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風雲 劇情︳鄭少秋 鄭伊健 郭晉安 郭藹明 陳松伶主演 秋官效應會否再現?

笑看風雲
笑看風雲
笑看風雲
笑看風雲
笑看風雲
笑看風雲

中天集團在黃天的領導下不斷髮展將東莞市發展成經濟特區;天多年來的不停工作終不支昏倒,遂入住瑞士一間療養院休養一個月,他的心腹滔見機會來臨,策動挖角工潮,向中天保險部挖角三百多員工,準備另起爐灶打擊天,並藉以令中天股市大瀉,以求在股市中搜刮。仲廿年鐵窗生涯結束,寄居包家;贊、芬自知當年連累仲入獄,深感內疚,唯仲並未怪責兩人;仲與兒子清再相處,難掩內心之喜悅,反之清卻以父為恥,埋怨多年不曾教養。清任職中天保險經紀,得上司榮帶挈過檔滔的保險公司,月薪高出三倍。榮又得內幕消息教清沽期指,同時榮又想換新車,將舊車廉讓予清,清資金不足,只得選擇其一,心大心細。清失約令仲獨自入元朗,仲不慎傷腳、迷路已用盡金錢,致電向芬求救,芬趕入元朗時遇清、榮,榮駕車往接仲,竟因路狹窄刮花車身,清不高興責罵仲以發洩,芬為息事寧人買下榮車,豈料清竟獨自霸佔汽車,據為己有,仲尷尬。

商業罪案調查科懷疑天進行商業詐騙、砌數及做市,暗中請滔到警局問話。滔已成功挖走中天集團三百幾名員工,準備兩日後開記者會宣佈其新公司成立;此時天突從瑞士返港,滔為阻止天返中天保險,派人撞毀天車拖延時間,天傷手臂不肯留院,逐戶上門以相同薪金挽留員工,並同意承擔毀約賠償;警方派龍24小時跟蹤天,龍見天魄力,暗佩服。天不停工作廿幾小時,勸服過百員工,終手臂傷口爆裂,龍見狀送天入院。烈搬入贊單位,方知上手周太走佬兼租上租,贊無奈讓烈居住。

芬做會頭,託清將會銀五萬存入銀行,清偷龍轉鳳,將錢買期指。兩日後,天出院,雖有部分員工復職中天,但仍有三百人被挖走;此時滔已交了一盒天的錄音帶罪證予警方,龍被派請天返警署問話。天懇請龍給予一句鍾辦事,龍允;中天股市已下瀉五元,天在另一廂約保險業五大巨頭商借三百員工,眾巨頭支持,中天股價漸回升,天繼續推高股市,滔蝕錢過億元,中天三百員工成受害者。龍目睹一切,決暫不請天返警署問話,並細查滔交來的錄音帶,發現乃剪接而成,遂轉向滔調查。

龍被派潛入滔名下其中一間投資公司做臥底,蒐集罪證;多日後,滔已起清龍底,準備將有關之罪證文件搬走,此時龍已把文件完成影印逃走,滔班齊人馬追截,以電油樽擲入龍之貨車內再燃點爆炸,龍及時跳車逃脫,但全部證據被毀,功虧一簣。贊得知貨車及車內之成衣存貨被毀,心痛不已。警方出搜查令搜查滔名下廿八間公司,豈料所有公司竟同時倒閉,約三萬六千人被騙,涉及金額約二億港元,所有負責人亦同時失蹤,更有市民被騙後跳樓自殺。警方得不到半點線索,龍被迫休假。清仍在滔的保險公司內工作,可是公司架構猶如一盤散沙,清無心戀戰。仲自認認識天,遂帶清往中天找之,不料被接待員從中作梗,拒諸門外,清見顏面無全,向仲破口大罵。榮有門路內部認購買豪宅,唯要三百萬訂金,清向贊兜搭。贊見有利可圖,偷按贊記予財務公司,得百二萬,清遂以自己身份證作抵押向財務公司借多三十萬,瞞贊將錢用作走私,欲一賺雙倍才認購豪宅。

