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e in Hong Kong香港設計新勢力

·10 分鐘文章

近年香港對設計及創新工業作出巨大支持,令一眾年青設計師得以發揮所長。特別每年由香港設計中心主辦、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創意香港為主要贊助的「DFA設計獎」,旨在提升設計師在社會上的地位及獎項表揚亞洲區內具影響力的設計領袖及設計項目,今次(嘉兒)找來一眾得獎設計師,與我們分享他們創作之路。

Mandi Lam 林潔明 DFA 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2020 : 創意智優青年設計才俊獎 2020得獎者 請分享你代表作品的構思及靈感? 我的代表作品是首個女裝系列「如霧」(STEAM)。生長在香港充滿本土文化的城市,我常常受街頭所見所聞影響。這個系列的視覺聯想就是以源自香港獨特的竹棚和街頭海報牆,而靈感則啟發自變幻無常就,模糊性的概念。服務設計的形態,結構和圖案呈現出抗拒囿於形狀的慾望。為了表達這系列的主題,我的好友陳穎然把我的設計概念詮譯成以下文字:『迷霧如煙裊裊,永無靜止的狀態為肉眼可見,無法看見的是穿梭其中尋尋覓覓的視線。一起一伏,一聚一散,霧氣的變化轉瞬萬變。在平靜裡,醞釀動盪,醞釀「身份」與「永恆」糾纏不清的反覆詰問。』 你的作品有甚麼獨特風格? 我創作每個系列都會有一些概念或思維想表達,過程較天馬行空,所以會嘗試很多非一般的材料或技術來達到想要的視覺效果。加上大學時主修針織設計,所以對不同面料跟制作過程有一定的認識,可融匯貫通嘗試不同的配搭。例如我的畢業系列結合數碼印花和熱熔技術在毛衣上, 造出較一般毛衣不一樣的質感及突破。我會把我的時裝作品當作可穿的藝術,讓穿著者感到獨一無二之餘亦能參與表達藝術其中。 現在非常重視可持續性及環保議題,你有否在作品中加入這些元素? 沒錯,所以我為作品選材時會盡量採用全天然成份如純綿或純羊毛,避免用對環境造成污染的人造纖維;並且在制衣過程中善用材料,減少浪費。現時市面亦有很多循環再用,再生物料及公平貿易的材料選擇。 我其中一件設計作品就用過一些製衣工厰剩餘的針織面料設計,替原本會遭棄置的面料灌注新意義。我亦希望我的作品能保持耐穿,屬不受潮流季度掣肘的slow fashion。 你對可持續性時裝的發展有何看法? 作為設計師,我認為這是十分正面的發展,並提供更多有意義的思考和創作空間給業界。數年前,我亦因為受全球暖化影響開始轉為素食者,所以十分明白發展可持續性時裝的急切性。尤其眼看眾多現時快速時尚品牌的壟斷及泛濫,時裝界應該團結發展可持續性,更主動緩解這個現況。

Samson Leung 梁碩仁 DFA 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2020 : 青年設計才俊優異獎 2020得獎者 你的作品有甚麼獨特風格? 我的作品着重的是與受眾的坦誠溝通。我將複雜的思緒,透過精緻的手工藝呈現出來,這些作品往往用上自家研發的物料,而且配上大膽的剪裁,不論質感或是剪裁,均是獨一無二。我的作品既隱晦,又陽剛。 在平日的設計過程中哪一部份令你覺得最具挑戰性或是最困難? 在整個設計過程中,最困難的應該是試驗的過程吧。 儘管我有很多不同的布料和剪裁想去研發 ,但礙於器材和原料的限制 ,很多想法都未能付諸實行 。試驗的過程正好讓我回歸現實,確保我的想法都是可實現的。 未來有什麼目標想達到? 相信去年的畢業身與我一樣都有同樣的想法,就是疫情打亂了我們的部處。我正在籌備我個人品牌「SHEK LEUNG」的首個系列,也同時在籌劃如何在這個非常時期下推出。希望在不久的將內我能以我的作品在世界各地與大家見面。 請分享你代表作品的構思及靈感? 我的碩士畢業作品為 「To The Ones That Hurt The Most」。這個系列建基於我自編自導自製作的電影,名為「Final Director’s Statement」。在電影裡,一名畫家為了要超水準的畫出窗外的風景,不惜把自己困在房間裡。這部電影突出的是畫家在畫作破裂後負面的情緒。這道風景其實就如中國古代的山水畫一樣,是畫家對自身的反映。這個主題與我學士畢業的作品一脈相承,互相連接。作為電影的延伸,我的碩士畢業作品以精心鋪排的瑕疵,把這部電影描述的內容呈現出來。

