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的抉擇

星島日報

【星島日報報道】今年《香港藝術節》揭幕演出,由蘇黎世芭蕾舞團演繹俄國悲劇《Anna Karenina》(《安娜•卡列妮娜》),當芭蕾舞后Viktorina Kapitonova飾演的女主角縱身躍下火車軌,以性命追求人生的終結,讓我聯想起內地詩人穆旦的詩句:「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不過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原著小說多 發展,編舞以多個分場交代,轉場之間,淡入淡出,產生電影蒙太奇效果。舞劇的主軸,安娜情不自禁,戀上一名軍人,拋夫棄子,與情人遠走意大利;副 是安娜的哥哥風流成性,背妻偷歡,另一對貴族年輕人厭倦上流社會,告別五光十色的城市,遠走鄉間,於田間勞動中,找到了生活,也找到真愛。編舞將各個角色的愛情糾葛,以舞蹈展現,Viktorina舞技超卓,揚手頓足,完美無瑕,輕跳快旋,展現芭蕾藝術的極致,女性的嫵媚表露無遺。她與軍人在意大利草原上繾綣,拉赫曼尼諾夫優美的樂章奏起,幾段纏綿的雙人舞,構圖之美,教人嚮往愛情的甜蜜……

安娜不惜代價,以為付出真愛,但男人是貪歡的動物,軍人厭倦只有一個情人的生活,從意大利返回聖彼得堡,重投社交圈子,追求聲色犬馬,安娜遭上流社會白眼,丈夫離棄她,不准她再見兒子,她一無所有,跳軌自盡,有人認為她對社會作出控訴,我覺得她不為情傷,無懼人言可畏,也不怕舉目無親,她頓悟人生的真實,選擇自己的歸宿。讓我引用內地悲劇詩人穆旦所作的《冥想》的一段,或許正好是安娜抉擇前的內心寫照。

「把生命的突泉捧在我手里,

我只覺得它來得新鮮,

是濃烈的酒,清新的泡沫。

注入我的奔波、勞作、冒險。

彷彿前人從未經臨的園地就要展現在我的面前。

但如今,突然面對墳墓,

我冷眼向過去稍稍回顧,

只見它曲折灌溉的悲喜都消失在一片亙古的荒漠,

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不過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文:劉國業 圖:香港藝術節

幾段纏綿的雙人舞,構圖之美,教人嚮往愛情的甜蜜。(Monika Rittershaus攝)

編舞以多個分場交代,轉場之間,淡入淡出,產生電影蒙太奇效果。(Gregory Batardon攝)

劉國業,新聞從業員,酷愛表演藝術,常穿梭於各大場館,以文字記下觀賞感念,回味接近真善美的歷程。

此中真意

副刊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