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稱打擊非法捕獸器一邊帶頭使用 目擊者: 有漁護署職員放捕獸器

【動物專訊】很多動物因捕獸器而慘遭傷害甚至截肢殘廢,漁護署曾公開表明打擊非法捕獸器的同時,卻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被揭發為了捉狗而在山上放置捕獸器。有熱心市民向本報報料,指昨日(7月20日)下午在青衣寮肚山上目擊數名身穿漁護署服飾的人士將七個套索捕獸器綁在樹底,並以樹葉遮掩。據知該山上有多隻社區狗生活,但近期突然被人多次投訴及報漁護署要求捉狗。本報正向漁護署了解有關事件及查詢漁護署放置捕獸器的數據。

青衣寮肚原是綠化帶,該處的社區狗原本過著平靜生活,但去年政府提出計劃將青衣寮肚的綠化地改劃成公營房屋,並清拆部份持牌寮屋,令山上居住的狗也受影響,據知有狗甚至被人用玻璃樽和石頭襲擊。去年有人突然向漁護署投訴有狗咬人,結果漁護署人員於去年12月6日以狗索捕捉了一隻7歲唐狗女阿治,阿治翌日在漁護署新界南動物管理中心死亡。漁護署其後亦向本報證實阿治死亡的消息。

有義工曾對本報表示,山上有幾隻狗原本是一名婆婆所養,但婆婆後來搬上公屋,只能讓狗在該處放養,有義工早前介入為狗絕育,及為狗B安排領養。阿治是義工所認識的其中一隻狗媽,她突然被捕捉然後死亡,令義工十分傷心。

傳漁護署每日出動捉狗
然而,阿治的死只是山上那些狗噩夢的開始,據知村公所不斷向漁護署施壓,要求盡快捉走山上的狗。有知情市民指,漁護署勞師動眾,近兩星期每日派兩至三組人來捉狗。

有市民更向本報報料,指昨日下午4時許在山上看到數名身穿漁護署服飾的人士,有漁護署人員直言是來放置捕獸器,又稱在放置期間「職員會睇住」。該市民問到放捕獸器是犯法,那職員則指漁護署認可便可以使用。那市民目擊漁護署人員將7個套索捕獸器綁在樹幹底部,並以樹葉遮蓋。從讀者提供的片段及相片所見,在影片中出現的男子所穿的服裝,與平日的漁護署職員衣服吻合,而有部份人更帶有多個捕獸器,漁護署則稱為誘捕器。當動物踩中會被鋼鐵製的捕獸器夾實,以往曾有多狗、野豬等踩中而受傷,當他們掙扎逃走時,甚至因而扯斷手腳。

本報正向漁護署查詢是否派員在該處放置捕獸器及理由,並要求漁護署提供過去有多少動物被捕獸器傷害,當中有多少宗涉及漁護署所放置的捕獸器,至截稿前還未收到回覆。

三年前有狗被漁護署捕獸器所傷
漁護署使用捕獸器已非首次,2019年2月17日,有市民在獅子山目擊4名漁護署人員以罐頭誘捕一隻白色狗,以捕獸器將狗捉走,當時該狗掙扎下嘴部和前腳流血受傷。當時漁護署聲稱那是「誘捕器」,並指不會對狗的身體造成傷害。根據時任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在2017年回覆立法會議員的質詢,漁護署在2017年前五年平均每年以捕獸器捕獲約2270隻流浪動物,當中包括1540隻流浪狗。

根據《野生動物保護條例》(第170章),任何人未經漁護署許可,不得管有狩獵器具,亦不得使用狩獵器具狩獵野生動物,否則最高可被判罰款5萬元。

關注捕獸器問題的動物義工黃豪賢表示,漁護署人員採用的這種捕獸器用綱索套緊狗的腳部,看似沒傷害性,但其實動物會受驚逃跑,在掙扎過程中可能會令腳受傷,有些狗更因為太驚慌而咬斷自己的腳。他又質疑漁護署提出要打擊法捕獸器,但又自己動用特權放置捕獸器捕捉動物,是十分荒謬的做法。「捕捉本質上已有問題,動物在山上自然生存,你為什麼要走去捕捉他們?」

NPV主席麥志豪亦說:「為何漁護署叫人不要用非法捕獸器,自己又用這些看似傷害性較小的捕獸器?我建議漁護署應該帶頭停用捕獸器,用一些和平的手段去處理流浪動物的問題。」

有市民昨日目擊穿著漁護署服飾的人員在青衣寮肚山上放置捕獸器。
有市民昨日目擊穿著漁護署服飾的人員在青衣寮肚山上放置捕獸器。
消息指漁護署近兩星期每日派人上山捉狗。
消息指漁護署近兩星期每日派人上山捉狗。
漁護署人員放置套索捕獸器,當被困狗隻掙扎時有機會受傷。
漁護署人員放置套索捕獸器,當被困狗隻掙扎時有機會受傷。
有市民早前亦曾拍攝到漁護署人員手執多個捕獸器上山放置。
有市民早前亦曾拍攝到漁護署人員手執多個捕獸器上山放置。
狗媽阿怡去年12月於青衣寮肚山上被漁護署捕捉,翌日突然死於漁護署動物管理中心內,令義工十分傷心。
狗媽阿怡去年12月於青衣寮肚山上被漁護署捕捉,翌日突然死於漁護署動物管理中心內,令義工十分傷心。
漁護署已非第一次以捕獸器捉狗,2019年2月一隻白色狗於獅子山被漁護署以捕獸器捕捉,當時他因掙扎而令嘴巴和前腳受傷。
漁護署已非第一次以捕獸器捉狗,2019年2月一隻白色狗於獅子山被漁護署以捕獸器捕捉,當時他因掙扎而令嘴巴和前腳受傷。

 

The post 一邊稱打擊非法捕獸器一邊帶頭使用 目擊者: 有漁護署職員放捕獸器 appeared first on 香港動物報 Hong Kong Animal Pos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