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生創「執煙頭競技委員會」 冀港人關注清潔工及環境議題

三人於烈日當空下執煙頭,其中家聰更穿著清潔工制服。
三人於烈日當空下執煙頭,其中家聰更穿著清潔工制服。

【Yahoo 新聞報道】吸一支煙只需數分鐘,遺下的煙頭卻可能需時數以十年分解。三名理大學生研究清潔工權益期間,留意到街道、花槽經常佈滿煙頭,單靠清潔工難以將煙頭「清零」。為了喚起市民關注清潔工及煙頭問題,三人穿上清潔工制服,每星期到不同地區義務執煙頭,成員之一 Oscar 笑言:「執執吓發現呢個動作有啲似運動,要向前踏、向後拉。」他們索性成立「執煙頭競技委員會」,聲言爭取「執煙頭」納入奧運項目。

文字記者:謝馨怡

攝影記者:Davies

一個烈日當空的周末下午,記者相約「執煙頭競技委員會」成員Oscar、Sam和家聰在畢架山腳的豐力樓外,一見面他們就說已在樂富廣場外執拾煙頭一小時,說罷揪起三小袋煙頭,估計拾獲至少400支,「只係執好細嘅區域,連屋邨都未入,入面應該仲多。」記者隨三人在豐力樓兩旁的巴士站視察,雖然人流不多,但行人路竟佈滿煙頭,面積一平方呎的路面已有至少十支煙頭。

豐力樓兩旁的巴士站雖然人流不多,但行人路及花槽竟佈滿煙頭。
豐力樓兩旁的巴士站雖然人流不多,但行人路及花槽竟佈滿煙頭。

他們原本不知道此處佈滿煙頭,全靠關注環保的網民「姑婆」(化名)向三人「報料」,她更約定「委員會」到場合力執煙頭。姑婆說她經常路過該處,見到路邊長期堆滿煙頭,估計是行山人士或附近的地盤工人遺下。她還說非常欣賞三名二十出頭的小伙子甫放暑假還四處出動執煙頭。這天四人手持鐵夾,將煙頭夾進用過的包裝袋,不足一小時就清理好大部分煙頭,計及在樂富的「收穫」,估計總數約1400支。

這天二人聯同姑婆在豐力樓外執煙頭,計及在樂富的「收穫」,估計總數超過1000粒。
這天二人聯同姑婆在豐力樓外執煙頭,計及在樂富的「收穫」,估計總數超過1000粒。

Oscar、Sam和家聰是理大社會設計系三年級學生,他們說執煙頭源起是剛過去的學期要構思一份有關清潔工權益的功課,他們注意到不少行人路或路邊花槽藏有很多細微垃圾,以煙頭數量最多,但清潔工未必能全數清走。Oscar說最初他們曾嘗試不同方法,提醒市民切勿亂扔煙頭,但部分不太可行,例如他們曾在垃圾桶旁加設自製煙灰缸,但會被清走或吹走,後來乾脆自行執拾煙頭,「執執吓發現呢個動作有啲似運動,要向前踏、向後拉,索性將執煙頭包裝到好似競技咁。」

Oscar(前)說最初曾嘗試不同方法,提醒市民切勿亂扔煙頭,但部分不太可行,後來就乾脆自行執拾煙頭。
Oscar(前)說最初曾嘗試不同方法,提醒市民切勿亂扔煙頭,但部分不太可行,後來就乾脆自行執拾煙頭。

他們開設Instagram帳戶,聲言要將執煙頭發展成競技運動,更稱要爭取成為奧運項目,又製作短片,由家聰扮演運動員「何家朗」示範避免勞損的動作。他們說一般市民可能對煙頭問題習以為常,故要用誇張手法吸引大眾關注,又引述導師程展緯指要保持幽默,「就係要做一啲冇人覺得做到嘅,例如話搞比賽、入奧運,想激發市民多啲留意條街真係好多煙頭喎。」

三人製作短片,由家聰扮演運動員「何家朗」示範正確及錯誤執煙頭姿勢,Sam則扮演裁判。
三人製作短片,由家聰扮演運動員「何家朗」示範正確及錯誤執煙頭姿勢,Sam則扮演裁判。
三人製作短片,由家聰扮演運動員「何家朗」示範正確及錯誤執煙頭姿勢,Sam則扮演裁判。
三人製作短片,由家聰扮演運動員「何家朗」示範正確及錯誤執煙頭姿勢,Sam則扮演裁判。

他們三月起幾乎每星期都會出動執煙頭,並邀請網民「報料」哪裏是煙頭黑點。每次執拾煙頭後,他們會統計總數,例如他們曾在油塘站外拾獲近800支煙頭,又會將不同香煙品牌分類,將來再分析煙民特徵。

他們開設Instagram帳戶,聲言要將執煙頭發展成競技運動,更稱要爭取成為奧運項目。
他們開設Instagram帳戶,聲言要將執煙頭發展成競技運動,更稱要爭取成為奧運項目。
每次執拾煙頭後會統計總數,例如他們曾在油塘站外拾獲近800粒煙頭。
每次執拾煙頭後會統計總數,例如他們曾在油塘站外拾獲近800粒煙頭。

訪問當日身穿螢光清潔工制服的家聰說,希望人們看到他的打扮,會想起清潔工才是主角,多諒解他們的辛酸,「佢哋日常工作好似做運動,清潔工就好似運動員,做得咁辛苦但咁低人工,運動員就靠熱誠,但清潔工就係被逼做到咁辛苦。」

他們的課程導師是吳逸穎(Bow)及藝術家程展緯,長期關注勞工、社區議題的程展緯說, 煙頭表面上是亂拋垃圾的老問題,背後反映很多人仍對城市整潔的敏感度不足,「好多人掉咗煙頭,就唔理煙頭落地後嘅運作,其實好多人要幫你執手尾。」

程又指,社會設計師要串連起社區問題所牽涉的網絡,他欣賞三位學生的行為將煙頭問題連結到不同人士,如煙民、清潔工、環保團體等,又讚賞同學做到幽默風趣的示範,成功設計出一個向公眾傳達訊息的載體,呈現煙民和執煙頭的人之間的隔膜。

「委員會」起初只是一份功課,但三人不時收到環團及網民查詢,令他們受寵若驚。雖然學期已結束,但三人未打算停步。
「委員會」起初只是一份功課,但三人不時收到環團及網民查詢,令他們受寵若驚。雖然學期已結束,但三人未打算停步。

「委員會」起初只是一份功課,但開設Instagram帳戶以來,三人不時收到環保團體接洽,亦有其他網民效法他們執煙頭,令他們受寵若驚,「估唔到執吓煙頭都咁多人關注。」雖然學期已結束,但三人未打算停步。Oscar說正構思製作一輛執煙頭用的手推車,在車身貼上有關煙頭的資訊,也會放置更多裝備,邀請路過的市民合力執拾。他們又笑言會多參考「程展緯style」,甚至嘗試致函煙草商,要求商家關注煙頭問題。

【Yahoo 新聞可持續發展新聞專題網頁】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