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 Gala 2022|剖析 Emma Corrin Met Gala 造型!原來靈感來自美國紐約上世紀名流「花花公子之王」Evander Berry Wall?

Emma Corrin 的紅地毯造型一向驚喜,看不懂這次她的 Met Gala 造型?且看造型師 Harry Lambert 的解說。

閉上眼睛,想像一個 「Dude」的模樣。你可能會想出一個悠閒、略顯邋遢的傢伙,也許是The Big Lebowski 中的 Pete Davidson 或 Jeff Bridges 。

然而,早在 19 世紀,「Dudes」 這個詞是一貶義詞。在過去的一個半世紀裡,這個定義可能已經發生了變化,但每個人都可以同意,「King of the Dudes」仍然是一個很酷的稱號。這頂頭銜被授予了紐約社交名流 Evander Berry Wall——他在 19世紀80年代以其標誌性的尖領、長襪和絲質帽子,勝過紐約所有其他衣著光鮮的男人。而更令人愉快的是,他成為了 Emma Corrin 定制的 Met Gala 套裝的靈感來源,由 Miu Miu 設計,並搭配來自 Cartier 的珠寶。不約而同地,不論是19 世紀的花花公子或這位《王冠》的女演員的造型,都可用一現代短語來說:完全奉獻。

Evander Berry Wall
Evander Berry Wall

關於 Evander Berry Wall 有一點很有趣,他是一個富有的房地產家族的後代,而據說他一年中每天都有一套新的西裝,有近 500 條褲子。當他在 1887年穿著一套 「去年的」衣服參加賽馬賽事時,《紐約時報》的標題是「Evander Berry Wall的舊衣服昨天在賽馬場引起了轟動」。又回到在1888年的一場暴風雪中,Evander Berry Wall 贏得了一場與演員Bob Hilliard的 「著裝之戰」,當時他穿著一雙非常昂貴,更高及至臀部、閃閃發光的黑色漆皮靴子走進霍夫曼大廈的酒吧。在那之前,他曾贏得了另一場衣著上的較量:他在早餐和晚餐之間換了40套衣服。

Photo: Danny Kasirye
Photo: Danny Kasirye

根據1885年發表的一篇文章,當 Evander Berry Wall 戴著猩紅的頸巾、帶銅扣的藍色條紋背心、豎起的衣領、單片眼鏡和黃色鞋面的漆皮鞋出現時,Brunswick 的前面在曾經綻放過同樣排列的鍍金青年。在 1912年,他從紐約搬到巴黎,是瑞典國王、摩納哥王子和阿加汗的朋友。他的訃告重複了他的說法,他 60年來沒有喝過香檳以外的東西。 「他只喜歡時尚。」Emma Corrin的造型師 Harry Lambert 在電話中告訴美國版《Vogue》。

Photo: Danny Kasirye
Photo: Danny Kasirye

Harry Lambert 和 Emma Corrin 在尋找今年造型靈感時發現了 Wall 的照片,剛好符合這一年的著裝要求:鍍金魅力、White Tie。「我相當堅信應該遵循 Met Gala的主題,我認為這將是一個有趣的機會。」Harry Lambert 說。 隨著我們深入了解他的故事,感覺很有趣,有點傻,但也相當別緻,而且對 Emma Corrin 來說是有力量的。他又續說:「對我來說,衣服是盔甲,是自我表達的頌歌。」

「能夠與 Harry Lambert、Miu Miu 和 Cartier 密切合作,在 Met Gala Ball 這樣一個標誌性的舞台上創造出一種視覺上概括我正在經歷的旅程的外觀,這是非常有力量的。而這個過程也非常愉快,穿著我們精心設計的服裝,我感到完全被傾聽、支持和自信,感覺很像我。也非常感謝 “King of the Dudes”提供靈感。」Emma Corrin 說道。

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Evander Berry Wall 最常見的形象是他穿著一件寬大的格子短外套,外搭黑色長襪和漆皮鞋,這也是 Emma Corrin 的 Miu Miu 造型的起點。大衣裡面是一塊寫著“King of the Dudes”的牌子,這套衣服配有一頂由 Orlando Palacios of Worth and Worth 設計的禮帽和古董 Cartier 珠寶,以及一雙白色長襪和尖頭鞋。而外套底下是一件黑色背心和是高腰的平角短褲。即使沒有 Met Gala 或 Wall 的背景,這種效果仍然非常時髦——非常適合意大利的品牌。「當我看到參考圖片時,感覺就像 Miu Miu!」Lambert 說。

Photo: Danny Kasirye
Photo: Danny Kasirye

Harry Lambert 說一頂定制的黑色高帽是「必不可少的」。對 Evander Berry Wall 來說,這也是一種必需品。他的訃告中寫道:「他在去 Longchamps 的季節裡從來不帶絲質帽子,即使如他所抱怨的那樣,男僕們不再知道如何「保持高帽上的光澤」;至於 Emma Corrin,她不太可能可以像以前經常戴著這款飾品。 造型師 Harry Lambert 說:「Emma 喜歡冒險,沒有比在Met Gala上更適合她戴高帽的地方了」,而這頂帽子下,是由 Rachel Bodt 染的光滑金髮,由 Dan Martin 負責設計造型,而化妝師 Marcelo Gutierrez 為她化了一個全新的妝容,確保 Emma Corrin 在紅地毯前容光煥發。

Photo: Danny Kasirye
Photo: Danny Kasirye

正如《泰晤士報》在1885年一篇關於沃爾的文章中指出的那樣——他喜歡珠寶,他的展示很精緻。所以 Emma Corrin 的造型也必須是這樣。她的造型配備了由一款 1914年的 Cartier 巴黎懷錶、一枚1938年的 Cartier 紐約胸針和1934年在 Cartier 倫敦工作室製作的耳環,這些全都來自品牌的檔案館。

Photo: Danny Kasirye
Photo: Danny Kasirye
Photo: Danny Kasirye
Photo: Danny Kasirye

鍍金時代的時尚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的緊身胸衣裙,有精緻的細節和可觀的胸圍。這是一個穿著Miu Miu連衣裙、手套和帽子參加2021年艾美獎的演員,他們將這套衣服描述為:「殘酷的真實」(crucible realness)。隨之而來的挑戰是找到一個既要符合主題,又要符合 Emma Corrin 符的穿著靈感。 Harry Lambert 說:「玩弄性別、做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感覺很有趣。 女裝搭配大裙子非常蓬鬆,那裡有很多靈感,但它的好與壞之間只差一線。而且就像我說的,需要遵循主題。這是你唯一一次可以擺脫野性和樂趣的機會。我認為,當人們玩得很安全時,就會錯過機會。」

沒有人知道如果Evander Berry Wall 在一個世紀之後出生,他將會在Met Gala上穿什麼——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他的裝扮會像 Emma Corrin 一樣出人意料。

原文轉載自《VOGUE》美國版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