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of Hong Kong】花式跳繩世界冠軍張柏鴻:疫情下找出路養活行業

花式跳繩運動員張柏鴻,上月於世界錦標賽力壓多國選手,勇奪個人花式冠軍。75 秒的自選花式中,他隨着音樂,跳出多個難度最高的動作。跳高一下,繩索已在迅雷不及掩耳下揮動五下,有兩下更是雙手交叉放在背後揮動,叫人嘖嘖讚嘆。

是次賽事,香港包攬了 50 多面獎牌。香港花式跳繩,向來在世界名列前茅,獲獎之多更是亞洲第一。然而,風光背後,跳繩運動員的路着實不易走,由於不屬主流運動,向來沒有什麼支援,運動員更須自費參加比賽。柏鴻因着現實的考量,曾無數次泛起退役的念頭⋯⋯

大學時,他已成立跳繩學校。好景不常,疫情來襲令現時教班工作暫停,讓他再度質疑要否退役。未甘心完全放棄下,讓他在絕處看到一線生機。由於疫情不能做 gym,很多人開始以跳繩運動。加上 Instagram 及 TikTok 盛行,不少人為了拍片而學跳繩。察覺到這潮流,柏鴻開始思索轉型,設計跳繩 fitness app “ROJU”。「同一跳繩花式,每個人都有不同稱呼。人們不知道它的名字,也就較少人認識,我一直好想做類似花式跳繩辭典的東西。」”ROJU” 除了提供不同技巧示範,亦有 tutorial 及 workout 選項,讓人以跳繩健身。

常有人說推廣運動需要依靠政府資助,香港跳繩隊儘管表現優異,卻得不到支持。柏鴻說:「那我們唯有自己想辦法養起整個行業!」他多了留意瑜珈及健身行業如何發展及做生意。他冀望把日常訓練的方法,套用到體能訓練上,「我想令更多人知道,跳繩不止是小朋友的玩意,還是高效及燃燒卡路里的運動,而學習花式又能得到樂趣。我希望跳繩能漸漸變成大眾化的運動!」

回想起來,柏鴻原來從中學已踏上運動員的路,中二參加社際跳繩比賽被招募至校隊,不出一年更被招攬至港隊。他對跳繩為之着迷,接近把所有時間都投放在跳繩。而跳繩則為他打開通向世界的門,至今他仍記得中三首次坐飛機到英國參加世界賽的雀躍。

時光荏苒,他考入港大風險管理學系。大三時眼見身邊同學追 GPA 又實習,令他質疑是否還要投放這麼多在跳繩上。小伙子長大了,恍惚要學習變得實際。幸而,不多久有班運動員想跟隨他跳繩,令他成立的跳繩學校逐漸成形。2016 年,他帶領三隊人到瑞典參加世界賽,身兼教練、領隊、運動員讓他分身不暇。這促使他更奮不顧身,在大四時放棄學位。「我發覺讀書學的,幫不到我當下的工作。我一路讀書的心態,是跳不到繩就出去找份工做。但我還是想自己再專注點,始終做運動員不是做到很多年。」

辛勤經營下,跳繩學校日漸做出成績。柏鴻每天都做着自己鍾愛的事,教跳繩同時繼續提升造詣參加比賽。但一路上他不時掙扎,多番思量後終於釋懷:「我覺得跳繩陪伴我成長,建立我的價值觀,教我如何訂立目標完成一件事。我想在有能力時,貢獻給跳繩。」他露出堅定的眼神續道:「問心其實沒有後悔,因為直至現在我都在走自己為自己鋪的路,沒有把時間浪費。」


撰文:許莉霞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
#OnlyLiveOnce #peopleofhongkong #花式跳繩 #港將 #運動 #張柏鴻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