清走私失敗,接頭人又走佬,贊又不斷追問認購豪宅一事,清徬徨不已找榮求助,可是榮只願借出三萬予清暫還大耳窿息口。龍暗中追查訛騙案負責人志的下落,竟查出志的手提電話費單內有多次與東莞聯絡的記錄,龍因此得以復職,聯絡國內公安協助,並與飛上東莞追查,在天的支持下,終逮捕志並押返香港。龍感激天的從中協助,選購一名貴毛筆答謝,兩人惺惺相惜。仲、清關係日漸惡化,仲在贊記內幫助又常出錯,清更覺羞恥,仲忍氣轉做看更以免再帶給包家更多煩惱。仲多番不如意,決返上海居住,清未作挽留。清欠下大耳窿的錢已起釘至一百萬,惆悵不安。天偶然在文件內發現仲遺下的舊地址,驚悉好友曾找自己,遂親往包家找仲,豈料仲剛啓程往車站返上海,清未去送行,與天踫個正著。

第6集

朗清千辛萬苦趕上仲的直通巴士,並將向大耳窿借錢走私,以至現在起釘至一百萬欠款的事相告,求父向黃天借錢還債。黃天、潘仲久別重逢,彷如隔世,黃天亦爽快借潘仲一百萬還債,朗清得以進入中天工作的機會,每月扣除大部份的工資作分期還債。朗清無法再瞞包贊,將真相告知,包贊「啞仔吃黃蓮」,為已押鋪予財務公司所追討的第一期還款項而惆悵,朗清口頭承諾,替包贊想辦法。玉芬往大嶼山旅遊兩天,包贊無計可施下向貞烈反口,要求再付租金,貞烈手緊,屢騙被包贊指派去收租的文龍。Lucky(烈的狗)突然失蹤,文龍伴貞烈返家尋找,方知貞烈的複雜身世;文龍又見貞烈欲賣去電視機、錄影機籌錢交租,遂阻止並瞞父替貞烈交租,貞烈感激。包贊尚欠三萬,偷動用「贊記」公款,被玉芬發現拆穿一切,潘仲得悉,向朗清大罵一頓,朗清自知理虧不敢多言。玉芬自知一家人欠潘仲太多,不作追究,拿出積蓄與金飾予包贊歸還第一期欠款,暫度難關。

第7集

志被泊滔用金錢收買改口供,將罪證獨攬上身認罪,泊滔無罪釋放,再以股市內幕貼士收買了朗清做線人,索取黃天的機密工作動向,重新佈局陷害之。朗清可謂恩將仇報出賣黃天。吃下兩家茶禮,並在股票上屢有斬獲,金錢以倍數增長。泊滔向銀行超額貸款的限期已到,銀行內部開始查數,已虧空公款的貸款部經理促泊滔儘快填數,不然將會供出一切;泊滔見形勢不妙,找來兩大陸同志將經理暗殺,並把銀行內的罪證偷取,毀屍滅跡,再從大馬的總公司偽造文件以證明公司的還款能力,瞞天過海。黃天收購西貢北部村地發展別墅洋房的計劃已為泊滔得知,遂透露予炒地皮專家正往收購其中一幅地,並教路一定要與中天合作發展,比即時易手的利潤高出十倍,黃天無奈的與正合作。正派家慧與黃蕾商談合作細則,卻原來兩人乃黃天久別重逢的離婚妻子及女兒。

