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治
  • 放寬高度,善用屋地

    丁權和其他新界原居民的合法權利,是英殖政府徵收土地、開發新界時期的補償和安頓,然而屋地有限而原居民人丁生聚眾多,近年的政府行為不符合原先的鄉郊政策承諾,故此必須改變政策。丁屋加建、套丁買賣、鄉民申請建屋遙遙無期而地產商囤地申請改變土地用途又順利批准,城市發展商搞個平台花園和環保露台就可以得到地積轉移、免補幾層樓的地價,鄉民的保育地及復耕地卻得不到地積轉移的平等優惠,種種政府行為,前後矛盾,證明七十年代以來的鄉郊政策,必須重新以全局視野審視,還原居民一個公道,令鄉郊地區可以持續發展,保育生態水土及復耕田地,兩全其美。

    閱讀更多»from 放寬高度,善用屋地
  • 政府回購,買斷丁權

    新界丁權,何去何從?新界原居民權益必須用新的制度來保障。原居民子孫世代繁衍,丁權無限增加,屋地有限而且愈來愈少,《基本法》給予原居民的權利已經無法實現,丁屋僭建又循例姑息,故此必須要有新的方法來解決問題。

    閱讀更多»from 政府回購,買斷丁權
  • 注意力,殺死人

    警察、軍隊的操練口號,是:Atten-tion軍官用叱喝的口吻叫喊。集中學員的注意,不要胡思亂想,正是現代紀律訓練的首要。

    香港的學校為什麼令學生要自殺?工業社會要訓練年輕成員的注意力(attention/attentiveness),以便在工廠、寫字樓、百貨店等勞動場所生產貨品或提供服務,特別是香港近年縱容的壞老闆或惡上司,他們買了你的勞動時間,就要在裡面榨取最大的成效,而勞動時間之內甚至OT甚至全天候的online standby,都必須保持attentive,故此現代學校會集中火力訓練兒童的注意力和服從性,用各種課程和監察技術,例如各種要準時交的艱難功課、由導師及prefect(糾察)帶領的所謂課外訓練、學校滿佈prefect、閉路電視和拍卡系統,令學生擔驚受怕,將學生的一切心思都磨滅,剩下一種生產成績的注意力。

    閱讀更多»from 注意力,殺死人
  • 三十年前,怎樣食菜?

    三十年了。三十年啊。三十年前的生活,大家還記得嗎?

    三十年前,我二十幾歲,電視的營養學家教導我們,菜不要洗得太多次,煮菜不要太熟,菜汁菜水要一併食,因為水溶性的營養很多留在菜汁或燙菜的菜水裏面,要把汁液飲了,才吸收到菜的全部營養。三十年前,唐人好少食菜汁,認為無味道,冷飯菜汁只是給窮人的施捨物,然而西方營養學來了香港,摩登的香港人也接受了西洋的現代飲食觀念,菜不會炒得過熟,而且菜汁可以留下,用來淘飯,菠菜甚至可以連根食。以前香港的菜,新界農場可以供應四成,新界菜新鮮而且堆放得有條理,本地菜農經驗豐富,特別是菜心,菜和葉互相緊扣,好像編織一樣的緊密,菜販從菜籮拿出來,一排菜丟在菜攤,不會拆散。餘下的供應,來自大陸的農場,然而當年的國營農場的菜只是不夠新鮮,賣相也難看,但品質還是老實可靠的。

    閱讀更多»from 三十年前,怎樣食菜?
  • 支爆影響你份保險單

    香港的保險經紀跨境向大陸人兜售保險,好快無得做,甚至會斷單。這不是危言聳聽,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聲明,大陸人購買香港的分紅類的保單,違反法規。香港和中國在政府行為上,是兩個國家。香港的保險業裡面的敗類,向大陸人兜售人壽、危疾或儲蓄保險,而這些保單頗多有投資成分,香港特區政府視若無睹。過去中國政府愛理不理,但一旦外匯短缺,就會撥亂反正。

    閱讀更多»from 支爆影響你份保險單
  • 特別行政區答客問

    這段時間見外國記者和外國訪客多了,頗多都是問及香港的政體。向外國人解釋什麼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我逐漸掌握了一套簡單的方法。

    閱讀更多»from 特別行政區答客問
  • 新自由主義失控,問責架空

    學生接連自殺、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受醫管局迫害做到半死、教師教到充滿無力感、社工及社康服務員被一筆過撥款迫害及畢業生失業、領展逼死小商戶,這些都是政府用法定組織(如醫管局)或信託公司(如領匯/領展)託管公共服務或用專業組織(如課程發展處)主導政策而出現的問題,這是新自由主義在香港引起的問責架空(accountability vacuum)而令到政府失敗(government failure

    閱讀更多»from 新自由主義失控,問責架空
  • 憐憫寬容,活得真實

    因為憐憫,所以寬容,這是帝國的立場。帝國憐憫少數,但不以少數為主流,否則,個個族群都認為自己有相同的文化份量,各不向讓,新來的移民不覺得要尊重既有的文化,自己標榜自己,不可一世,而當這些新來的移民是來自共產國家而接收共產國家政治支援的時候,接收的地方就無計可施了

    閱讀更多»from 憐憫寬容,活得真實
  • 勇武抗暴,新老泛民

    一六年二月二十八日,立法會舉行新界東補選,有超過四十三萬名登記選民投票,最後由新泛民楊岳橋勝出。本土派候選人梁天琦得票得六萬六千五百二十四票,得票率百分之十五點三,這是艱難爭取回來的成果。我可以公開的看法:

    一、這是本土派網絡動員及臨時票站動員的成果。梁天琦無法郵遞政綱,傳統媒體也封殺宣傳,而網絡宣傳及街站動員的能力是實在見到功效的。



    二、由於本土民主前線是新興政團而慣常行動在光復行動,光復行動是幾個團體和居民一齊做的,本民前的功績並不突出。年初一的勇武抗暴是轉捩點,本民前有了投名狀,梁天琦也說要革命,令本民前的政治立場鮮明,得票數目是對本民前的肯定、拉票和投票大部分是由於抗暴衝突而激發的。短期的衝刺能夠見效,顯示本土議題深入民心,等待激發。當然,臨近選舉日的街站動員和演說的

    閱讀更多»from 勇武抗暴,新老泛民

專欄作者

  • 陳雲, 專欄作家

    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香港嶺南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中文解毒》系列作者。

搜尋

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