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3年:不止紀念六四本身,也紀念香港人對於六四的紀念

(張海文,獨立撰稿人)

距離上一次走進支聯會舉辦的六四維園燭光晚會,已經第三年。2019年6月4日,那是一個悶熱的晚上,參與集會的人數卻是歷年高峰。在那之前,香港社會對於六四——尤其是支聯會主導的維園六四——的意義之辯,曾使包括我在內的不少年輕人對步入維園感到猶豫。本土主義思潮對於六四的詰問——「香港的民主運動並不必然承擔建設民主中國的義務」、「六四之於香港的意義為何?」——一直沒有找到突破性的、可以彌合分歧的社會共識。但在2019年6月初的那幾天,顯然有一種悼念以外的情感驅使我和許多人再次回到維園,在幾天之內,我認知到社會上漸漸凝聚起來的政治不滿和反抗意志,是驅動著人們走上街頭集結力量的源頭。

《港區國安法》實施翌年(2021年),支聯會解散,今年是其解散後的首次六四週年。過去兩年,即使在疫情限聚禁令之下,人們仍堅持在六四當晚走上街頭。2020年的維園站滿手持燭光,或揮舞旗幟的人們;2021年的維園在重門深鎖下,被無聲的、亮起手機燈光的行人包圍著。但是2022年,當支聯會在法庭上被指控為「外國代理人」、其常委被捕、組織解散,被禁止的六四集會亦不復存在。對觸犯紅線的恐懼,亦使其他本地組織者終止舉行悼念六四的儀式——天主教香港教區早前表示,因憂慮觸犯國安法,今年不再舉辦追思六四彌撒,是三十三年來首次。至此,所有具名的、組織的六四活動皆在香港消失。

恐懼的情緒可以被理解,香港人為失去公開悼念六四的權利而沮喪,也是情理之中。但是,在這樣的時刻,若我們對於六四的思考只停留在「私人悼念還是可以的吧」「閂埋(關上)門得唔得」「記住一件事不犯法吧」等問題,則錯過了深思六四意義的機會。重要且必須指出的是,香港政府至今仍未表明悼念六四違反任何法例,而今年沒有任何團體申請舉辦六四集會。在「沒有大台」的香港,以個人意志和方式堅持悼念當然是可以的,但關鍵也許是,這樣做還有什麼意義?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603-opinion-hk-4june/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