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PA到Mirror經理人 專訪花姐:「我想告訴他們我都可以像男生一樣得!」

ada
·5 分鐘文章

《全民造星》讓「花姐」這個名字響噹噹,名氣背後,黃慧君每步走來都有血有淚,能夠有今天的成績,除了靠著一股熱血和純粹的愛,還有那不服輸的個性,眼見機會到來,她會不惜一切捉緊不放。 知道筆者要訪問花姐,不少朋友第一時間問「她惡唔惡」。由2年前第一次見她到今天再會,花姐不但跟「惡」相距很遠,甚至是非常的nice,只是她真的不太愛笑。黑臉黑眼鏡黑長衣黑短靴,彷彿是花姐的標記,她我行我素,同時展現最真性情的一面。對於別人批評她在鏡頭前很惡、同事見到她退避三分,落寞的表情看得出她很介意,因為由始至終她都母愛氾濫。

黃慧君(花姐)ViuTV電視節目監製、男團MIRROR及ERROR經理人

為了「成為男生」剪掉長髮 入行時19歲,花姐是位PA,因為性格慢熱,加上是女生,總被同事嫌棄「阻頭阻勢」,當時的上司更勸她辭職。放工回家,花姐二話不說剪去一頭長髮,翌日摒棄小背心換上工人褲,一身「男仔look」上班。「我想告訴他們我都可以像男生一樣得!」這種不服輸的個性,讓她賠上一段戀情,但為了工作花姐就是會將自己放到最後(編按:幸好最終開花結果該男友成了現任丈夫)。「有趣的是,當我晉升導演後也抗拒用女性PA,始終男和女體力不同,無法『擔擔抬抬』會影響拍攝進度。我不是歧視,而想說男女可以各施其職,如女生在創意方面其實很強,細心的天性亦可以讓製作更完善。」 升職了,工作也非一帆風順,不少報道提及她因為被前東家一位監製責罵而離職,往後一段時間曾感到惘然。後來轉到ViuTV,也經歷過不時被「ban橋」的歲月才熬出頭來,她謙稱是好彩而已。「本身公司想做一個遊戲節目,要求我先幫一位監製拍Pilot,但一直拍不到自己心目中的理想效果,便跟同事想出了另一個大型真人選秀節目,而那就是《全民造星》,所以某程度上是運氣好才遇到這個機會。」這節目不但為花姐的事業帶來高峰,她更因而成了2隊男團的經理人,其培育的藝人於今年音樂頒獎禮上大放異彩,成為網民熱話。「老實說,我不太擅長當一位經理人,但我嘗試學習;這崗位令我改變了對人的態度,學會了圓滑做人。」之前忙於《全民造星3》,今年她將重回經理人的角色,放更多時間於男團上。 [caption id="attachment_132888" align="alignnone" width="400"]

去年忙於《全民造星》,花姐指今年將重投經理人的角色,希望為MIRROR及ERROR的音樂事業下多一點心思。[/caption] 不是傳統媽媽又如何 不怕蝕底、有創意、愛群體都是花姐認為當監製必備的條件,不過聽她娓娓道來的一段心路歷程,「犧牲」其實也不少得。身兼多職,「通頂」是常事,花姐犧牲了很多陪家人的時間,錯過了仔仔很多的第一次。一個毫無疑問的工作狂,明顯是把工作放第一位,但心底裡是否完全釋懷,作為一位媽媽又肯定不是。女性本來就有多個面相,太太、母親以外,為何不能是為事業賣命的人?都是社會給予了框架,說到底平衡工作與生活是烏托邦,最重要的還是quality of time。「我承認自己不是傳統的媽媽,但正因此我跟孩子可以像朋友般相處,他們事無大小都會告訴我。」2個仔仔不知道媽媽的工作其實是做甚麼,只知道媽媽略有名氣,一出街會有人要求合照,並對此感到困擾和不快。「我熱愛我的工作,對於未來我仍有很多期待,並且有夢想想要實踐,難得有這顆心和機會我更要衝呀,這樣活著才有意義,只要懂得體諒、不自私,我相信家人會明白的。」

訪問開始至結尾,花姐提得最多的是丈夫,感覺這位先生就像一顆明燈,在她需要安慰、信心或意見時都發揮光芒。「能夠走到今天,很大原因是我的老公,自問心理狀態不是很好的人,一遇到挫折便很容易跌落谷底,然後老公的一句說話就會喚醒了我轉換角度思考,最終可以挺起胸膛繼續前行。」有說花姐私底下其實很小鳥依人,現在我相信了。 [caption id="attachment_132890" align="alignnone" width="401"]

花姐個性率真,私下亦好玩搞笑,才不像外表般有距離感。[/caption] Text: Daphne Wu Photography: Sze Chuen 延伸閱讀:MC×Mirror 女友生氣MIRROR成員怎樣哄人?最懂冧女的果然不是姜濤!

相關文章:

Mirror成員互數優缺點!香港最大型男團出道日 幕後大量絕密畫面公開

MC獨家!Mirror成員互爆秘密!誰是團內之最?【還有大量花絮照】

【有花絮相】獨家專訪揭秘 男團Mirror每人自爆擇偶條件及最抵打的壞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