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治
  • 單一議程政黨,全部都是

    聞說政府興建由元朗至上水的單車徑,要斬殺三千棵樹,甚至劃破郊野。單一議程的政黨或利益團體,就專門做這種事。這已經不是最惡劣的。

    閱讀更多»from 單一議程政黨,全部都是
  • 確定自治地位,中港和諧共存

    《基本法》永續,香港將確定自治地位,香港得到自主權,不再成為各國掠奪利益的地方香港的特別行政區的主權確定之後,議會與中國磋商,可以依次開展議會普選、普選特首,建立本土政府,制定政治經濟政策,解決民生和福利問題。

    閱讀更多»from 確定自治地位,中港和諧共存
  • 永續基本法,中共會守信用嗎?

    永續基本法,但中共是否守信用的問題。你有實力,中共從來守信用。你無實力,美國也會反口覆舌。


    中華民國向來與美國友好,大家都是自由陣營、反共陣營,都是二次大戰的戰勝國、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成員,但中華民國無實力,結果二次大戰之後,釣魚台和琉球,由美國白白將兩地的主權送了給日本。琉球(沖繩縣)成為美軍基地,也是美軍任意強姦女人的地方。釣魚台成為中日仇怨的象徵地,令中日無法和解而抗衡美國。


    中華民國的孫中山也聯俄容共,也是親善蘇聯,但蘇聯一樣從中華民國手上奪去外蒙古。


    在外交層面上,國際法、國際締約當然要遵守,但當中的實力鬥爭的迴旋空間也要注意。各位不要以為我提出永續基本法是容易的事,我在提出這個議程之前,已經在中美兩方面的使者,做了兩年的遊說,反覆說明永續基本法的中美共同利益,從四月至今,美國《華爾街日報》、美國《紐約時報》、美國《金融時報》都相繼報導了香港2047的前途危機與香港到了2017年能否有安全的30年房貸(按揭)、香港法治能否永續而保護投資者的資產安全等問題。這是國際社會對永續基本法的支持。

    有人質問,中共不遵守合約,為何陳雲仍要提倡永續《基本法》?首先,我要同大家講清楚,中共是遵守合約的,但他們會在遵守的時候玩勢力干預,這是國際締約之間的常態,即使我們做僱員的時候與某公司簽了合約,也會玩勢力鬥爭、玩辦公室政治,但合約是遵守的,這是合約論。中共的人大關於香港普選的8·31決議,被香港立法會否決之後,中共有強行執行嗎?沒有。中共是遵守基本法,用外交部來回應,因為基本法規定,中央人民政府各部門不得干預香港內政。中共在南海搞事,菲律賓告上國際法庭,裁決出了之後,中共是遵守的,乖乖讓出中共聲稱擁有的海權,只是毀壞一下菲律賓的入口香蕉來洩憤。


    永續基本法,是會在國際廣泛宣傳,之後由香港特首提交人大,人大開會確認的,這是嚴肅的中港重新立約的過程,國際注目。


    如果有人認為中共不守合約,那麼他們該怎麼辦?應該籌備香港憲法和革命政府,這是合法可以在香港進行的。但我挑戰了港獨派兩年,港獨派有做嗎?港獨派說,要在2046年之後尋求香港獨立喔。港獨派原來比中共更為遵守《基本法》的,要等到《基本法》過期之後先來港獨!世界上,竟然有這種乖乖守法的革命黨。這些香港年青革命家,比共產黨更盲目遵守《基本法》,一點花樣也不夠膽玩。


    我陳雲玩的是提早永續《基本法》,玩的正是一邊守法,一邊玩勢力鬥爭。

    閱讀更多»from 永續基本法,中共會守信用嗎?
  • 普世價值已經取代基督教

    難民又在德國殺人,今次是斬殺孕婦,並斬傷兩途人,可謂人神共憤。德國目前遭受的,是天譴。為什麼好心對待外邦人,會遭受天譴的呢?因為高傲而愚昧的德國人離棄了上帝,改行信奉普世價值的宗教——普世教。聖經的教訓,是要信徒區隔的,不是包容大量異己的。大量包容異己,超過自己的融合能力和宣化能力,甚至放棄自己的融合能力和宣化能力,是高傲加愚昧,不是信仰。

