存在。究竟十年之後,出現「無病搵藥食」這離奇狀況,是什麼一回事?

    無可厚非,現在香港小孩子讀書的壓力大得難以想像。學業成績越來越被看重,家長希望用各種方法增强孩子的競爭力,確保孩子名列前茅。但是,只要能乖乖地把課文全背入腦便成功嗎?最近聽到一位校長關於資優教育的演說,他提及到任汝理教授(Joseph Renzulli)提出的「資優三環理論」。任汝理教授(2005)認為資優人士應擁有三方面的特質,分別是中高智能 、創造力和對工作的熱忱。過份的記背式學習,似乎跟培養孩子的創造力背道而馳,更加不可能激發到孩子對有關方面知識追求的熱忱。相信家長若希望把孩子的學術潛能發揮到極致,正確的方法不是為他們尋求「聰明藥」。盡力捍衛並培養孩子的創意,以及他們對學習的興趣及熱誠十分重要。但相信在現今社會,這跟保護瀕臨絕種動物一樣困難, 大家仍須努力!

    治療一個真正患有過度活躍症的孩子,也不是只單靠藥物一種方法。精神科醫生面對不同的個案,都需要對病人的生理、心理及社交情況進行詳細分析,並從多方面給予針對性治療。,治療過程中,藥物、心理、行為治療需互相配合,缺一不可,還需要家長,學校的配合,為孩子在家中甚至學校進行合適的行為訓練。

    在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工作時的另一深刻印象,就是一到暑假,來覆診的孩子特別穩定,亦較少急症需要處理。相信放假對孩子們的精神健康有正面影響。所以家長們,想孩子更加聰明,千萬不要忘記安排休息及遊戲時間啊!

     

    香港精神科醫學院
    精神科專科醫生黃美彰醫生

     

     

  • 大壓力小歷史

    奔波了一整天,心力交瘁;終於可以熄掉電腦了,再關掉手提電話。夜闌人靜,我倦欲眠,思緒卻沒法平靜,徹夜輾轉反側。

    如此的夜晚,相信對很多人來說,都不會陌生吧!而大家都往往會歸疚是現代人的壓力太大了。

    回看人類歷史,現代智人(Homo Sapiens) 花了約一萬年,時而適應,時而褪變;物競天擇,汰弱留強。終於從大自然的生還者,進化成為大都會的競爭者。

    直到上世紀中葉,人類總算捱過了兩次世界大戰;當大家忙著重新建立秩序及制度的同時,壓力卻層出不窮,大家更是喘不過氣。就在此時,精神科醫生Holmes 和 Rahe 發展出「社會再適應量表」(Social Readjustment Rating Scale),列舉了現代人各種不同的壓力。

    到了千禧年,建好了的世界卻慢慢被解構,說好了的價值也漸漸在動搖,我們又再次迷失,失去重心;然後我們發覺,無重的狀態原來也是一種壓力。

    結果,現代人還是在不斷的投訴,為何世界越是進步,我們卻壓力越大?

    其實,自宇宙開始,壓力,一直都存在。

     

    而對原始人來說,在野外打獵覓食時遇上獅子的驚嚇,就是「元祖級」的壓力;在威脅下,身體在本能反應下會釋出大量的腎上腺素(adrenaline) 及類固醇(cortisol),務求把體能及集中力提高,以準備應付這生死之戰;這就是生理學上的「戰」或「逃」反應 (Fight or Flight Response)。而實際上,科研指出,適當的壓力,是增加表現的動力。當然,過多的壓力,卻是導致多種身體及精神疾病的原因。

    但進化到了二十一世紀,人類已不再需要暴露於原始環境的危險,而且壽命長了,知識多了,能力也大了。為什麼進化了的我們,反而會覺得身邊的壓力越來越大呢?

    現代人大壓力,原因當然離不開「為口奔馳」丶「僧多粥少」丶「人浮於事」、「步伐太快」丶「制度不公」丶「怕被淘汰」及「力爭上游」等這些普遍性的因素。

    從人性的角度去看,其實壓力也可以來自期望的落差丶害怕失去眼前一切的恐懼丶看不清未來的絕望丶與人比較的慣性以及不能忍受落後的心態。

    踏入本世紀,時移世易,隨著意識形態思潮起伏,全球一體化不斷衝擊,地球環境持續受損,以及數碼化全面滲透,我們實際上是從一個黃金時代走回另一個混沌年代,意料之外,若有所失,不明所以;當中前所未有的落差及壓力,其實令人更加無所適從,進退失據。

    但是文明的推進,總是不會停下來的。

    那麼,在全

    閱讀更多»from 大壓力小歷史
  • 精神病會傳染嗎?