第8集

黃天故意把全盤興建計劃交與任則師的黃蕾負責,讓她有實習機會,唯黃蕾對父自小憎恨,態度極差,黃天還派朗清任黃蕾助手,好使知道她的日常概況。黃茵從美畢業返港,黃天遂拉攏一家人晚飯糰聚,但久別疏離,氣氛冷淡,黃茵年少無知,竟衝口説出內心不滿,拂袖而去,黃天只感無奈。朗清因販賣黃天的情報予泊滔,得到一內部認購單位之權利,遂以替朋友看屋的藉口搬離包家獨居,潘仲以為可與子一併搬走,豈料被拒諸門外。May一直單戀朗清,竟自動獻身,勾引朗清上其家鬼混,朗清照單全收。貞烈與文龍日久生情,相約郊遊攝影,但貞烈脾氣古怪,旅行後又一反常態,對文龍不瞅不睬

第9集

文龍不甘心案件就此結束,決繼續追查,發現兩同志的槍械由軍火雄提供,遂拘捕之,雄怕死爆大獲指證乃Vincent(泊滔手下)指使;但泊滔總快人一步,送Vincent往台灣,並派人殺雄滅口,剛好雄在盤問時詐病,欲在送院途中逃走,結果被殺手亂槍掃射垂危,連即將結婚的警員光亦被殃及身亡。另一方面,朗清為攀龍附鳳,向黃蕾大獻殷勤,冷落May並提出分手,可是黃蕾對他並無好感,率直拒絕之。黃蕾被相士批出將有姻緣,在街上偶遇文龍三次,留下深刻印象。朗清受泊滔任命,故意疏忽細閲三份西貢村屋之地契合約內容,令合約失效;朗清假意向黃天道歉表示失職,黃天未有懷疑不作追究。文龍追問貞烈避開自己的原因,貞烈坦言因自小無家庭溫暖,以致對人不信任,恐怕文龍將來會離開自己,故此才逃避現實,文龍聽後對貞烈憐愛有加。

第10集

文龍查出Vincent的傳呼機竟常與朗清聯絡,遂以Vincent名義約會朗清見面問個明白,方知朗清失去道義,替雷泊滔做線人。文龍又得悉好友光殉職,知道為泊滔所為,激動下在酒樓內以槍指嚇及警告泊滔一番,以洩心中怒火。事後泊滔往投訴科投訴文龍濫用職權,文龍被急召問話。此時雄證實死亡,Vincent亦從台灣返港,逍遙法外。文龍誓要釘死泊滔,遂向與泊滔近期來往密切的「龍騰集團」董事森埋手,森為免惹禍上身,斷絕與泊滔合作;泊滔報復,收購了包贊押鋪借錢的財務公司,迫包家三個月內還清餘款,否則封鋪;包家商議決賣去現居的單位應急,收回貞烈現居的小單位自住,朗清亦心中有愧,將積蓄拿出,協助包家,眾人對他有點改觀。黃天查出三幅合約失效的村地與泊滔有關,中天董事亦質疑是項計劃之回報,黃天在壓力下被迫宣佈擱置計劃。

第11集

黃蕾以為父不滿其工作表現才擱置計劃,向他大罵一頓;黃天為了不想令黃蕾失望,決賣去中天10%股份買了三幅坐地起價村地,讓黃蕾復職,泊滔與正因此大刮一筆。黃茵得悉後,極不滿的向黃蕾告知真相,黃蕾雖感動,但總不忘自小被父拋棄的感受,向黃天辭職。正被一未成年少女控以強姦,文龍知道釘死泊滔的機會來臨,遊説正供出泊滔的罪證,便會向律政署求情減刑,正為明哲保身供出一切,泊滔被拘捕,文龍在立功之際,投訴科的報告表示,文龍濫用職權的行為成立,即時革職。包贊賣屋兼被封鋪才足以還清欠款及息口,搬進小單位內,潘仲亦搬出與子共住。文龍發現貞烈被迫遷後,原來無家可歸,遂帶她返家與文鳳同住一房,包贊死不蝕底,收取貞烈一間房的房租。貞烈最怕與陌生人接觸,每天行為古怪。玉芬往找舊夥計承接送貨工作,包贊拒做這些卑微工作,四出搵工。