Aries Sin 冼美玉 DFA 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2020 : DFA亞洲最具影響力設計銅獎 你認為要成為一位成功的時裝設計師要具備什麼條件? 衣服,是我們表達的媒介,設計師本身必須要有足夠的細心和對身邊事物敏感,才能透過衣服去與人溝通,呈現一個獨特的觀點出來。另外,也要好好跟自己溝通,懂得聆聽自己的內心,才能保持自我風格,與時並進。 你覺得在香港做時裝設計困難嗎?為甚麼? 香港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這麽少的地方,卻充斥著不同的設計可以性,奈何大部分人還是太循規蹈矩了,怕有「錯誤」,不夠包容,古語有云「創作是由錯誤而產生」,若視野過於保守,是很難有新的光花出現。人如是,創作如是。近年出現各大不同的 funding 鼓勵創作,望漸漸能影響不同的層面,令大家增加多一些包容和幽默感吧,也會令從事創作的人,多一份尊重和動力的。 你的作品有甚麼獨特風格? 以包容,多元及世界公民的核心價值出發。MODEMENT 認為時裝不在於性別而是態度,更是穿衣者與衣料之間的關係。遊走於感知與開放,MODEMENT 代表了選擇,好奇及自主自由。 每件作品打破潮流的限制,創造永不過時的個人風格。獨特的剪裁與創新的物料,讓每人也能展示最自信自我的一面,透過衣服去展現最真實的自己。 在平日的設計過程中哪一部份令你覺得最具挑戰性或是最困難? 其實設計的過程真的很開心,也很享受的,無論遇到什麼難題,也總會有解決的方法,這同時也在激活解決問題的能力,感覺是挺幸福的。最困難的,反而是設計以外的事情吧,做自己不擅長的位置,需要不斷地技能解鎖,才是是有挑戰性。

Anais Mak麥雋亭 DFA 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2020: 創意智優青年設計才俊獎2020得獎者 請分享你得獎作品的構思及靈感? 這次展出作品來自春夏2021系列,疫情 STAY HOME 這一年,翻箱倒籠整理,解構和重塑過去十季以來,那些溺愛或是有所遺憾的舊作。 你認為要成為一位成功的時裝設計師要具備什麼條件? 所有創作的基本,幾乎都源自了解自己和關心社會,時裝是當代語境下用衣服來對話,所以時裝設計師的自我與聆聽同樣重要。 你覺得在香港做時裝設計困難嗎?為甚麼? 像巴黎時裝週上除了有來自本地、倫敦、紐約、米蘭;也有來自東京、首爾、柏林、烏克蘭、廈門,甚至香港的我們。我一直相信除了所謂的四大時裝首都有著先天優勢,紮根地球其他地方的所有人,也不應該著眼於地域上的絕對困難,反正創作的路就是不容易,解決困難也是創意發揮的一部分。有人說,香港落後於歷史文化土壤,可是,身分認同也可以是有趣的課題啊;又或許,我們的創作氣候還在一直追趕西方的標準,但是這裡的零售體制比歐洲發達得多,消費也是支持創作的模式之一。 你的作品有甚麼獨特風格? 我的創作大多始於女性的勇氣和嚮往。

Yoyo Chan陳珮怡 DFA 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2020 : 香港知專設計學院青年設計才俊獎2020得獎者 你的作品有甚麼獨特風格? 融合文化是我一直的初衷,希望文化能融入時裝內,把信息一代一代遺傳下去,並且保留不同文化中的美,不斷在世界留下痕跡。所以我的作品其中一個特色是用了一些以往「transformation reconstruction cutting」的方法把紅白色布拼合,再縮窄車成日本傳統煙霞的圖案,讓古舊的圖案加入一點新的紋理或觸感。另外,我的作品中結合了古式和現代風格,並以繩聯繫不同的衣服組件,在衣服的細節中創造出不同變化。 在平日的設計過程中哪一部份令你覺得最具挑戰性或是最困難? 不斷的嘗試或測試是對我而然最具挑戰性的,在最終設計之前需要經過無數次試驗,例如布料配搭、染色效果、印刷效果等,需要從中找出最理想的效果。在紙樣方面也一樣,需要把天馬行空的想法實踐出來,不斷失敗重頭開始總是最折磨腦袋的。但同時亦很享受,因為在這部份不斷向困難挑戰到最後完成作品,很有成功感和滿足感。 未來有什麼目標想達到? 隨著消費者價值的不斷變化,快速時尚的市場價值正在逐漸消失,人們正在尋求更多注重細節和品質的增值服裝。 我將朝著這個方向發展自己的職業,將傳統手工藝和文化轉變為一種時尚。另外,希望能夠在時裝路上繼續挑戰自己也許會繼續參加一些時裝比賽或活動,不斷吸收新經驗並創作更多既嶄新又實用的設計。 你認為要成為一位成功的時裝設計師要具備什麼條件? 我認為成為一位成功的時裝設計師要時時充滿好奇心和保持熱誠,好奇心可以推動自己尋找靈感和刺激腦袋思考,這才能創作更多有趣的設計和產生有趣的想法。以保持熱誠是由於時裝並不是主流行業,需要對時裝保持熱誠,才能堅持創作的道路並樂在其中。

相關文章:

買不起也要去看!來自台灣的高訂珠寶Chara Wen在港開展覽 超過50件珍貴作品 美到令人窒息

Are U Ready?準備好出櫃!

女生最愛!2019年Chanel最新季白色手袋一次過睇晒價錢 款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