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護動物協會反對狩獵野豬行為及用致命性方式管理野豬

·2 分鐘文章

【Now新聞台】漁護署晚上在南區深灣道,進行捕捉野豬行動,獸醫用麻醉槍捕獲七隻野豬,再注射藥物人道毀滅。行動期間,野豬關注組成員到場,試圖阻止漁護署人員。他批評政府突然改變政策,獵殺野豬是倒行逆施。

警方及漁護署人員入夜到黃竹坑深灣道圍捕野豬,有野豬身中麻醉槍,於封鎖範圍內徘徊多次,最終倒地,被漁護署的人員捉走。

在山上有更多野豬,或坐或睡。漁護署人員在馬路倒出大量麵包,引誘野豬,多隻野豬多次走到路面,取得食物,又再跑回山上。漁護未見行動,更多野豬跑下來,一度有十多隻野豬,停留在馬路「開餐」。

有野豬關注組的成員突然衝出封鎖線,試圖阻止漁護署的行動。警員隨即將他帶走,送到封鎖線外。

野豬關注組幹事黃豪賢:「林鄭月娥說牠撞到小朋友、攻擊市民,不要再妖魔化野豬,是因為你們管理不善。這個政府在做甚麼?你自己管理不善,無法增加資源、用和平的方式對待動物,今天就要動物『埋單』。」

在封鎖線內,有最少三隻野豬倒地,一動不動。漁護署人員準備送走時,一隻突然抽搐,之後人員逐一將野豬用手推車帶走。漁護署說,行動是要減少該處出沒的野豬數目,及保障市民安全。

漁護署又指深灣道經常有人餵飼野豬,令野豬習慣向途人,甚至追逐車輛索食,自2018年至今年10月,已在這裡進行12次捕捉及搬遷行動,由於未能有效控制野豬滋擾,所以今次捕捉野豬,並作人道毀滅。

愛護動物協會嚴厲反對漁護署是次行動,愛協重申在任何情況下,野生動物管理都應先採取非致命性方式,協會反對狩獵野豬的行為及用致命性方式管理野豬。

早前已向漁護署提出反對有關措施的意見,但未被接納會繼續與漁護署跟進。

#要聞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