第12集

文龍協助母送貨時,竟偶遇黃天,被賞識邀入中天投資部任外匯交易員,碰到朗清亦被調職加入相同部門成為同事,倆人於試用期內,以公司資金每人三百萬替公司投資外幣買賣作為測試。原來自從黃蕾辭職,黃天將整項西貢改建計劃轉售予一澳洲財團,再購回中天10%股份。玉芬看穿包贊搵工失敗,遂把嫁妝交予父搞生意,包贊歉疚未有收下,答應做送貨工作,從頭做起。玉芬操勞過度,病倒家中,貞烈愉愉做好家務,眾知悉貞烈脾氣,未有拆穿,若無其事的邀貞烈每晚一起吃飯,貞烈首次感到家庭溫暖,更正式公開與文龍拍拖。

第13集

朗清見黃蕾心神恍惚,加倍注意,竟見黃蕾悶極去戲院赴約,朗清慌忙灌醉自己博同情,誰知May一直對朗清餘情未了,經常跟蹤他,目睹朗清的行徑。尚有兩日,文龍與朗清要交工作業績報告,朗清已連番下注,略有進脹接近公司所定的限額;反而文龍從未入市,因他知道兩日後,德國將會公佈總統的腫瘤是良性或惡性,此消息將會影響馬克的大幅上落,文龍見公司內最當黑的同事孤注一擲買趺,遂背道而馳買升,結果勝出,失敗的同事即時被革職,文龍與朗清正式成為中天員工。馬成忿怒向黃蕾大爆內幕,黃蕾情天霹靂,在母面前仍強裝若無其事,其實已情緒崩潰,漫無目的四處購物,用盡信用咭限額,並把身上所有現金給予乞丐,在其中一紙幣寫上「人生無希望」的字句。黃蕾因無錢結賬晚餐,遂約朗清出來代為繳付,感情因而邁進。

第14集

朗清倍黃蕾往酒吧解悶,竟踫上馬成,馬成當眾公開與家慧豔史,與迪黃蕾起衝突,並乘機把她擄走兼禁錮,向黃天勒索一半身家。黃蕾始終不能接受母親十八年的欺騙,遂約朗清到海灘訴心聲,朗清見機會來臨,亦相告自己身世,造成同病相憐;黃蕾衝動下向朗清提出結婚,逃避現實,朗清計劃成功。Amy任黃蕾伴娘,代為相約舊同學茶敍兼派喜帖,黃蕾無意在學生舊照中發現了文龍,驚悉他就是三度偶遇的心儀男士,卻原來又是舊同學,一切猶如天意安排,可惜文龍因失約未相遇。朗清找文龍任伴郎,並在與黃蕾選購結婚戒指時介紹認識,此時黃蕾又踫巧得回寫上「人生無希望」的鈔票,竟發現文龍已在下款加上「難得有情郎」的字眼,感觸下突然向朗清拒婚,拉文龍離去,盡訴心中鬱結。

第15集

黃天得知女兒取消婚禮,向文龍問個明白,瞭解黃蕾的心情,自己亦後悔未盡父責。馬成之綁票案上庭審判,家慧、黃蕾出庭作供,馬成之辯論律師故意在出庭前通知兩人將會在庭上揭開馬成與家慧十八年前通姦的事,黃蕾為免家醜外傳,在庭上改人供,馬成因而無罪釋放。馬成存心報復,將事件發放於傳媒,成頭條新聞,影響黃天聲譽。中天董事為免黃天影響公司形象,找來丁進及其子民輝加入,目的以削弱黃天權力。貞烈每年生日均孤獨渡過,並例必寫信到電台點歌祝福自己,今年卻例外,約會文龍相伴渡過廿一歲生日;文龍在午夜十一時多才得悉真相,千辛萬苦在有限時間內買來蛋糕和禮物,貞烈感到幸福又溫暖。