    有幾次病人問我:你見病人這麼多,是否自己也變得精神出問題?」我只能回答:「精神病是不會傳染的。

    的確,精神病的病源不是細菌病毒,不會經空氣或接觸傳染。但病人的疑問是,思想是否可以經由互相交談而傳染?要解答這個問題便較為複雜。

    閱讀更多»from 精神病會傳染嗎?
  • 「從攝影鏡頭 正視精神健康」

    什麼是精神病?精神病復元人士的內心世界,又會是怎樣的?香港精神科醫學院與非牟利機構心影薈及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合辦「Look at MI 攝影與精神健康推廣計劃」,鼓勵經歷精神困擾的青少年透過攝影,表達面對精神病的心路歷程。在計劃當中,青少年與同行大使一同學習攝影,並透過相片去探索對精神病的理解和想法。

    閱讀更多»from 「從攝影鏡頭 正視精神健康」
  • 永遠在我心中的精神健康大使

    香港精神科醫學院一直致力香港的精神健康教育工作。而我作為其中一分子也希望用多元的手法、以真實的事例去宣揚精神健康的重要性,並推廣反歧視精神病人的訊息。原來有一個人,從我的中學時代開始,就用她的積極人生觀為我樹立了良好的榜樣。這個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就是我永遠尊敬的區慧儀老師。

    閱讀更多»from 永遠在我心中的精神健康大使
  • 家人應該做什麼?(二)

    l   不要把成年的子女當作小孩,不停管束,時常教導。

        Y小姐家境不錯,自幼與母親及姊姊移民加拿大.該地大學畢業後回港工作,年半後因壓力太大辭職.父親有抑鬱病史,醫治數年後康復,現為商人。姊姊搭升降機有恐懼.結婚後好轉。母親脾氣比較暴躁。

        青年期己經失眠,開始就診精神科醫生人際關係不好經常感到受人欺負,排斥,甚至整蠱極想認識男朋友,早點結婚,搬離家庭,奈何總找不到合適對象。

        辭職後,睡眠很多,不願外出。感覺下陰暗痛,想起以前被人踢過,堅信是舊患。

    閱讀更多»from 家人應該做什麼?(二)
  • 光治療與抑鬱症

     季節性抑鬱症與光治療】

    近來天氣漸漸寒冷,早上日照時間縮短,天色昏昏暗暗,有不少人感覺心情也受影響。在北歐,一些進入冬季後日照時間明顯縮短的國家更發現一些抑鬱症個案每逢冬季就病發,及至春夏季就好轉。在1984年,美國的Dr.Rosenthal 就開始引用『季節性情緖病』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一詞去描述這類型的患者,同時亦開始了治療抑鬱症的新療法 --光治療。 

    閱讀更多»from 光治療與抑鬱症
  • 馬騮精托世

    海俊從小便是馬騮精托世,愛跑愛跳,即使坐下來也愛找人說話,轉筆翻筆袋。上課不是搗蛋,破壞秩序,便是白日夢。他可是智力及記憶都不錯,天性純厚,與人和善,所以和同學們相處得來,也有一些好朋友,學校成績也中上。老師們也建議到兒童評估中心檢查一下,懷疑他有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只不過家人瞧著他與他父親一個樣,好動心散,反正不用留班,家人父母都不想他被標籖和吃藥,所以也作罷了。

    到了入大學的時候,海俊
    DSE成績雖然未有平日的水平,但是也達到進大學的門檻。大學生活多姿多采,沒有緊密上課時間表,也沒有中學戰友互相鞭策,第一年功課差極了,成績入了警戒線,這可不得了,他不知何是好,心情繃緊壞透了。終於在學系主任安排下見了臨床心理學家,作了詳細評估,確診為成人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閱讀更多»from 馬騮精托世
  • 家人應該做什麼 (一) ?

    l 要理解孩子的情緒,不能要求過高。

    一名16歲的中四女生,每天都要拜訪學校社工,以舒解她的情緒。她訴說精神緊張,夜不成寐,同學都對她不好,以歧視眼光向她凝望.令她思想不能集中,恐怕不能完成學業。

    閱讀更多»from 家人應該做什麼 (一) ?
  • 腦電盪治療

    精神科治療中要動手術的很少, 腦電盪治療法可以說是最持久, 最駭人的了。

    此法源於1930年代, 由一位匈牙利醫生首創。他觀察到兩名同時患有癲癇的精神病患者, 在癲癇大發作之後, 精神病徵有明顯的好轉, 於是採用一種藥物誘發癲癇大發作來治療精神病 (當時抗精神病藥物尚未發明) 。但由於誘發癲癇藥物的毒性太強, 這項技術很快被放棄。數年後, 義大利醫生改進了技術, 採用電流引發癲癇大發作, 取得較好的療效。初期腦電盪是用在清醒的病患者身上, 沒有施以麻醉和經過肌肉鬆弛, 當電流通過頭部兩側, 病人陷入昏迷, 肌肉強烈抽搐痙攣, 旁人觀之覺得很恐怖, 令人感覺是用來懲罰不合作的精神病人的, 因此大部分病患者害怕接受這項治療。 電影飛越瘋人院’(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 1975) 對此有嚇人的描述, 給人留下負面的印象。

    閱讀更多»from 腦電盪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