    閱讀更多»from 普世價值已經取代基督教
  • 香港國民,源自本土

    香港為何會殺校,就是因為出生率低,生員不足。生員不足,教育當局又不倡導小班教學,令到教師或教師公會都不反對雙非人,因為雙非人可以維持生員,逃避殺校,香港的教師唯有到校外甚至到深圳招生,這是政府侮辱師道的方法。

    閱讀更多»from 香港國民,源自本土
  • 臨大事,有靜氣

    晚清兩代帝師翁同龢有一名聯:「每臨大事有靜氣,不信今時無古賢」。翁先生先後出任同治皇帝和光緒皇帝的教師,此聯是教做人處事的態度。古來賢聖,愈是遇到驚天動地的大事、險事,愈能心平氣和,靜心思考,沉著應對。

    閱讀更多»from 臨大事,有靜氣
  • 醫字不能寫成医

    上世紀六十年代,我讀小學的時候,中文科的先生在黑板教寫「醫」字,三令五申,告誡我們,鐵鏽的「鏽」字你寫「銹」字,沒所謂,但醫生的「醫」字,你們千萬不可用些簡體的「医」字。醫學是國家大事,豈可以因陋就簡、降低難度的?大陸人這樣寫,你們不要跟隨。先生也教導,正如同老人家賀壽,賀禮上的「壽」字,絕不可以寫減少筆劃的的「寿」字,否則會招人家罵。這是往日的小學教育。

    閱讀更多»from 醫字不能寫成医
  • 大學變成理工學院,理工學院變成大學

    日,我與老朋友聊天,談起當今香港的大學的哲學教育問題,談到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哲學家君王(philosopher king)的觀念。

    現代哲學好多變成分析哲學,講形式邏輯和問題的語言分析,古代的不是這樣。政治是綜合的人世事情,只能用古典的哲學方法來應對。大學的學問變了無法經世致用。這是新自由主義統治大學的方法。

    閱讀更多»from 大學變成理工學院,理工學院變成大學
  • 木字怎麼寫?

    香港教育局在搗亂中文,與共產中國接軌。除了普教中之外,香港教育局的發展處中國語文教育組所製的「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亂搞規範漢字的跟從一套大陸的一套做法,亂搞規範漢字。例如「告」字的上半部要寫為「牛」字,但有時書本又出現沒有貫穿的字的字電字(?不明白 )規定下面的申字不能有勾等。此外,教育局規範漢字「木」字是一豎沒勾的,是刻板用的書體,也不符合書法習慣。
    本來我們香港的漢文教育,是延續王朝傳統的一套,不跟隨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統一做法。在英國殖民地時代,香港的字體是依照宋體、明體的刻印體和漢楷法帖(書法家的字帖)寫法,容許異體字,是兼容並包的,而且我們假設漢字是用來寫的,不是用來印刷或打字的,故此必須兼顧寫字的傳統而不只是依照國家統一印刷的傳統。以前小學的課本,是楷體的,頗接近書法。

    以前小學臨摹唐朝的法帖,那種楷書是唐楷,學生學書法也學了當時的書體,《柳公權玄秘塔碑》的字,今日我們視為異體字,但學校一樣容許臨摹。到了臨摹宋朝的米芾帖,字體和風格又轉了。至於歐陽脩,講究起來,還是不能寫成歐陽修的,因為歐陽永叔的署名,是寫「」這個古體字。

    九七之後,在小學推行的一套規範字體,是違反漢文原理的,也違反漢字必須兼顧書寫和書法藝術的傳統我們不能令香港的王朝漢字傳統丟失,跟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套華夏傳統是堅實的反共基礎,也是維護香港文化本位、區隔中港兩地的理性根據。上面的漢字規範化的例子,可以見到,一旦傳統漢字書法文化失守,香港即刻變大陸

     

     

     

     

     

    --

    閱讀更多»from 木字怎麼寫?
  • 「中國人」不是隨口可以講的

    「中國」一詞,最早見於《尚書‧梓材》:「今王惟曰:『先王既勤用明德,懷為夾,庶邦享作,兄弟方來。亦既用明德,後式典集,庶邦丕享。皇天既付中國民越厥疆土于先王,肆王惟德用,和懌先後迷民,用懌先王受命。已!若茲監。』 」 當時談及的「中國」,地域是周人所居的關中、河洛一帶,後來才包括黃河中下游。

    閱讀更多»from 「中國人」不是隨口可以講的

最新專欄文章

專欄作者

  • 陳雲, 專欄作家

    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香港嶺南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中文解毒》系列作者。

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