第16集

黃蕾因曬相店出錯,獲文龍與貞烈旅行的照片,才知文龍已有女友,心中矛盾。黃茵要加入中天工作,決不依靠父親關係,依正手續見工,擊敗對手成為投資部員工,認識被其姊黃蕾悔婚的朗清;May自被朗清拋棄,在日發公司做秘書兼被老闆包起,金屋藏嬌,兩人偶然相遇,寂寞間重修舊好。黃天賞識文龍,相約晚膳,反之卻訓示朗清做事操之過急,朗清以為是文龍在其背後煽風點火,心中妒忌又不滿。文虎任超級市場之攤位試食推銷員,邂逅古怪的小蓮,小蓮在超級市場內盜竊得文虎解圍,相處下來,方知小蓮從內地到港尋未婚夫,唯地址模糊,金錢用盡,才弄到如此地步,文虎相助,終尋到其未婚夫居所,惜已人去樓空。民輝一次無牌駕駛兼撞傷人,被警方拘捕,丁進委託著名律師學華替民輝辯護,竟能打贏官司,洗脫罪名,丁進甚為賞識學華做事之不擇手段,邀她入中天幫手,為未來打擊黃天鋪好陣勢。

第17集

包贊的舊夥計徐開製衣廠,當中有股東退股,遂邀包贊加入,包贊與妻終守得雲開,再任老闆。不出多久,徐妻在美車禍重傷,徐遂放棄香港事業赴美照料,把股份出讓,包贊見廠房潛質優厚,卻又無多餘金錢買下徐股份,深感可惜。文龍、貞烈又往宿營拍拖,約定文虎兩日後入營匯合,文虎因多日不見小蓮出現超級市場,非常失落,失約入營。黃蕾對母仍心存芥蒂,常逃避接觸,獨自落寞;一次獨往大嶼山旅行,竟巧遇正在宿營的文龍與貞烈,被邀加入作伴,協助文龍擺檔替貞烈賣畫,貞烈獲意外驚喜,令黃蕾又羨又妒。黃天事後向黃蕾開解,望能原諒母親的過錯,免令已後悔又自責的家慧再受折磨,黃蕾終醒覺。民輝被調入投資部搜查黃天的漏洞,豈料民輝因貪念作私人外匯買賣,觸犯公司規條,黃天得線眼報訊,公開拆穿此事,丁進得學華從旁冷靜分析,決對民輝作出適當懲罰,免留痛腳和話柄。

第18集

文虎終在酒店大堂踫到小蓮,方知她每夜在不同的酒店大堂沙發上留宿,神憎鬼厭,幸得文虎同情收留,小蓮又向文虎借八千元匯返鄉下父母後失去芳蹤。文虎被母責罵,卻仍替小蓮辯護,誓要找到她問個明白,惜徒勞無功。Grace開清吧,牆上有畫在寄賣,文龍遂託黃蕾幫助向Grace建議寄賣貞烈的掃描,終如願,文龍以晚飯致謝,竟被朗清踫過正著,朗清以此證實文龍橫刀奪愛,好友關係備受考驗。朗清又向黃茵展開追求,望藉其關係減低黃天對己的偏見。另一廂,又得悉日發公司即將被收購,遂又投向May懷抱,索取內幕消息買股票。黃天正處理青藍大橋暗標價事項,誰料竟遭和景集團投得,董事局懷疑乃黃天洩漏公司機密,學華更作證曾踫見黃天與「和景」老闆聚舊,黃天方知誤中丁進陷阱,四出偵查,發現是民輝勾搭上為間諜的「和景」秘書,才洩露機密,丁進大愕,再次失策。

