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舉港獨,本土覆沒

專欄作家
三文治

港獨是香港特首梁振英和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推波助瀾,聯手炮製出來的,情景歷歷在目,梁振英在施政報告、張德江在人大會議高談港獨的情景,大家記得吧?他們未公開談港獨的之前,香港有幾多人港獨?

中共推舉港獨的目的,是用港獨的標籤,粘貼住整個本土運動、光復行動、甚至泛民左膠的土地正義與綠色環保等運動,令本土派全軍覆沒。這是個明目張膽的陽謀,我一早指出,然而,香港的年輕學生依然蜂擁支持港獨,甚至泛民左膠也用自決來附和,在上次立法會選舉搶奪港獨票源,令過去民主運動與民生鬥爭也一併被扼殺。

至於那些過去愚昧到要支持港獨或自決的青年泛民左膠,對我攻擊為痴線的人,我只能說一聲,我恭喜你們。我享受過香港的繁華自由,你們沒有。我有能力在其他地方重建香港,復興華夏,你們沒有。

至於政府打擊港獨,連帶壓制香港民主及自由,是否會激起更猛烈的反彈呢?不會囉。沒有溫和的主體支持,激烈的人是膽怯的。大家看看,港獨派現在連舉起旗幟和口號遊行都不敢,梁頌恆[1]和陳浩天[2]在公眾集會拋棄支持者,自決搭的士走人,公開研討會也不敢做。只是在校園的佈告板張貼幾個printer印出來的字。校長說要取締港獨的言論自由,學生也不敢搞罷課行動。

以前大學生在一九六八年的國際學生鬥爭之中,從英國殖民地大學爭取回來的學生會自治權,大家有眼見被港獨派敗清光。

為什麼港獨派這麼合作的呢?共產黨要什麼,他們給什麼,次次如是,比起人大政協更加合拍。大家知道原因嗎?港獨派加入人大選委,大家還記得嗎?
-完-

[1]    二O一六年十一月六日,時任青年新政議員梁頌恆及游蕙禎,參與反釋法遊行,及後遊行演變成大型衝突,部分示威者佔領西環,與警方對峙九小時。示威者與警方對峙期間,梁頌恆被傳媒拍到於十一月七日凌晨急步乘的士離開。 十一月七日,梁於面書貼文,指有香港人拚命推他,叫他回到後方,將他由「從被媒體警察盯緊的狂燥(躁)拉回現實」。梁又在貼文中承認,對衝擊沒有計劃,只能盡量減低傷亡損失。

[2]   二O一七年,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號召支持者在六月三十日出席於尖沙咀鐘樓 舉行的「香港淪陷二十年」集會。惟警方發出反對集會通知書,並嚴密部署,派出逾百警力包圍 ,香港民族黨於當日下午五時三十分公告,集會移師尖沙咀百周年紀念公園,結果被警方警告非法集結後,陳浩天在傍晚六時許搭的士離開,之後在安全地方宣佈在尖沙咀的集會解散 。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