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舞群組成第4波最大群組 金儷星:聚光燈解港人寂寞

·2 分鐘文章
金儷星場地更寬敞,無支柱障礙跳舞。(李華輝攝)
金儷星場地更寬敞,無支柱障礙跳舞。(李華輝攝)

歌舞群組掀起第四波疫情序幕,老友記脫下口罩載歌載舞的畫面,成為眾矢之的,其中最多歌舞確診者表示曾到訪位於旺角金雞廣場的金儷星,負責人張韻(韻姐)慨嘆連月來飽受批評,她抱怨本港三波疫情,大家歌照唱,舞照跳,未曾見過有如此大規模爆發,反問政府沒有堵塞豁免人士漏洞又該向誰人追究?她嘆言,歌舞廳是香港的特色,聚光燈閃爍背後填補不少老友記寂寞心靈,「可能你現在不明白,但當你老了以後無子女陪伴,到舞廳唱首歌跳下舞,一解寂寞,真喺好開心。」

歌舞群組成為迄今最大感染群組,累計錄得732宗確診,其中有92宗個案報稱自己曾往金儷星,涉及43男49女,年齡最細有20歲男,最高齡者為89歲男。當局當時為擴大檢測範圍,推出指定地點及群組強制檢測,費用全免,當時檢測中心「排長龍」的情況屢見不鮮。面對有92宗個案聲稱曾訪金儷星,韻姐直言一定無可能全部都去過,質疑長長人龍只是「大家見到免費(檢測)咪去咯!」。

翻查資料,歌舞群組中有14人染疫亡,當中3人曾訪金儷星,年齡介乎73至80歲;她憶述,其中一人以前日日都到金儷星,雖然行動不便,但都過來「郁兩吓」,其後他確診後,唯一照顧他的印傭都辭職,韻姐對此感到唏噓,或許香港的老人大多寂寞而去。

金儷星2003年在金雞廣場9樓開張,韻姐憶述當時雖然正值沙士,但生意意外地興旺;後來07年得知廣場3樓的桑拿浴有意頂讓,場地更寬敞,吸引韻姐毫不猶豫接手。韻姐笑言,不少女士來到都會打扮得花枝招展,甚至一日換幾套衫,「女人就喺咁,可以喺到挽回青春,又無人話佢,上台唱首歌都好滿足」。經營至今近8年,2019年遇上反修例風波亦只休息幾天,惟遇上新冠肺炎一劫難逃停業的厄運,更連帶一連串的群組爆發。

金儷星全名會址為金儷星鳳凰于飛懷舊歌舞廳,韻姐指鳳凰于飛取自已故歌手周璇一曲,歌詞中「珍惜這青春年少,莫把流光辜負了」或許是金儷星與顧客的願望,但舞廳文化在港慢慢式微,加上疫情的衝擊,韻姐嘆言惟有珍惜餘下的時間。

【相關搜尋】「金儷星」歌舞廳涉違規被控