第19集

貞烈寄賣的掃描銷量極佳,遂相約文龍與黃蕾到Grace清吧慶祝,文龍乘機又偷請黃蕾替貞烈找一份廣告設計的工作,黃蕾終不敵內心的妒忌,斷然拒絕,並坦白道出愛意。黃蕾雖有點後悔,仍提起勇氣,約文龍看演唱會,文龍未去赴約,亦想將此事告知貞烈,但瞬即收回。包贊決把香港廠房移上東莞,減低成本,繼續生產,文虎辭去舊職,與父齊做開荒牛,接到第一張訂單,誰知包贊出錯,訂錯布料,幸得玉芬鍥而不捨向鄰近行家買到相同布料,助夫渡過難關;此時,文虎發現小蓮乃廠內車衣女工,追問下方知她騙財的苦衷,予以體諒。朗清與黃茵拍拖的事被家慧發現,告知黃天,黃天看透朗清的目的,提醒女兒,黃茵誤父偏見,倆起爭執,幸得家慧從中調解,黃茵因此對母改觀。朗清得May發放「日發」收購消息,在股市連番斬獲;此時,政監處找朗清、May與「日發」老闆協助調查一宗內幕交易案。

第20集

朗清問話後,收到法庭的傳票,May因深愛朗清,願在庭上作假口供令朗清無罪;另一廂,丁進藉此案打擊黃天,黃天念在與潘仲的交情,在董事會上包庇朗清,直至案件審結為止。豈料,May竟偶然發現朗清與黃茵相戀,終醒覺一切,唯在法庭上仍無因愛成恨指證朗清,冷靜的提出分手。小蓮一直欺騙父母謂已尋到未婚夫聰在港安居,誰知竟在東莞街頭踫到父母前來探親,危急下得虎自認是聰,隱瞞過去,小蓮更感激不盡,兩人漸生好感,開始約會。家慧從報章獲悉一日本財團將收購一幢別墅,此別墅正是當年與黃天渡蜜月的地方,黃蕾穿針引線,安排一家四口往別墅渡假,令家慧甚回味昔日歡樂的光景,可惜,黃天翌日因緊急公事,匆匆離去,令家慧頓感失落。文龍在油吧內遇酩酊大醉的黃蕾,遂送她返家並表明深愛貞烈,叫她死心;怎知貞烈從文鳳口中得知文龍送黃蕾返家,文龍誤為黃蕾搬弄是非,破口大罵後,方知怪錯好人,遂瞞貞烈往道歉,貞烈識穿,激動下提出分手,搬離包家。

第21集

貞烈在房內收拾行李時,見文龍留在玫瑰花瓣內的字條隨花開而紛紛落下,細看文龍一字一句的真心話,感動得熱淚盈眶,不記前嫌。家慧仍懷緬昔日與黃天的感情,期望著複合的一天,奈何黃天已無法回頭,多次欲向家慧表白時都難以啓齒,不忍傷害。小蓮獲假期到港旅遊,包家熱情招待,更與文虎朝夕相對,感情一日千里;可是,無獨有偶,小蓮竟在此時碰見未婚夫衝,小蓮未理會,調頭離去,但衝百般痴纏,求文虎代為穿針引線,文虎信任小蓮,勸喻將舊情交代清楚,豈料幫人卻害了自己,小蓮與衝的舊情復熾,文虎只好黯然成全兩人。David(中天職員)因作弊被會計部揭發,即時勒令離職,會計部把David電話錄音的證據交黃天查辦,黃天一時大意遺留在家慧家裏,家慧發現當中還錄得朗清與May內幕交易的對話,向朗清大肆質問,朗清知大禍臨頭,懇求家慧隱瞞此事,家慧拒做幫兇,駕車找黃天往告發,朗清驅車追截,險象叢生,家慧失事撞毀爆炸,朗清逃去無蹤。

