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專欄:德爾塔變異毒株的未知謎團加大經濟施策難度

·3 分鐘文章

【彭博】-- 新冠變異毒株的快速傳播引發了人們對經濟復甦穩健性的擔憂,當前的復甦本就已經不平衡、不確定。而這還影響到了醫療和經濟政策問題,既牽涉到我們似乎已經了解頗多的因素,也牽涉到疫情爆發18個月後我們依然知之甚少的因素。只有在我們已經了解的因素上取得更快進步,才有可能減少我們暴露在未知因素下的風險。

讓我們從大多數人都認可的兩件事上談起:首先,德爾塔(delta)變異毒株比早期的病毒變體更具傳染性;其次,感染數字與住院和死亡數字之間的關聯性已經減弱,雖然這僅僅是在疫苗接種進展較快的國家。

我們同樣清楚,如果全球繼續各自為政對抗疫情,那麼變異毒株的風險就將長時間存在。從某種意義上說,似乎還沒有哪個國家在以下三方面都做的不錯:保持極低的感染數字、疫苗接種率達到能建立起人群免疫屏障的水平、對新變異毒株有強大的防禦能力。比如,澳大利亞在控制感染人數方面做得非常好但疫苗接種速度很慢,英國疫苗接種率高但感染人數激增,而非洲在這三方面都落後。

我們對疫苗預防住院和死亡的效果知道得不多。在英國等疫苗接種率高、住院率相對較低的國家,仍有接種疫苗後依然感染入院的病例。對於感染者面臨的「長期Covid」綜合征風險我們就知之更少了。對於在高傳染環境下病毒突變活躍,包括它們對疫苗有效性的風險我們知道的也不夠。

這些因素疊加在一起,決定了我們能在多大程度上與新冠共存、以及共存多長時間的問題,這還將影響到經濟政策。具體來說,政府和央行政策的有效性取決於我們應對這些已知、未知因素的最終效果。

感染與重症之間的關聯性越低,政策通過兩個關鍵點支撐經濟高成長的空間就越大。第一個關鍵點是減少對央行以充足和可預測的方式購買金融資產的依賴,更多地轉向以成長為導向的財政和結構性政策;第二個關鍵點是從紓困救濟過渡到更加重視改善物質和人力基礎設施。

如果這種關聯性被證明很高,那麼採取的政策就既要處理需求也要處理供應問題,最終可能帶來滯脹壓力——這是政策最難應對的麻煩,也是大多數金融資產估值面臨的最可怕問題。如果出現這種情況的可能性顯著增加,政府和央行就不得不同時在兩件事上下更大力氣:努力應對私人需求的急劇下降,包括家庭消費和企業投資;在供應方面,嘗試處理更多瓶頸和勞動力市場僵化的問題,它們可能在需求下降之際造成持續性的通膨壓力。

大家都想宣告疫情結束,並享受一段持久、包容和可持續的高成長時期。現在越來越清楚的一點是,這取決於兩類因素:一類我們還沒有答案,比如疫苗對新變異毒株的有效性;另一類,我們確實有答案,比如在全球範圍內迅速有力地採取更加同步和協調的抗疫手段(包括加快疫苗接種),同時加快經濟政策的轉向。

(本文作者Mohamed A. El-Erian是彭博專欄作家,安聯首席經濟顧問;他曾任安聯子公司Pimco的CEO和聯席CIO。本專欄並不代表彭博編輯委員會或彭博有限合伙企業及其所有者的觀點。)

原文標題Delta’s Unknowns Complicate Economic Responses: Mohamed El-Erian

More stories like this are available on bloomberg.com

Subscribe now to stay ahead with the most trusted business news source.

©2021 Bloomberg L.P.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