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治
  • 文化建國與民族建國

    城邦論的香港華夏文化建國,與民族論的本土公民自決,建立的是兩種格局不同的國家。

    華夏文化,滔滔千年,傳承的不是血統,而是文明禮樂。香港華夏文化建國,建立的是帝國式的政體,對內有能力用文化優越感同化異族及吸收異族文化,對外有能力以文化優勢及文化輸出而建立國際秩序,抗衡其他帝國主義秩序(主要是美國的秩序)。文化建國不只是建國,而是建立帝國,建立國際秩序。美國建國,就是用基督教文化建國的,不是用民族建國。

    閱讀更多»from 文化建國與民族建國
  • 為何民主制度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

    民主制度為甚麼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大家知道嗎?華人社會那群文人,總是在輿論鼓吹,說民主就是三權分立、政黨輪替、就是用選票將暴君拉下馬,就是解散國會重選,就是不須流血而可以替換執政者。民主就是the least evil of all political systems(所有政治制度中最不那麼壞的)。
    好啦,好啦,這些都是對的,華人輿論宣傳了近百年,近乎老生常談了。但大家知道,民主制度最重要的假設嗎?就是有人可選啊,有適合的人才可以推舉啊。就是要培養優秀的執政者而且有機會令他們可以選上去啊。這些優秀的執政者是在大學培養的嗎?在商行培養的嗎?大集團的CEO、律師樓的合夥人嗎?不是啊。至少,民主政治的第一代,王侯

    閱讀更多»from 為何民主制度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
  • 釐清主權國籍,不必理會政改

    香港的主權問題和香港人的國籍問題,是中英主權移交的時候含糊其事,不敢處理的特大問題。這兩大問題,在九七之前懸而未決,弊端現在呈現出來了。

    閱讀更多»from 釐清主權國籍,不必理會政改
  • 六四晚會,集體吸毒?

    六四悼念晚會,關乎香港命運。在香港這個地方,悼念六四晚會,與在加拿大是不同的。在加拿大悼念六四,是純粹的人間正義與人道關懷(humanitarian action);在香港,這是個政治行動(political action)。在香港悼念六四,在共產黨統治之下的一個地方悼念六四,是討伐共產黨、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這是好莊嚴的政治宣誓,但這麼多年來,你們有想着去實踐嗎?有嗎?如果沒有,在香港悼念六四就只是聯繫中國大一統的情感,而這種情感正正就被共產黨綁架住,用來管轄香港、壓迫香港。

    閱讀更多»from 六四晚會,集體吸毒?
  • 《基本法》永續談判,釐清香港主權

    政改爭議是個虛假的議題(fake issue),政改方案通過不通過,泛民是否轉軚支持政改,都是無關痛癢!老實告訴各位香港同胞,不要再浪費時間去談政改。香港的問題,是香港主權未定,中共搞不清楚香港是準國家(quasi nation)、附庸國(vassal stateprotectorate)、還是準直轄市,而令中共不能放心給香港人普選權,否則催生國民意識,令香港脫離中共而獨立。香港要談民主普選,必須先要由中共釐清香港的主權問題。

    閱讀更多»from 《基本法》永續談判,釐清香港主權
  • 西天淨土,香港極樂

    五月二十一日,政改爭議正酣,忽然爆出一香港傳奇,故事主角是一名聲稱過着無證生活的十二歲大陸男童肖友懷。大陸姓氏的肖,大部分該作蕭,這是第二次漢字簡化的遺害,本文以名隨人歸的原則,沿用肖姓。當然,最慘的是宋朝的國姓——趙,遭受胡虜政權簡化為赵,令趙氏欲哭無淚。

    閱讀更多»from 西天淨土,香港極樂
  • 何解洋人也媚共?

    If you don’t want to go to the mainland, don’t come to HKU. 這句粗鄙英語,漢譯是:你不想去大陸,就甭來港大了。或者:你不想去大陸的話,港大沒你的門。或者用街道大媽的口氣來翻譯:你不跟咱們往上面轉一圈兒,那我們港大就容不下你。香港的報紙,都翻譯不出這句粗鄙英語。香港人天天嚷着學普通話,其實並沒有把普通話的口語學到手。普通話源自北方話,口語風格是率直、廓落,但脫離了哥兒們的親暱圈子,隨便對人發話,很容易變成粗鄙。

    閱讀更多»from 何解洋人也媚共?
  • 人民食堂,喪失品味

    品味,品嘗滋味,古指餚饌。《禮記˙少儀》:「問品味。曰:『子亟食於某乎?』」唐代白行簡《李娃傳》:「乃張燭進饌,品味甚盛。」《禮記˙禮器》:「牲不及肥大,薦不美多品」孔穎達《正義》:「薦祭品味,宜有其定,不以多為美。」

    閱讀更多»from 人民食堂,喪失品味
  • 小人治國

    小人治國,乃有小人之教。香港學童如今要在學校遭受灌輸,說香港屬於中國的,他們是中國人之類,這叫做小人之教。

    閱讀更多»from 小人治國
  • 二〇一七,一定死得

    2017 一定要得的英文版2017 一定要得的英文版


    特區政府最近竭力宣傳政改方案,在地鐵車廂和政府網站也可看到港共政府的宣傳標語。這種宣傳是可笑的,政改方案在立法會辯論表決,政府要遊說的是議員或政黨,遊說市民是不合適的、自相矛盾的。政府是想激起民意來威脅政黨,但如果政府那麼相信民主選舉,就不該提出這種不合民主的特首提名方案啊。

    廣告的中文版:

    2017一定要得。有票選特首,冇理由拎走!」

    英文版:

    2017 Make it happen! You can vote to elect the Chief Executive. There's no reason to take it away!

    政改涉及憲政,不可兒戲,不能用街市買菜送棵蔥的文字來比擬。先不說中文版本如何粗鄙不文,英文版本有極其嚴重的文法及語義錯誤。

    There's no reason to take it away!」代詞it的前述名詞或前述句的指代意義不清,故此不能用it。原句的it是指代「that you can vote to elect the Chief Executive」這一句,是蹩腳難明的傻英文。It是不方便指代「You can vote to elect the Chief Executive」這句,因為這仍未是事實,只是或許、可能。況且take it away也不是好動詞,因為按照實情,將之take away的,並非香港市民,而是議會內的議員。維持政府的原意,can 也應該改為文雅一些的may,感嘆號要改為句號。政府宣傳不是蝙蝠俠、蜘蛛俠漫畫,不能出現很多smash,然後加上感嘆號的。堂堂政府,竟然用這種英文風格,真是死得。

    至於用「the Chief Executive」,而不用「your Chief Executive」,意思甚為明顯,就是特區的行政長官,從來不是「你們」香港人的行政長官。

    正常的英文,應該是:

    2017 Make it Happen. You may have the right to elect the Chief Executive. There is no reason to have it taken away.

    You can elect the Chief Executive會否更簡潔?不是。市民只有vote投票的權,但不能elect,市民無直接提名權(公民聯署提名)或間接提名權(立法議會議員聯署提名)。這裏,政府沒講大話。當然 the right to vote to elect 很累贅,故此簡化為 the right to elect

    閱讀更多»from 二〇一七,一定死得

最新專欄文章

專欄作者

  • 陳雲, 專欄作家

    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香港嶺南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中文解毒》系列作者。

搜尋

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