第22集

家慧不治身亡,黃蕾不堪一擊,昏迷入院。由於家慧的汽車車身嚴重焚燬,警方亦無法判斷失事前是否曾被碰撞過,以致只能視作一般交通意外看待,朗清鬆一口氣。黃蕾身體狀況未見好轉,驗身報告卻指出其健康正常,只因心理影響,以致抑鬱、虛弱,黃天多番試圖打開女兒心結,可惜未有生效。貞烈在探病時經文龍介紹下,認識了黃天,並看透了黃天心內的寂寞和難受,決捨棄與文龍看電影的時間,約黃天返家作客,親自下廚,並送贈一幅自畫的Q版漫畫予黃天,令他再展笑容,無形的拉近了兩人的關係。黃蕾堅持出院送殯,但礙於心內的恐懼和壓迫感不斷增加,終不支再次虛脫暈倒,黃天只有獨自主持大局;數日後,黃蕾身體漸康復,竟偷走出院,欲離港忘記一切,無奈苦侯距離起飛的時間實在難捱,只好傳呼文龍到酒吧相伴,解除抑鬱、苦悶。豈料文龍忘記帶傳呼機,被貞烈在家發現,匆匆趕至,見蕾已爛醉如泥,口不擇言,倒臥在酒吧地上。

第23集

貞烈把黃蕾帶返家,剛好包家眾人上東莞公幹,屋內空無一人;此時,文龍趕至,見黃蕾歇斯底里的喪失理智,決不再姑息的責罵她一番,黃蕾因此稍為平復。一夜過後,黃蕾似被罵醒,振作地重新做人,實質上她把過去依賴母親的感覺投射在龍身上,對他百般依賴。丁進派學華陷害合約部的倪峯,以五十萬收買其前度女友麗表示其金輪公司週轉不靈,求倪峯協助偽造一份中天長期合約,以證明公司實力,致使能幫助完成商談合作計劃。另一方,丁進提出調學華入合約部減輕倪峯的工作量,黃天心知不妙,仍沉住氣,點頭應允。倪峯已為麗偽造了一張與「金輪」訂購過千萬的辦公室用品合約,不出多久,麗失蹤,「金輪」易手,倪峯慌忙向黃天報案,黃天找文龍協助,查出學華在機場向麗付報酬的情況,恍然大悟。朗清因誤殺家慧後,已無心在黃天身邊工作,適逢丁進觀人於微,成功招攬旗下;民輝又在丁進安排下加入會計稅務部,發現中天正著手計算三藩市華特地產暗標價的成本研究,由堅叔策劃。

第24集

堅叔是唯一知道三藩市華特地產暗標價的人,清聯同輝查得三組電腦密碼,獲得暗標價銀碼後向外洩露,堅叔被指失職,革職查辦。可幸,華棋差一着,被天取得陷害峯的證據,唯天仍給予華一次改過的機會,未告發之;清又進貢一計謀予進,只要在中天六個最賺錢的部門內,每部門增加一發展部,以推動運作為名,從中遂步吞併,並邀正、成、滔,三個與天有過節的人做部門主管,另外,更以鉅款收買華轉投向天的一方,做商業間諜。

第25集

六個部門元老同時退休,天知乃進所為,派忠臣武、峯及龍在各部門內抵禦敵人,龍被升為投資部主管。清是投資發展部主管,倆成對頭。贊獨自在東莞打理廠房,竟被舊女工虹迷惑,租來單位金屋藏嬌;芬在港替夫覓鋪位賣時裝,重振聲威,竟偶遇兩姊妹玉、芝,一見如故,成生意夥伴,夥伴更聘仲為店內售貨員;唯天網恢恢,芬見贊神色古怪,終發現了這段婚外情。龍生日,蕾失驚無神前來替龍慶祝,打消了龍與烈的計劃,蕾帶龍重返曾三度偶遇的舊地,憶述二人的緣份,龍聽後也覺奧妙。

按此下載全新Yahoo APP,睇盡最新娛樂新聞、樂壇消息、名人熱話、熱門電影、Netflix劇評,新人更可即時換領限量新人禮,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